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5章 落寞,落幕

第2255章 落寞,落幕

朱瞻基最近被太后叫人盯着,每日必须要睡足四个时辰以上。

太后还放了话:谁敢在皇帝睡觉时去打扰,打死勿论。

睡足的感觉很好,精神头很好。

“旨意该到了吧?”

朱瞻基靠在椅背上,一个宫女在给他按摩头部。

俞佳说道:“陛下,按照行程来说,也就是十日之内。”

朱瞻基点点头,问道:“京城那些权贵如何?”

……

“陛下提早下旨给了兴和伯,这段时日幸而没有大事,否则船队一出海,咱们只能是徒呼奈何啊!”

杨荣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纷争,不禁叹道:“累啊!心力交瘁。”

黄淮已经累病了,在家休养,剩下的人都多了不少白发,人人面色疲惫。

杨溥靠着说道:“陛下果真是镇定,清查那些武勋田地时,当时京城中可是风声鹤唳,就怕那些武勋发狂。”

“有火器卫所盯着,他们敢动?”

金幼孜冷笑道:“那些谋逆的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之辈,大军一至,顷刻覆灭,只是笑话罢了。”

杨士奇说道:“只是人心惶惶罢了,没有大军镇压,京城后续怕是会出事。好在那些火器卫所震慑得力,大局定了!”

值房内轻松的气氛渐渐生起,直至杨溥说了一句话。

“南方呢?”

……

“老师,外面在找人。”

只是两天的功夫,黄俭已经廋脱了形,让汪元也是愕然。

“你堂弟没在了,你怕什么?”

黄俭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汪元马上喝问道:“可是你堂弟当年泄露了姓氏和底细?”

“没有的事,老师,我叮嘱过他多次。”

汪元点点头,温言道:“你且反心,为师必然是要护着你的。”

“多谢恩师!弟子……弟子……”

黄俭终于哭出声来,汪元过来劝慰了一番,师徒重归和睦。

黄俭出去打听消息,汪元去了书房,然后叫了人来。

“那些书信都烧了。”

因为担心烟雾太大,一箱子书信烧了许久。

汪元全程盯着,最后还把灰烬用水搅拌,这才去洗澡。

洗澡出来,他站在书房外面,有仆役过来禀告:“老爷,他在城门口盯着那些青皮。”

汪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准备一下礼物,别让人知道,老夫出门一趟。”

……

“远山先生多虑了,还是那句话,自身正,则无惧,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前厅里,老态龙钟的曹瑾微微点头,“是啊!老夫见他们蝇营狗苟,四处串联,可后来你来了,他们就偃旗息鼓,原来是怕了,可见人心都是假的,至少在刀兵前都是假的。”

“远山公……”

大清早,方醒正准备去造船厂履行自己的使命,去被曹瑾给堵在了住所。

老先生越发的苍老了,而且能看到落寞的痕迹,所以方醒也不忍下逐客令。

“南方不能乱,但北方已然动手,南方就无法幸免,所以他们在观望……”

曹瑾吧嗒了一下嘴,就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好像在回味着。

“兴和伯整顿军中,挖掉了那些和士绅勾结的将领,这是在准备吧?只是聚宝山卫一个卫所却少了些,老夫知道现在不会动手,可是出海之后?”

“是了,等出海归来,北方必定大事定矣,然后再清理了南方……赋税这个问题就差不离解决了,陛下千古明君,兴和伯你是千古名臣,相得益彰。”

方醒耐心的听着,却不再搭话。

曹瑾说了一阵后,终于说到了自己的来意。

他瞥了方醒一眼,干咳一阵,见方醒也没关切问话,就说道:“老夫老了,小儿科举不利,老夫想着是不是让他进京去吏部谋个差事,可终究致仕多年,没了脸面啊!”

“曹安?”

“是。”

方醒想起了那个出色的年轻人,那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年轻人。

在曹瑾殷切的关注下,方醒淡淡的道:“可惜无缘。”

是的,错过了科学之后,在科举路上蹉跎的曹安哪怕天资再出色,也无法吸引方醒的注意力。

曹瑾黯然道:“是了,老夫如今老了,国子监刚好出缺一个助教……”

国子监……

方醒想起了上次自己让曹瑾卖了个大人情给国子监的事,就问道:“难道不成?”

曹瑾看着门外那带不来温暖的阳光,老眼浑浊,宛如烛火在风中飘摇。

“哎!老夫老了啊!”

人走茶凉,这是一种态度。

可人老茶凉,这就有些恶劣了。

“哎!老夫老了,叨扰了,告辞。”

曹瑾起身,方醒却没挽留,只是一路送了出去。

送客的规矩很多,各家的还不大一样。

可按照方醒的地位来说,送到大门口就很了不起了。

曹瑾步履蹒跚的出了大门,他茫然的看着周围。

周围有人,方醒的驻地是金陵各方关注的要点,所以小摊不少,人流也不少。

那些人见曹瑾独自出来,有人噗嗤一声就笑了。

“那老头也是疯魔了,他从吏部致仕都多少年了?而且早年他故作清高,不肯去联络故旧,如今曹安谋一个国子监助教的职位都不得,曹家算是垮喽!”

“曹瑾看那模样分明就活不了几年了,曹安以前倨傲,等曹瑾一去,他自然寸步难行。而且他家中没什么积财,再过十年,说不准咱们中间又多了一位摆摊的举人呢!”

“你别哄人,曹家难道就没土地?”

“有个屁!那曹瑾故作清高,当年文皇帝在时提过士绅收取投献的事,他就主动把田地给放了。”

“啧!那可真是自作孽了!”

曹瑾的眼睛不大好,可耳力却没有问题。

这些话就像是细针般的扎在他的心口,让他心生苍凉,并茫然。

以往可是做错了吗?

人在至亲的面前总是要收敛情绪的。

曹安也听到了这些话,他从牛车旁过来扶住曹瑾,说道:“父亲,咱们回家吧。”

“回家,家……”

曹瑾点点头,曹安骇然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迈不动脚步了。

“父亲……”

人间最无奈的便是落幕。

不管是戏曲还是人生,在接近落幕的那一刻,幕布在颤抖,鬼神在窥看……

“他家没有投献?”

大门内,方醒有些意外。

…...

父子俩站在那里,曹安知道父亲不肯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露在外人的面前,所以需要缓缓,就扶着他。

那些人从两侧走过,有人叹息,有人幸灾乐祸。

你家风光过了,以前咱们艳羡嫉妒恨,现在你家倒霉了,哈哈哈哈!

倒霉了!

曾经的大官倒霉了!

曾经的天才少年倒霉了!

虽然我在叹息,可心里面咋就那么快活呢?

感慨的只是少数,不少人都在快活着。

曹瑾老于世故,自然知道这种心态。

他感到下半身渐渐的有了温度,就低声道:“回家。”

曹安却因为年轻,被这种情绪煎熬着,竟然有些忍不住了。

他哽咽道:“父亲,孩儿以前年轻气盛,终究是错了。”

他错过了成为方醒入室弟子的机会,也错过了人生最大的一次转折。

曹瑾叹息一声,拍拍他的手道:“人这一辈子谁知道对错?现在看着错了,以后兴许就对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这是安慰的话,也是无奈的话,更是自欺欺人的话。

曹安点点头,看了父亲一眼,却看到了死寂。

就像是一截枯枝,被燃烧到了最后,只余下一点儿火星在闪烁着。

曹安心中惊惶,低呼道:“父亲。”

曹瑾恍然未闻,他已经陷入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曹安慌了,他慌乱的抬头,就看到那些人在看着自己的身后。

谁?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