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4章 谁是老五

第2254章 谁是老五

黄俭的脸上先是呆滞,然后两行泪水缓缓滑下。

他吸了一下鼻子,泪水下滑的速度快了些,然后鼻尖渐渐的就红了。

“老师……”

汪元小心翼翼的把小炉子推到原位,然后把茶壶放上去,听着茶壶底传来滋滋的声音,他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你惹了谁?”

黄俭哽咽了一下,说道:“老师,方醒来了!方醒来了!”

汪元的面色一变,喝问道:“他在哪?”

黄俭仰头,泪眼朦胧的道:“老师,王柳碎的人…….被抓走了。”

汪元的身体有个明显的下坠,然后又稳住了。他松了一口气,说道:“王柳碎的人不是都死了吗?”

黄俭咽下反灌的泪水和鼻涕,说道:“王柳碎有个相好的,是个半掩门,先前被人拿走了。”

汪元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缓缓的嗅着,问道:“那女人知道什么?”

黄俭摇摇头,泪水被甩在了小几上,让汪元目露厌恶之色。

“老师,不知道啊!”

汪元不禁绝倒,侧过脸去,无奈的道:“那你慌什么?”

黄俭伸手出去,仿佛是想寻求帮助,然后又缩了回来。

“老师,那人不会无的放矢……”

......

“老爷,那王柳碎当年很谨慎,他就通过一些青皮在传递消息,能委托他的,都是假手他人……查不到,不过王柳碎有个册子,都记着那些请他办事的客人,那册子据说是在一个青皮的手中,那青皮和王柳碎是过命的交情。”

辛老七刚去问那个女人的话回来,身上并未带着血腥味,可见没动刑。

南方的冬天不好过,最好的法子就是打瞌睡,睡醒了就吃,吃完了接着睡,然后就能积蓄不少肥肉来应对最寒冷的时节。

方醒就准备去给自己弄些好吃的养膘,所以想了想,就当了甩手掌柜。

“此事交给你了,对于青皮,锦衣卫应当最清楚,你找费石配合。”

辛老七应了,等他走后,方醒就去了厨房。

厨子李秀怕出事,所以没敢给,还是费石去寻的。

厨子只负责方醒和家丁们的饭菜,所以不算累,而且他在这里做一段时间之后,出去就可以吹嘘自己服侍过兴和伯,身价倍增。

见方醒来了,厨子以为是对午饭不满意,急忙就堆笑着问好。

“弄些面疙瘩。”

方醒只是让人生火,他自己弄。

面粉里打两个鸡蛋进去,然后搅拌。

如果说什么是土鸡蛋的标准,那就是金黄色。

搅拌的差不多之后,水也开了。

“火大些,别加多水。”

方醒用小勺子舀着面糊下锅,厨子在边上用汤勺轻轻搅动,好让面糊下锅后不粘锅。

不过是滚了几分钟,方醒就把面疙瘩捞了起来,然后也不要厨子殷勤推荐的鸡汤,就用看着有些浑浊的面汤。

酱油醋,许多辣椒面,盐,最后一小勺猪油。

方醒一手拿着大蒜,一口大蒜一块面疙瘩,吃的热火朝天。

辛老七已经和费石碰面了。

“青皮?”

“可有姓名长相?”

锦衣卫有高手,能根据人的描述画出人犯的长相,所以费石很是自信。

“没有。”

辛老七也觉得难度大了些:“就说话有些漏风,叫做什么五。”

费石一听就喜道:“说话漏风,排行第五,那肯定是没错了。”

随即锦衣卫的人就倾巢出动,金陵城中的青皮头子都被叫去问话。

“说话漏风那肯定是缺牙,还排行第五……大人,小的下面没这人啊!”

“大人,没这人,小的骗谁也不敢骗锦衣卫啊!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

费石做事很得力,在他的指挥下,锦衣卫的人在天黑前就把那些青皮头子弄了进来,然后一一询问。

他坐在刑房的外面吃面条,早晚很冷,所以他弄了不少辣椒。

他吃面条是用筷子卷,卷了一团被辣椒染红的面条之后,就送进嘴里,然后囫囵嚼着。

“辣!”

“大人,还是说没有。”

费石张开嘴,然后冷风吹进火辣辣的嘴里,皱眉道:“用刑吧。”

随后惨叫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他慢条斯理的吃了面条,最后把汤都喝完了,觉得还不过瘾,就把碗底的那些辣椒籽也刨了个干净。

他嚼着辣椒籽,起身道:“还是一样吗?”

“大人,还是一样。”

费石有些纠结了,他不认为那些青皮头子都是宁死不屈,所以这就是真相。

“说话漏风……大人,那些青皮经常打架,缺牙的不少啊!”

手下的话让费石挠头道:“是啊!本官倒是忘记了这一茬,那就只能是找那个老五了。”

他的头上全是汗水,被冷风吹着倍感凉爽。

稍后里面的惨叫声就停了,有人出来说道:“大人,叫老五的就三人。”

“虽然凉快,却怕伤风啊!”

费石吩咐道:“马上去拿人。”

……

锦衣卫连夜拿人的动静不小,第二天凌晨随着动手那地方周边的百姓的八卦开始散播出去。

“杀了一个咧!说是锦衣卫拿人还敢提刀出来拼命,马上就被乱刀砍死,好惨啊!”

“说是拿什么老五,大晚上的弄的满城狗叫,不得安宁。”

“.…..”

方醒也得了消息,只是却不是好消息。

“三个老五都抓到了,都不是。”

这是打草惊蛇,方醒觉得暗地里那人怕是要瑟瑟发抖了。

“那就问清楚,问那个女人,告诉她,只要提供了能抓到背后那人的线索,五十贯。她是正经户籍,有了五十贯,自然可以安生度日。”

“我们不急,我更乐意看到那人在暗地里惶然不可终日。”

……

船只的建造容不得半点疏忽,用于远航的战船更是要精益求精。

方醒再次来到船厂,洪保和傅显都在。

船台上的战船已经有模有样了,三人在边上站着,洪保的眼睛在发亮。

“咱家年岁还小,此次出海,兴和伯,陛下的旨意该拿出来了吧?可有咱家?”

方醒含糊道:“还没过年呢!”

“兴和伯这是欺咱家吗?”

洪保说道:“咱家现在好歹是水师副都督,咱家和傅大人肯定要去一个,弄不好两个全去,有何好隐瞒的?”

傅显也是和洪保一个立场:“兴和伯,是谁出海?”

方醒没给答案,傅显黯然道:“洪公公轻车熟路,下官却是……哎!”

“做这样子给谁看?”

方醒没好气的道:“本伯下来镇压金陵,北方的大局不定下来,如何出海?”

“怎么算是定下来了?”

傅显终究忍不住,方醒说道:“京城安定。”

洪保给了傅显一个眼色,等方醒去看船后,就解释道:“此次清理北方,京城才是大局,京城的权贵们服帖了,大局也就定了。”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