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3章 这是来自于皇帝的反击

第2253章 这是来自于皇帝的反击

李隆不想插手,可最终还是没忍住问道:“兴和伯,可有陛下的旨意?”

杀人,当街斩首,没有皇帝的旨意,除非是紧急时刻,不杀就会出大事。

否则你这是在逾越,事后地方官和金陵的都查院能把你弹劾成一个未来的藩镇。

方醒没搭理他,武川回身,大步走到那些人犯的前方,说道:“里外勾结,盗取军中兵器,并意图谋反,陛下令兴和伯有随机处断之权……”

他侧身看向方醒。

“兴和伯……”

李隆听到意图谋反时就有些慌乱了,他想缓和一些和方醒的关系,更愤怒于方醒把这一切都藏的死死的。

方醒微微颔首,说道:“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警示那些心怀叵测的地老鼠,斩!”

“伯爷饶命,呜呜呜!”

那些军士熟练的用东西堵住了人犯的嘴,然后一人在边上盯着,一人拔刀。

没有人敢动。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明知道被斩首,那些人犯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知道吗?他们真是想谋逆。”

方醒想起了自己当时得到这个消息后的惊讶,真的觉得好笑,并有些可悲。

“本伯……李某和他们不熟……”

方醒微笑道:“本伯当时得知他们竟然收集兵器,准备等待时机在金陵起事时,差点被吓傻了,差点啊!”

李隆的好面色也消散了,脸上只剩下了苍白。

“从第一次卖兵器之后,他们就没了回头路,本伯一来他们就慌了,想铤而走险,可没想到本伯却先一步动手……可本伯很不解,襄城伯说说?”

方醒看了李隆一眼,说道:“军中的兵器少了这么多,为何没有仔细追查?居然任由他们用损坏的名头报废了。”

“兴和伯,李某不知啊!”

那边已经开始准备行刑了,周围鸦雀无声。几个人犯都失禁了,屎尿横流,臭气熏天。

“文恬武嬉!”

方醒的话里带着危险:“早就敲打过了,武人是武人,若是想做文人,那就自己去了爵位,自己请辞,可你们依旧在首鼠两端,怕这怕那,哪像是血气之勇的武人?更像是那些做买卖的商贾!”

“斩!”

那边武川喊了一声,十余把长刀挥动。

鲜血飙射中,方醒说道:“别把陛下当做是傻子,否则你们会成为最傻的傻子。”

他上马离去,李隆呆立原地,身后的家丁这才有机会凑过来。

“老爷,奏章还走不走?时辰差不多了,再晚就只能等明日了。”

李隆呆立在那里,喃喃的道:“士绅……文人……说到底还是站队,陛下要清理投献,这便是要整治文人,这时候谁站在文人的那一边,谁就是傻子……我就是傻子。”

……

“李隆以为认个错就没事了,以后依旧还能左右逢源,真当陛下是傻子呢!”

方醒一路来到军营前,今日西宁侯宋琥一直在营中镇压,非常的知趣。

“兴和伯,如何了?”

宋琥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所以这几日把金陵的军队几乎翻了个个,查出不少问题来。

营地里,操练中的阵列喊声阵阵。

宋琥看着刀枪闪烁,心中有些自得,更有些小算盘。

方醒也在看着操练,不时点点头,好似很满意。

“西宁侯家学渊博,方某不敢置喙。”

方醒的话有些飘忽:“北方已经压住了势力最庞大的士绅,清理投献初见成果,西宁侯以为南方会如何?”

“迟早的事。”

宋琥站队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坚定彻底。

“很好。”

方醒说道:“当年本伯在金陵遇刺,如今有了些线索,希望不要涉及太多。”

宋琥的脑海中飞速的想了几个可能,最后定格为那次彩虹事件的刺杀。

“那些贼人跑不了。”

这件事他不能太热心,否则别人会说他以侯爵之尊去谄媚伯爵,那人就丢大了。

“是啊!大明虽大,可他们却无处可逃。”

方醒说道:“金陵和南方总是和北方有隔阂,有人说当初就不该迁都,在草原异族臣服的情况下,这等说法更是甚嚣尘上……”

宋琥不知方醒说这个的用意,就附和道:“此一时彼一时,那些蠢货自然是不懂的。”

“不,他们懂,只是装作不懂,西宁侯可知为何?”

宋琥干笑道:“那就是其心可诛了。”

方醒说道:“他们想把文皇帝打倒,推翻文皇帝的一切功绩,把文皇帝说成一个残暴的皇帝……这是他们的第一步。”

宋琥的脸颊微微颤抖,他现在只想离方醒远些。

他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这个疯子!蠢货!

方醒冷笑一声,说道:“然后他们还会想着压住陛下,就如同他们压制仁皇帝一般,仁皇帝,嘿!仁皇帝若是多在位几年,多少脑袋要丢掉?!”

宋琥几乎要绝望了,他看看身边,自己的人已经躲的远远的,而方醒的家丁却就站在他的身后,一点儿都没忌讳。

“所以陛下清理北方的士绅,这是第一次反击,第一次大规模的反击,也是来自于皇室的反击!”

前方操练到了阵型,顿时脚步声如春雷般的在校场上回响,尘土漫天。

方醒侧身看着强笑着的宋琥,认真的道:“不管是北方还是南方,谁敢破坏陛下的反击,那便是方某的大敌,不死不休。”

“西宁侯信吗?”

方醒盯着他问道。

“信。”

这个字说出口,一股羞辱感就袭上心头。

宋琥发现自己竟然被方醒给震慑住了,鹦鹉学舌般的顺从。他不禁有些怒色,随后变为温和。

“方某告辞了。”

方醒带着家丁出了军营,宋琥依旧在发呆。

家丁和亲兵已经回来了,他们有些羞愧的模样让宋琥不禁苦笑着。

方醒太过咄咄逼人啊!

......

“方醒震慑住了军中,南方算是安稳了。”

黄俭回来后就在发抖,汪元也没问,只是说着方醒的举措。

“李隆算是彻底的被他给镇住了,而宋琥没多少战阵的本事,只能在南方当守户之犬,想左右逢源的话,他还差了点……”

汪元就像是一个军师找到了一个好战例,在细细的分析着。

“方醒惯用杀戮来震慑人心,更善于逼人入窘境,然后签订城下之盟,宋琥……扛不住他的威逼。”

汪元说完后见黄俭还在颤抖,甚至连牙齿都因为颤抖在磕碰出声,就不耐烦的问道:“你遇到了什么?”

黄俭本来是坐在他的对面,双方中间隔着一张小几。

小几上的炉子把小茶壶烧的水汽渺渺,黄俭的身体一滑,就跪了下来。

“老师救命……”

看到小炉子因为小几被黄俭撞了一下差点翻到,汪元不禁皱眉道:“要稳重,老夫说过多次了,要稳重!”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