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2章 谁戏弄谁

第2252章 谁戏弄谁

李青的面色不大好看,甚至是有些惶恐。

他知道这几个家丁的身份,所以一直都很温顺。

“先前你和两人擦肩而过,他们可有异常?”

“没。”

“你回去吧。”

李青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襄城伯府,走的却是正面的小门,和出发时的小心谨慎和伪装不大相符。

“老爷呢?”

李青的模样看着有些恍惚,开门的仆役急忙说道:“老爷在后院。”

“去,我要见老爷。”

……

“没人?”

李隆在书房里看书,面色红润。

李青说道:“老爷,小的特地弄的可疑,还去了神仙居,最后还钻了死巷子,最后只引来了三个想抢钱的青皮。”

李隆没有生气,他把书合上放在桌子上,起身道:“准备一下,本伯去见兴和伯。”

……

方醒已经接到了消息,李隆到时,他在内院相迎,然后双方就在一个小亭子里喝茶。

最近的天气不错,太阳每天都有,只是风吹着有些刺骨。

李隆并未在脸上傅粉以掩饰住自己的好气色,气度俨然。

“没有人趁机出来蛊惑。”

李隆失望的道:“甚至没有人给李某一份书信,更无人上门探望,兴和伯,你失望了吗?”

“我失望什么?”

石墩有些冰,方醒起身站在边上,扶着木柱子看着前方的水池,淡淡的道:“这是你想求活的自荐,襄城伯,我不喜欢你们的一点,重要的一点。”

“什么?”

李隆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方醒看着他,冷冷的道:“恨不能时刻被文人赞颂,至少也想要个儒将的头衔,然后摒弃武人,整日和文官文人们称兄道弟,就期待着自己死后,那些文人们能写几个字,几首酸诗流传后世,当然,必须是赞美你们的字。”

李隆挪动了一下屁股,淡然道:“兴和伯此言差矣。”

“养气功夫不错,那日吐血应当是意外吧?”

方醒不喜欢和这等和文人扎堆的武勋,“我那大舅兄也是这般,不过他是韬光养晦,顺带想改个门风,你又是为何?”

张辅和文人亲近绝非是为了儒学,大多是为了蛰伏,还有就是想让英国公府从下一代开始变成半文官性质。

“文不文,武不武的,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方醒这话听着好似不是说李隆,可李隆却摸了一份奏章出来,说道:“李某已经写好了请罪奏章,稍后发出。”

“那是你的事。”

方醒没有接奏章,接了就是接过麻烦。

“你不但和文人亲近,也学会了文人的阴招。”

方醒不渝的道:“我并不想踩着你来清洗金陵诸卫,可你却不配合,奈何?”

李隆冷笑道:“本伯何罪?”

他笃定自己并无罪名,那日是被方醒吓到了,以为皇帝要拿和文人亲近的武勋开刀。

可后来他又觉得不对,张辅等武勋同样和文人亲近,为何没见被收拾?

所以他觉得被方醒羞辱了,而昨天他派人来主动请缨,派李青来试探一番,看看有没有对皇帝和方醒不满的人来交涉。

这是洗清自己嫌疑的第一步。

李隆觉得方醒很可笑,居然信以为真,以为能抓到那些反对皇帝的势力。

我洗清了,你随意。

他缓缓收回奏章,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

如果刚才方醒看过奏章,就会发现里面真的是在请罪,李隆几乎把自己的心思剖析的干干净净的,就像是在清洗灵魂。

是的,李隆觉得方醒把自己想的太差了。

方醒站在柱子边上看着外面,仿佛在发呆。

李隆起身,气势渐渐沉凝。

“本伯要效忠也只会向陛下效忠,兴和伯,你想让本伯承情吗?抱歉,本伯只愿领陛下的情。”

他的眼睛微眯,双腿分开站稳,那气势迸发,当真没辜负襄城伯这个爵位。

方醒点点头,突然说道:“都到齐了吗?”

“伯爷,都齐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李隆悚然一惊,回身看去,却是一名军士。

这军士目不斜视,视李隆如无物。

方醒回身,微笑道:“襄城伯,且随本伯来。”

方醒当先走出亭子,李隆犹豫了一下,那军士退下的时候瞥了他一眼,却是冷冰冰的。

这不是方醒的人!

李隆被这个发现弄的有些彷徨,他跟了出去。

两人走出大门,战马已经就位。

方醒上马,说道:“本伯讨厌的人不多,但基本上那些人都有个特点,阴!”

李隆缓缓上马,脸上当真阴沉了下来。

没人喜欢被人说阴。

阴这个字不是好含义。

阴沉、阴测测……一句话,被人说是阴,那几乎就和小人挂上钩了。

而且还是喜欢在背后捅刀子的小人!

“本伯喜欢汉王那等直来直去的性子,有什么不满就说,大不了打就是。”

方醒策马缓缓而行,身边全是家丁,外围是军士。

“有事有话当面说,别在背后下黑手,说怪话,那样的人,本伯就当他是女人,阴柔都不足以形容。”

这一番话直接把张辅都包括了进去,王贺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低声道:“兴和伯,罢了,回头小心家中后院失火。”

方醒笑了笑,他刚才算是有感而发。近日金陵的士绅们很乖巧,就像是乖宝宝般的老实。

可他知道这是蛰伏待机,所以有些失望。

王贺也有些恼火,却不会和方醒这般讥讽李隆来发泄。

“兴和伯,襄城伯还是有圣眷的。”

“什么圣眷?无用之人,圣眷有何用?”

一行人前行两个街口,在前面一个路口前,已经有不少人在聚集了。

大家纷纷下马,李隆觉得不对劲,这架势好像是要搞大动作。

今儿他的周围全是方醒的麾下,他想止步也不得,只能被簇拥着进了那个圈子。

就在被军士围住的圈子里,十余人跪在中间,每人的身后站着两名军士。

这是要斩首的意思啊!

李隆已经认出了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上次被方醒拿下的将领。

而剩下的那几个男子却脸生,看着都已经被吓傻了。

李隆不由自主的走到方醒的身边,正好费石和李敬过来。

“伯爷,都齐了。”

费石堆笑道:“伯爷,能否让锦衣卫的兄弟们去行刑?好歹让他们见见血也好啊!”

方醒摇摇头,“此事本伯都不管。”

费石心中一惊,看了方醒身后那张狰狞的脸一眼,急忙说道:“是下官冒昧了。”

李隆也看到了那张脸,他不认识武川,可总觉得不对。

周围的百姓越来越多,不过好歹是金陵,所以都知道分寸,没有去冲撞那道由军士组成的警戒线。

方醒看了一眼,然后沉声道:“武川!”

武川出来,躬身道:“伯爷,下官在。”

方醒微微抬头,说道:“准备行刑吧!”

“兴和伯……”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