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1章 诱饵

第2251章 诱饵

茶馆里有人在说书。所谓的说书,也就是话本。

本朝的话本继承蒙元,在洪武年时式微,永乐年间渐渐蓬勃,及至宣德年间,已经成了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项目。

但说了一节书后,那先生竟然说起了书本。

“.…..咳咳!物理,何为力……”

李青听完了这期‘讲座’,就悄然起身。出了茶楼之后,他就去了以往常去的酒楼。

其实现在茶楼也是在多种经营,酒菜也是有的。

可李青却固执而倨傲的不屑于在茶楼吃饭。

而他去的地方却是神仙居!

第一鲜自然是金陵饮食界最顶尖的存在,但是达官贵人去的也最多,所以李青作为仆役,哪怕再得重用也不敢去,就怕被人盯住了。

……

小巷里依旧清幽,石板依旧光滑,下雨天经常有人摔跤。

莫源兴开始还想着把石板路请人来凿些纹路防滑,可等下雨天那些客人进来说一下雨就想起神仙居之后,哪怕不知道缘由,他也彻底抛弃了这个念头。

当李青低头进来时,伙计还是认出了老主顾,下意识的喊道:“李老爷来了……”

李青抬头瞪了他一眼,伙计这才醒悟,然后也不去带路,欲盖弥彰的任由李青自己上楼。

李青进了自己惯用的房间,等菜上来后,就自斟自饮。

一直吃完饭,他慢悠悠的出了神仙居,不往外走,反而是走了进去。

小巷里阴冷,李青缓缓走在里面,脚步略微踉跄,仿佛是喝多了。

当他走到巷子口时,就抬头看了一眼,脸上多了汗意。

然后他继续走进了对面的小巷中。

他就这样一直走着,直至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前方无路,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很密集的脚步声。

他缓缓回头,少顷前方就多了三个大汉。

这三人面色狰狞,见他回首,一个大汉就得意的笑道:“自己把钱袋拿出来,否则老子今日打断你的腿!”

李青有些慌乱,他喊道:“来人呐!”

他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着,周围的人家没人回应,只是右前方的墙头上冒出个脑袋,却是个半大小子在看热闹。

“跪下,老子要打断你的腿!”

那大汉怒了,大步过来。

李青的双腿在打颤,喊道:“我要被打死了!小的要被打死了,救命啊!”

那大汉狞笑道:“你还能指望谁来救你?蠢货!”

两个把风的大汉回身指着墙头上的半大小子,其中一人骂道:“小心晚上砸了你家!”

那半大小子却不怕,只是笑嘻嘻的道:“我有三个哥哥,你们有本事就来吧。”

卧槽!

两个大汉有些沮丧。

就在他们沮丧的时候,却见那半大小子兴奋了起来。

被拿住了吗?

两人缓缓回身,正好看到死胡同的那一面的墙头上多了一个男子。

一个笑嘻嘻的男子。

“救命啊!”

大汉已经走到了身前,劈手准备抓住他,李青不禁惊惧的惨叫起来。

他闭上眼睛,可衣襟却迟迟没有被抓住。

他有些紧张,于是就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就看到大汉在警惕的看着自己的身后。

不,是自己身后的高处。

瞬间李青的身体一软,然后就软倒在地上,手足并用的往后爬。

墙头上站着的男子手中有金属的辉光在闪动,大汉缓缓后退,说道:“这是我们先盯上的人,你们这是想捡便宜吗?没那么多好事……”

“大哥!”

这时身后传来了同伴的喊声,声音惶然。

大汉缓缓回身,然后只觉得身体渐渐变凉。

“跪下!”

辛老七大步而来,那两个大汉相对一视,旋即从左右扑了过去。

“住手!”

被小刀盯着的大汉见状急忙喊了一声,可却晚了些。

被两个大汉扑击过来,辛老七却没有慌张,只是有些意外。

“刀子呢?”

辛老七皱眉问道,然后身体在前行中竟然退了一步。

大步前行中止步已是不易,辛老七没有止步,而是直接后退,看着动作流畅连贯,仿佛他本来就是在后退。

那被小刀盯着的大汉只觉得不大可能,竟然跟着学了一下。

他大步前行,然后骤然后退。结果只听到膝关节处一声脆响,人就倒在了地上。

而那边的辛老七已经伸出双手抓住了两个大汉的脖颈,然后大拇指微微用力,两个大汉就浑身无力的软倒在他的脚下。

那个扭到自己膝关节的大汉躺在地上惨叫着,直至辛老七大步走到他的身前。

他的左腿在尽力的伸直,右腿弯曲着,把下半身顶了起来,冲着辛老七说道:“小的愿意把那人让出来……”

辛老七仔细看着他的神色,跳下来的小刀说道:“七哥,看着像是青皮。”

“为何要跟着李青?”

辛老七盯着大汉的眸子,只要有躲闪,那么今天他的归宿就是受刑。

大汉被这眼神盯着,几乎忘却了膝盖处的痛楚,下意识的问道:“谁是李青?”

辛老七指指他的身后,说道:“但凡有谎言,举家流放。”

大汉的眼神渐渐呆滞,突然喊道:“你们是官家的人……”

“没错。”

小刀摸出一块锦衣卫的腰牌亮了一下,可大汉却不识字,算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我们是锦衣卫的。”

若说金陵城的青皮最怕的人,大抵就是锦衣卫。

不是说锦衣卫最厉害,而是东厂不屑于和青皮打交道,锦衣卫的人却乐的控制青皮,每月都有好处孝敬。

“小的……见他从茶馆出来,看着是个穷的,没想到小的准备去神仙居外面等有钱人时,却见他从里面出来,嘴角有油光,就知道是在里面吃饭,小的就带着人跟着他,想弄些钱花花……”

李青这时才从惊吓和恐惧中恢复过来,他心有余悸的过来,“一看就是狡黠之辈,大人,多半是哄的,他们想哄您呢!”

辛老七单手握住大汉的肩井,盯着他的眼睛,大手渐渐发力。

“青皮?”

大汉只觉得肩膀处酸痛难忍,不由喊道:“小的就是青皮,若有虚言,任凭大人处置……”

辛老七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问道:“为何盯着李青?”

青皮已经跪不稳了,全靠着辛老七的手在支撑着。

他惨叫一声,肩膀塌了下去,说道:“小的是想抢一把,大人,小的就想抢一把……”

辛老七松开手,说道:“叫人来,带回去查清楚。”

身后的家丁嘬嘴为哨,打了个唿哨。

稍后巷子外面就来了一群男子。他们身着便衣,走动间却能看出令行禁止的痕迹。

“带回去。”

三个青皮刚想求饶,就被人用破布堵住了嘴,然后被拎起来。

“站稳了走,不然打断了腿拖出去!”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