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8章 反目

第2248章 反目

天气渐渐冷了,方醒去了一趟船厂,和傅显、洪保商议了些事情,然后回城。

“兴和伯,那些船造好还得一段时日啊!”

王贺也想出海去看看,可方醒却不肯吐露口风,所以他时不时的会试探一下。

方醒换了个话题:“西宁侯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他毕竟是西宁侯的儿子,所以军中捣乱的不多。”

西宁侯是西宁侯的儿子,这话听着有些拗口,可知道内情的人都懂。

故去的西宁侯宋晟战功赫赫,在军中威望很高。虎父无犬子,至少名将之子的光环能帮宋琥不少忙。

王贺觉得方醒是故意吊自己的胃口,却不能逼迫,就郁郁的道:“军中后续清理了不少,西宁侯给的罪名是勾结外人……不知道会吓到谁。”

……

“说是勾结外人,可南方并无外敌,哪来的外人?”

黄俭渐渐恢复了些从容之色,可汪元却嘴角噙笑。

那是冷笑!

“北方的清理已然卓见成效,上月杀二十余人,抄家五十余,知道这是什么吗?”

黄俭知道汪元有获取消息的渠道,可也没想到上月的事他现在就知道了,不禁心中震撼,却笑道:“老师,这是强硬啊!陛下这是用刀子在告诉那些士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汪元的冷笑消散了些,说道:“秦皇开始,霸道多见于开国帝王,可大明立国至今,已历四位帝王……霸道要底气,当年的那位皇太孙就是没底气还被人糊弄,所以被文皇帝逆袭夺了江山……”

这话里把朱允炆的建文朝都算在里面,可黄俭却不见异色。

不只是他不见异色,南方士绅大多觉得建文朝才是正统,朱棣只是个逆贼罢了。

若非朱棣手腕强硬,这天下早就风起云涌了。

黄俭无奈的道:“仁皇帝就是顺理成章,看着君臣相得,只是却去的早了些。当今陛下……老师,还是那几个火器卫所在作祟啊!”

“没想到你倒是有些见识。”

汪元抚须道:“文皇帝……和朝中诸位相得,当今陛下靠的却是刀子。”

他掰着手指头数着:“方醒的聚宝山卫是陛下的保证,他能在皇城中睡安稳的保证。朱雀卫,玄武卫,神机营,还有……马上就要再建两个火器卫所,这些才是陛下的底气。”

黄俭赞同道:“是啊!陛下的实力越发的强大了,那些武勋被忌惮……说他们勾结外人,可是,这个外人是谁?”

汪元的眉心动了一下,说道:“不是文官。”

黄俭的的眼神动了一下,然后笑道:“老师,最近那些士绅都很老实,都在冷眼看着方醒折腾。,哈哈哈…….哈哈……”

两人渐渐沉默,没有添加木炭的小炉子渐渐冰冷,里面的木炭释放了温暖,渐渐变为白灰。

黄俭看着那些白灰,直至最后一点火红跳动一下后归于死寂。

“老师……”

“你为何对方醒生出恨意?”

“不知道。”

“你该知道,从他第一次回归金陵开始,你就在咬牙切齿,恨不能剥了他的皮。”

黄俭抬起头来,微笑道:“老师,您也在恨他,是因为嫉妒,对吗?”

汪元冷笑道:“你想说什么?”

黄俭微笑道:“老师,您知道的,当年我的堂兄答应提携我,只是后来他却被拿了,举家流放。”

汪元没有丝毫动容,冷冷的道:“那是他贪腐,文皇帝下旨抄家流放,和方醒有何关联?”

黄俭静静的看着汪元,说道:“老师,方醒虽说有幸进之嫌,可他后来却是身经百战,皇室的信重是他自己的努力,还有科学……那是帝王用来对付儒家的利器,他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老师……您为何要嫉妒他?”

汪元的面色如常,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早已冰冷的茶水。

苦涩的茶水让他微微皱眉,但精神却为之一振。

他看着黄俭,缓缓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什么时候猜到的?”

黄俭微微低头,眼睛却挑起看着他,竟有些痞子的模样,连说话都有些无赖的气息。

“老师这是梦呓吗?谁不知道您儒雅,杀人这等事您怎会去做。”

汪元笑道:“是了,你许久都没了怒色,看着好似养气功夫大进,可我却知道,你这是忍不住了。怒色是你的面具,你连面具都丢了,这是准备和我翻脸吗?”

黄俭以前总是面带怒色,一般人都有些敬畏于他。

此刻他却神色平静,甚至还有些松散的味道。

_

“王柳碎之事是我向您示好,主动请缨,您当时明明知道,却故作不知,我也没计较。”

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汪元的眸子一冷,黄俭却依旧不管不顾的在说着。

“事败之后,我惶然不安,而我的堂弟作为盾牌……”

“你当时不忍心。”

门外出现了一个仆役,在被汪元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后,吓得转身就跑。

算你聪明!

汪元的面色冰冷,说道:“而方醒的人当时在顺着摸了过来,没有我令人带走了你那个蠢货堂弟,你今日尸骨早寒。”

黄俭似笑非笑的看着汪元,说道:“可你为何要令人跟着我?这是怕了。”

汪元不见恼怒的道:“我怕什么?”

黄俭渐渐狰狞:“您怕了方醒,您担心他顺着摸过来,可您更担心我会变成疯子,然后被方醒发现,顺着把您给抓了。”

他双腿用力,双手在小几上撑着,缓缓起身。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汪元,缓缓伸开双臂,用那种梦幻般的语气说道:“想灭口吗?还是说您准备去向方醒投诚?可据我所知,方醒清理金陵驻军的将领……您知道……”

“那些将领的背后都是士绅,一边要做生意,为自己寻求庇护;一边觉着军中的俸禄太低……”

汪元讥诮的道:“可那方醒来势汹汹,他镇压南方,顺带清理军中和士绅亲近的将领,这便是警告。武人一稳,那些士绅难道还想赤手空拳和他斗?”

黄俭仿佛没说过刚才那些话,叹息道:“是啊!襄城伯和士绅的关系密切,马上被吓的吐血,方醒这人看似粗俗,做事却一丝不苟,比女人还细心。”

汪元的目光温润,说道:“他要震慑武人,让士绅再无借力之处,所以那些士绅都在冷眼看着。”

黄俭说道:“是啊!那些士绅在看着,可却不是软弱,就等着皇帝下旨南方开始清理投献时……”

汪元微笑道:“你以为到了那时他们会如何?”

“不知道。”

黄俭无奈的道:“北方杀的人头滚滚,南方如何?不能如何,真要大杀特杀,谁敢反对?”

汪元把玩着茶杯,目光看着边上的书架,淡淡的道:“老夫什么都不知道。”

黄俭笑道:“可我终究是住在这里,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是依附您活着。”

汪元看着茶杯,认真的道:“忘记年后的争吵了吗?”

黄俭面色微变,说道:“当时来了不少人……你呵斥我,说我行事诡秘,不为人知……好算计,果然是好算计!”

他的心中发冷,退后一步,冷笑道:“那时候南方安定,你居然城府如此,我无话可说。”

汪元冷冷的道:“所以你当谨慎些,王柳碎之事再发生一起,老夫与你恩断义绝,再无关系。”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