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5章 看不透的西宁侯

第2245章 看不透的西宁侯

“伯爷!”

有人扶住了吐血后晕倒的李隆,然后慌作一团。

“送回家去,请了郎中去看。”

方醒觉得这事儿有些无语,王贺招呼人把李隆送走,回来低身道:“兴和伯,此事会不会有后患?”

“不会。”

方醒说道:“他只知道操练军士,本分已经尽到了。”

王贺嘀咕道:“那你还把人给吓吐血了!”

方醒无奈的道:“他是看清了我今日来的目的,罢了,就算是被吓到了吧。”

这时那些将官还在求饶,方醒不耐烦的道:“拖走!”

“伯爷饶命……”

那十余人被军士拎着往外走,一路哀求声不绝于耳。

“丑态百出!”

王贺觉得南方真的是太安逸了,以至于文恬武嬉。

林群安喝道:“堵住他们的嘴!”

终于安静了,杨贵跪下请罪,身后的阵列丝毫不乱,士气却跌到了谷底。

王贺低声道:“兴和伯,要是士气垮了,那就是得不偿失。”

方醒对此深以为然,就大声的说道:“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

这一刀就把留下的人和那些被带走的将官们切割开了,气氛不禁一松。

方醒继续说道:“南方的风暖和,暖风吹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嘛!”

这话又不对了,而且有些犯忌讳。

王贺对林群安说道:“那可是前宋,兴和伯也不知道换个例子。”

“北方的敌人被大明打断了脊梁骨,那么南方呢?”

方醒缓和了语气,他在践行自己南下的使命之一。

“南边有大海,大海之上有敌人。”

王贺腿都软了,对林群安说道:“那些使团快到金陵了,兴和伯这番杀气腾腾的话肯定会被传过去,咱家……咱家就没见过如他这般不讲面子的人!”

林群安满不在乎的道:“什么狗屁的面子?面子能卖钱?大明出一趟海,若是赚不到钱,回来朝中就会叫嚣着毁掉宝船,夏元吉就会扣住钱不放,怎么办?是面子好还是赚钱好?”

“本伯要出海,想去看看那些敌人在哪,而在此之前,你们必须要守护好南方,守护好陆地和岸边。”

什么?

什么敌人?

有敏锐的都想到了泰西三国,因为当时在金陵这边补给时,船上的人提及使团,大多是警惕,外加轻蔑。

海外强敌吗?

长久处于和平状态的将士们终于感到热血有了涌动的迹象。

方醒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份涌动,他说道:“以后海外有敌,南方的卫所将会跟随船队出海征伐,你们……做好准备了吗?还是说你们想继续和蛆虫般的渐渐糜烂……”

以后的扩展必然是军队为先,而军队的战斗力和精神面貌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南方的军队,哪怕多次清理,可懒散依旧。

这也是主官的锅,将熊熊一窝,说的就是李隆麾下的军队。

当然,还有另一位驸马都尉。

宋琥来了,他就在方醒的侧面站着,目光平稳,并无惶然或是欢喜。

李隆倒下了,哪怕是暂时的,金陵的军队都将会成为他的麾下。

这就是资本,以后可以拿出来换取官位或是利益的资本!

面对王贺的邀请,他只是微笑着摆手,就站在边缘。

历史上这是个倒霉的家伙,和朱高煦交好,在朱棣驾崩后的那段时间里,他居然还和朱高煦来往密切。

朱高炽再大的心胸也容不下这等人,于是去了他的爵位,连驸马都尉的头衔都去掉,也就是成了庶人。

可在方醒的插手下,朱高煦没有一心谋夺自己大哥的皇位,只是被憋在京城,隔三差五出来找人的麻烦。

而宋琥也托了朱高煦没事的福气,如今依旧是西宁侯、驸马都尉。

“.…...世事如潮,大明要在潮头弄舟,你等就是搏击风浪的勇士。”

“在南下之前,陛下叫了本伯去,让本伯多来看看你们,看看你们过的怎么样!”

“你们觉得怎么样?”

方醒最后说道:“军心士气,操练的怎么样?本伯拭目以待。”

方醒退后,宋琥上前,两人之间有短暂的眼神交流。

宋琥显然在军中的口碑不错,不,应当说他的父亲,故去的前西宁侯宋晟的口碑不错。

虎父无犬子,但大多只是奢望。

宋琥当年在镇边中就因为不够稳重被朱棣调回了南京,算是镇守,外加闲置。

所以方醒很有兴趣听听他的话。

“这里是大明。”

宋琥显然察觉到了机会,语气铿锵有力。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些士绅是什么?一群钻营的老鼠罢了,我辈热血武人去和老鼠套近乎,去和老鼠为伍,本候深以为耻!”

“兴和伯,他这是站在咱们这一边了!”

王贺觉得队伍在扩大,心情很是愉悦。

这个队伍从小到大,他一路看在眼中,暗地里把和这支队伍叫做……帝党!

方醒在回想着这位西宁侯在金陵的过往,也在想这家子两兄弟都是驸马,这种身份可有障碍。

“.…..武人就该提刀杀敌,为自己,为妻儿谋个出身,谋个富贵!”

这是以利诱之,王贺不满的道:“要灌输大明和陛下至高无上的话,啧!这南边的教导官怕是都该换了。”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再听听。”

这时身后有人接近,家丁没拦。

“伯爷,泰西和西洋各国使者马上要进城了。”

方醒没有回头,前方宋琥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并慷慨激昂。

“.…..心中要有大明,没了大明,那就是乱世,乱世是什么?那就是杀戮,你们的家人朝不保夕,你们的女人将会被蹂躏……”

方醒有些意外的道:“我说监军,难道你给他授过课?”

王贺也是见鬼了般的说道:“这些咱家好像和那些教导官都说过,西宁侯这是怎么知道的?”

“谁带队?”

方醒趁机问了斥候。

斥候说道:“伯爷,带队的是安远候家的小侯爷。还有礼部的官员。”

“柳溥?知道了。”

柳溥南下送使团来金陵,这个安排并不好,至少不是一个好信号。

是谁犯错了?

方醒马上想到的是柳溥,这厮在军略上有些粗糙,也就是没有帅才,将才只能说是马马虎虎。

方醒在想着他是不是捅出了什么篓子。

“.…..要紧跟陛下,这才是我辈武人的唯一出路。想想文皇帝,想想当今陛下……那些文人会视你们为奴为婢,只有紧跟陛下,为陛下效命,咱们武人才有好日子过……”

在方醒欣赏的目光中,宋琥振臂喊道:“大明万胜!”

士气就这么起来了,那些将士都跟着喊道:“大明万胜!”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