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4章 吃里扒外

第2244章 吃里扒外

十余名将官跪在方醒的身前,排成一排。

他们都昂首,茫然而愤怒。

“伯爷,下官……这是为何?”

一个千户官悲愤的问着李隆。

李隆面无表情的道:“此事你等听从兴和伯的吩咐。”

方醒出前一步,看着这个千户官说道:“邓维?说说吧,你的背后是谁?”

千户官愕然道:“伯爷,这是什么意思?”

这人有些桀骜不驯,并且引发了那些军官的愤怒。

“伯爷,死也得死个明白,为何拿了下官?”

“下官为大明奋力拼杀过,当年在松门,下官浴血奋战,被创三处……”

“下官跟随文皇帝北征阿鲁台,也曾跟随前锋杀敌,被文皇帝接见……”

“下官……”

“.…..”

方醒冷冷的道:“大明的军队,听谁的?”

这些军官都愕然,有人嘟囔道:“当然是听陛下的。”

“对,可你们听谁的?”

方醒指着营地说道:“把弟兄们带出来,本伯要说话。”

杨贵看向李隆,李隆说道:“赶出来!”

杨贵大声应诺,却没看到方醒那皱着的眉头。

王贺阴测测的道:“那些将士没犯错吧?”

李隆不悦的道:“王公公,这是军中事。”

王贺勃然大怒,喝道:“咱家从军十余年,什么军中事咱家不知道?赶出来……好大的威风!”

李隆冷笑道:“军中之事,外人如何置喙?王公公……”

他止住了话,因为方醒在盯着他,目光不善。

方醒微微颔首,认真的道:“襄城伯,读书再多,可袍泽就是袍泽,并不会因为他只是一名军士而变成了奴隶。”

李隆口才好,而且气质儒雅,最为南方的文人文官们赞许。所以听到这话,他不禁就露出了些许不屑。

“兴和伯,治军各有道……”

“你是什么道?”

李隆愕然看着面色渐渐变得铁青的方醒,皱眉道:“兴和伯,治军如治家……”

“你叫你儿子都是赶出来的?”

方醒觉得南方的男子并不乏悍勇之气,只是领军之人的气质就决定了军队的气质,而且风气不好,自然会腐蚀士气。

戚继光后来就招募矿工成军,军纪严明,赏罚分明,没多久就成了强军。

而北方时刻都在面临着异族的威胁,就像是从小面临着邻居欺负的孩子,自然知道要抗争,要悍勇。

这便是南北差异的一个点。

方醒骤然发飙,一下就打乱了李隆的思路,他讶然道:“兴和伯,那些军士不严苛些,迟早会弄出事来。”

“都滚出去,列阵!列阵!打!给老子打!”

“滚出去!快些!”

这时营地里一阵嘈杂,一群群军士被人用棍子和刀鞘抽打着赶了出来。

那些军士被抽打着,没人抱怨,只是显得有些狼狈,然后被驱赶到营房外列阵。

“这便是治军严谨?”

方醒知道李隆并不直接掌军,但看到那些军士的狼狈模样,他依旧讥诮的问了李隆。

李隆被方醒连续挑衅,终究是养气功夫不够,就反问道:“兴和伯以为这是什么?”

方醒冷冷的道:“不说爱兵如子,可军中的操练都有循例,这里为何要抽打军士?哪家的规矩?”

这人是来找茬的!

李隆只觉得怒气上涌,就沉声道:“李某便是这般治军,文皇帝也知道。”

方醒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点头道:“好。”

他只说了一个好字,却让李隆感到毛骨悚然。

此时阵列已经成型了,方醒走了过去。

那些军士都有些懵,而刚才抽打军士的军官和他们的麾下都有些忐忑。

“军中责打是常事,本伯深知。”

方醒第一句话就让李隆心中微哂,然后想着事后给方醒一个面子,请他喝一顿。

“可谁特么的无故责打军士?谁?文皇帝?还是英国公?!”

李隆才将在微笑,听到这话,那脸色一下就青了。

这人确实是冲着我来的!

可方醒只是带了一句,随即就问道:“你等为国效力,可记得是为谁效力?”

阵列沉默。

这个问题有些宽泛,但也不是没宣扬过。

军中的教导官会宣扬忠君为国的思想,但看着这些不说话的将士,方醒对王贺说道:“这边的士气有问题,看似精锐,却呆滞,回头询问教导官,看看是他们不尽职,还是有人从中作梗!”

王贺看了面色铁青的李隆一眼,说道:“是了,看着这些呆板的将士,他们心中究竟是想着为谁效命……此事不容小觑啊!”

“伯爷,为陛下效命,为大明效命!”

这时阵列中有人喊了一嗓子。

方醒等的就是这个,他沉声道:“好!军中要的就是这股子气势,要的就是这个目标。”

他看了跪在地上的那十余人一眼,说道:“可有的人却身在军营,心……在外面,他们的心中没有陛下,没有大明!”

李隆心中一凛,这才知道方醒是要来清洗金陵驻军。

为什么?

李隆顾不得懊悔刚才的应对,大脑全力转动,在思索着方醒……不,是皇帝为何要清理驻军。

不满意?

李隆觉得这两年金陵的驻军并没有什么过错,皇帝的不满意从何而来?

那么是什么?

“……他们和士绅勾结,本伯想问一句,你们想要什么?”

李隆的身体一软,踉跄了一下,然后惶然问王贺:“王公公,这是何意?”

王贺冷笑道:“吃着陛下和大明的饭,却为那些士绅做牛做马,这是吃里扒外!”

他看到李隆面色如纸,身体竟然在微微颤抖,心中不禁大快,却觉得还不够,就说道:“对付这等吃里扒外的人,不但要剥了他们的甲衣,还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否则何以为后来者诫?”

“.…..吃着皇粮,喊着为国效力的口号,实则在和士绅暗通款曲,这等人该如何处置?”

方醒的话里渐渐的带着杀机,那邓维有些慌,就说道:“伯爷,下官只是和他们喝过几次酒啊!”

方醒冷冷的道:“家里可收了他们的好处?”

邓维愕然,然后绝望的道:“伯爷,下官只是和他们做生意,入股啊!,军中不少人都有入股……”

“哦!”

方醒微笑着问道:“都有哪些?说说,说出来本伯在奏章上记你的好。”

邓维一怔,随即就试探着问道:“伯爷,什么好?”

方醒还是在微笑,笑吟吟的道:“你……也敢和本伯谈条件吗?”

方醒指指这些人,“都带回去。”

“伯爷饶命……”

“下官愿意戴罪立功,伯爷,下官知道他们贪腐……下官愿意……”

“伯爷……伯爷,下官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呐……伯爷救命……”

当一个副千户冲着李隆叫嚷着什么忠心耿耿时,李隆的面色猛地一红,然后身体摇晃几下,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