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3章 拿人(祝贺教主家的小子金榜题名,鲤跃龙门)

第2243章 拿人(祝贺教主家的小子金榜题名,鲤跃龙门)

陈金在微笑,方醒也在微笑。

“本伯已经有了判断。”

方醒觉得这等事儿真的让人唏嘘,“你死咬着魏国公府不放,不过是因为你知道本伯和定国公交好,想借此减轻罪责……蠢货,愚不可及!”

“你这般说,只能证明你倚仗的那人保不住你,职位低微。”

方醒摸摸陈金的头顶,遗憾的道:“主动交代就能减轻责罚,可你却放弃了这个机会,来人。”

方醒转身,门外进来几个人。

“动刑!”

方醒出了房间,深吸一口气,肺腑清爽。

“此事要马上着手……”

……

黎明再次降临,金陵城城门大开。

那些进出城的百姓都看到了比往常多出几倍的军士,而且还是全副武装,连弓箭手都在上面待命。

这是要出事啊!

于是出城的加快速度,进城的也只想办完事就赶紧回家。

于谦带着不少衙役在府衙前待命,看着那些军士进进出出的,总觉得有些违和。

“大人,以前那些武人可没这么风光过。”

一个下官有些不满,于谦这才想起自己的违和来自于何处。

“拿人!大人有令,拿人!”

一个官员拿着一张纸冲出了府衙,然后把纸递给于谦,说道:“大人有令,按照名单拿人,带着刀枪弓箭,敢反抗的,直接出手,有事大人兜着。”

于谦问道:“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呢?”

这事儿得分清楚,如果东厂和锦衣卫的人要去争功,那么于谦得要一个态度。

那官员是李秀的心腹,他笑道:“不必担心,东厂和锦衣卫顾不上去抄家了。”

于谦的眼中一亮,问道:“他们去拿谁?”

那官员笑吟吟的道:“你不是和兴和伯关系密切吗?他没告诉你?”

于谦马上板着脸,拱手道:“本官孟浪了,多谢。”

那官员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却在众人的面前不肯低头。

兴和伯就在金陵,要是于谦去告一状……李秀可不会为了保他和方醒对峙。

…….

而就在城中的一座营地外,方醒正扶刀而立,身边站着一排人,身后更是阵列如林。

“襄城伯还没来吗?”

王贺站在他的左边,回头看了一眼道:“没来,先前已经让人去叫他了,只是他最近有些伤风,在家休养,估摸着得迟点。”

方醒点点头,见营地里出来了一群将领,就吩咐道:“本伯不与他们交涉,拿着名单过去,叫他们拿人出来,胆敢迟疑…….”

“谁去?”

王贺跃跃欲试的问道。

方醒见打头的将领面色沉凝,并无惶然之色,就说道:“林群安去,交涉清楚。”

太监去的话有些压人的意思,而且有些不大尊重人。

我是武人,你拿太监来和我交涉,这是什么意思?

林群安领命而去,方醒对王贺说道:“不是鄙视你,只是武人之间,自然要用武人去说话。”

王贺悻悻的道:“咱家知道,不就是刑余之人上不得台面嘛!”

方醒皱眉道:“我说你这性子可越发的像是女人般的尖刻了啊!小心你儿子跟着学了去。”

王贺果然就有些紧张起来,然后摸着自己的咽喉问道:“兴和伯,咱家果真是尖刻了吗?”

方醒知道他对那个孩子的看重,也不忍心骗他,就说道:“是有些,不过你可以想想郑和、洪保他们,那些人行事大气……”

前方的林群安已经迎上了那些人,他拱手道:“杨大人,下官聚宝山卫指挥使林群安。”

那个面色沉凝的将领就是此处的都指挥使杨贵,他比林群安的官衔和职位高出一截,却不傲慢,也不敢傲慢。

林群安多年来战功赫赫,现在不动,但想想大明现在才几个火器卫所就知道这个指挥使的含金量了。

以后弄不好直接就能从指挥使的位置上飞升到五军都督府去,那才是一飞冲天啊!

“见过林大人,伯爷在那边,本官可要去拜见……”

方醒摆明不想掺和襄城伯李隆的事,所以杨贵只是套路的问问。

“杨大人,伯爷有令,这些人都有问题,必须马上拿下,然后交给我部。”

林群安把名册递过去,杨贵没有迟疑,而且还沉声道:“你等退后。”

林群安赞赏的看着杨贵独自在查看这份名册,觉得这人很稳。

杨贵看完名册后,抬头问道:“请恕本官失礼,襄城伯那边……”

他隶属于李隆的麾下,若是轻易就被方醒指挥动了,那他这个都指挥使真是一文不值。

林群安小心翼翼的把一直拿着的大信封打开,取出里面的旨意。

“无需接旨!”

林群安给杨贵看了一眼圣旨,杨贵马上拱手道:“请稍待,本官马上进去处置。”

林群安回来复命,正好看到打马而来的一群骑兵。

“伯爷,襄城伯来了。”

方醒没有回头,而李隆也下马急匆匆的走来。

“见过兴和伯。”

李隆的面色有些发白,而且说话有痰音。

方醒拱手肃然道:“襄城伯,这里是金陵。”

李隆愕然道:“是,这里是金陵。”

方醒是皇帝的代表,他说的话必须是要在脑子里过几道的,所以李隆也在揣摩着这话的意思。

难道是说我有亏职守?

“金陵控南方,北方此刻在清理投献,数度烽烟,若是南方再传警讯……”

李隆面对方醒的逼视问道:“敢问兴和伯,是何人?”

方醒说道:“陈金谋逆,供出了不少人。”

李隆懂了,面色多了艳红,然后咳嗽了几下,说道:“李某回头就上奏章请罪,此刻兴和伯可有交代?”

作为皇帝的特使,如果方醒认为李隆有嫌疑,那么他可以召集金陵文武议事,然后把李隆软禁起来,等待北平的旨意。

方醒看着他,良久才说道:“此事乃是军中的陋习,而且……和那位驸马有关系。”

“沐昕?”

李隆松了一口气,方醒说道:“对,那陈金早年是魏国公府的门下走狗,后来老魏国公不理事,关系就断了,他倒是会钻营,竟然又去攀附沐昕,一路升官。”

李隆喜欢读书,而且对文人文官很是客气和尊重,所以一听和自己无关之后,就儒雅自现。

“沐驸马……已经闲赋在家许久了。”

沐昕就是上次被方醒揪出来,然后被削了统兵权。

如果把陈金的事算在他的头上,这就是破鼓万人捶了,外面会有些不好的风评。

方醒木然的道:“那是朝中的事。”

这时营地里传来了吵嚷声,然后有人在惨叫。

李隆叹息道:“此事既然是李某的手尾,那李某去解决吧。”

方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李隆同样是爵二代,不过他袭爵较早,然后跟着朱棣征伐多次,算是宿将。

李隆进去之后,里面很快就消停了,只是有人在喊冤,然后一路被带了出来。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