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0章 围堵

第2240章 围堵

金陵城中的王家有些名气,只因他家的大儿子王耀读书上进,秀才的功名已经到手了,教授说举人进士于他来说也只是努力与否的事。

所以他家的住处很好找。

张弼下马指着前方的院子,有些难过的说道:“伯爷,就是这里。”

他来过这里两次,都是做客。

“你的记性不错。”

方醒在马背上看着这个院子,吩咐道:“敲门。”

一队军士轻轻的拔出刀来,然后悄然接近大门。

巷子的一头突然来了人,正在过去监控的军士指着他,再指指边上,那人马上就靠在围墙上,然后被带了出去。

有军士突然扣响大门,稍后里面有人不耐烦的问道:“谁啊?”

“府上的大少爷给了小的钱,送了书信回来。”

那军士大声的说道,里面的脚步声就急促了些。

那位大少爷就是王家的希望啊!

可今天以后,这希望就会变成绝望。

而始作俑者就在边上低头忏愧。

大门刚被打开了一条缝隙,两名军士就合身撞去。

“嘭!”

大门被撞开,开门的男子被撞翻在边上,杀猪般的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长刀前伸,男子马上闭嘴,咬着手指头在颤抖。

这是个两进的宅院,不小。

“冲进去!”

一队军士持刀冲了进去,里面马上就传来了尖叫声。

方醒下马步入王家,当他进了内院时,就看到一队军士正在围杀三个男子,而边上跪着两个中年男女。

他没看围杀,只是问那个男子,“王福?”

中年男子抬头,惨笑道:“大人,在下正是王福。”

“啊!”

“弃刀跪地不杀!”

今日出来没带火枪,不过军士围杀那三人只是笑话罢了,没几下就砍翻了两人,这还是刻意要留活口。

方醒微微皱眉,问道:“为何要谋逆?”

王福的脸颊颤抖着,颤声道:“伯爷,小的没谋逆啊!”

“果然是见过本伯!”

方醒冷笑道:“那三人是何人?刀枪哪来的?难道你是准备用这些长刀去狩猎吗?”

这时边上最后一个男子大吼一声,就准备和军士们拼命。

“弩箭!”

辛老七一声喊,两枚弩箭射中了他的大腿,然后军士们蜂蛹上去控制住了他。

“搜!”

军士们冲进了书房,然后开始敲墙壁和地面。

很快有人喊道:“有空的地方!”

“锄头拿来!”

“不用锄头,挪开桌子,用铲子。”

“打开了!”

王福脸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滴落在身前,他几次抬头,欲言又止。

“父亲!”

外面传来一声悲愤的呐喊,接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被押解进来。

“耀儿!”

王福看到这个年轻人后,一下就崩溃了,冲着方醒喊道:“伯爷,就在那下面,就在那下面。”

“是什么?”

方醒问道。

“是刀,是刀……”

“多少?”

王贺忍不住问道。他两眼放光,期待着能从王福的口中吐出一桩谋逆大案来。

王福看了王贺一眼,正准备说话,里面传来一阵欢呼。

“好多长刀,弓箭,还有弓箭!”

“伯爷……”

王福看了一眼王耀,喊道:“是长刀,军中的长刀!”

“晚了!”

方醒冷冷道:“心存侥幸,你死定了。”

持有那么多制式武器,王福别想活命,但是他的家人却可以斟酌。

王贺走到王耀的身前,尖声道:“王福,你儿子以后什么样,可得看你老不老实了!”

是太监!

王耀瞬间就想到了东厂,几乎是声泪俱下的道:“是他们的,是他们的,小的不愿意接,他们要杀人灭口啊!”

“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

方醒也觉得抓到了大鱼,他指指门外,辛老七吩咐道:“马上去通报兵部和李秀,看住城门,严查。”

“伯爷,那些人都是……他们想潜逃海外,在走之前……他们想捞一把,抢一把……”

“名字,身份,住址!”

“关处珪……”

王贺在用炭笔飞快的记录着,等这些记录完之后,方醒问道:“兵器的来源。”

王福已经彻底崩溃了,他喘息着道:“不知道,小的真的不知道,以往……当年他们扣下的,对,应当是他们当年扣下的,据说想出海……”

……

“王家被抄家了!”

一个精壮的男子冲进了书房里,书房里的中年男子不悦的抬头,然后讶然问道:“谁?”

来人一脸的恐惧,“老爷,是王家,王福家!”

中年男子猛地起身,然后又颓然坐了回去。

“老爷,去的人是方醒啊!”

来人真的是怕了,声音都和王贺一般的尖利起来:“方醒下手狠辣,他肯定睡顺着找过来,老爷,赶紧走吧!”

“那些刀,那些刀啊!”

中年男子起身,颤抖道:“去,赶紧准备,马上走。”

这位就是关处珪,豪商,手腕灵活,长袖善舞,在金陵城中颇有些赛孟尝的名声。

他急匆匆的带着家人上了马车,然后一路出了城。

出了城之后,他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叫了随行家丁的头领过来。

“你等都放心好了,老爷我在海外也有些人脉,不说旁的,就瀛洲的那些商人里,老爷我都放贷不少,加上手中握有他们的手柄,安心好了。”

一行人在江边上了船,然后就等待着。

白天无法出海,会被巡逻的船队抓住,胆敢反抗的,格杀勿论。

船不小,但是在鼓舞商业的环境下,南方的船每年都在增加,不断的增加。

朝中已经在探讨放开出海贸易的可能性,唯一可虑的就是商人裹挟人口出海,然后找个地方称王称霸。

但水师方面的郑和发誓说只要不削减水师的规模,这等事就是笑话,那些敢拐带人口出海的,水师保证会连人带船把他们拉回来。

但是转过话头,郑和又说了海上不太平的事儿,总而言之,出海可以,但是暂时不能出海峡,因为那边大明还没控制住。

帝国的关卡在渐渐的松动,南方的商人们在欢欣鼓舞,甚至在集会时喊出了陛下万岁的口号。

对于那些有本事的商人来说,宣德年堪称是最好的时代,他们的黄金时代!

“快些天黑吧!”

船上的人都在祈祷着,在上船之后,关处珪就把事情的严重性交代清楚了。

——咱们这是谋逆,被抓到不管你知情不知情,都是杀头的命。

期间关处珪派了最信任的手下去查探,带回来了各处城门盘查严厉的消息。

然后继续等待,直至天色渐渐暗淡下去。

“慢些慢些,别发出太大的动静!”

货船开始缓缓离开岸边,朝着大海的方向而去。

水波轻抚岸边,发出轻微的声音,固定的节奏让人想睡觉。

当货船驶入大海时,船舱里大气都不敢出的众人都低呼了一声。

他们在欢呼!

船上有资深的船员,他们对这片海域再熟悉不过了。

“重赏!老夫定然会重赏你们!”

关处珪激动的差点泪水都出来了,他弯腰出了船舱,正准备鼓舞一番士气,却发现那几个船员都在看在前方。

呆呆的看着。

关处珪呆呆的抬头看去,远处一片灯火。

“是水师的船队!”

“逃命吧!”

噗通几声,那几个船员就跳水跑了。

关处珪呆呆的看着那片灯火逼近,然后有船从两侧包抄过来。

“拉网,拉死一个算一个!”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