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35章 雨中的使团

第2235章 雨中的使团

“我们必须要在入冬前赶到金陵!”

车队在官道上疾驰着,几个工坊的工匠一路在紧张的盯着车况,这是金英去求来的机会,让工坊的车多经历几次测试。

而礼部对于这种好事自然不会拒绝,胡濙还夸赞了几句工坊的一片公心,据说金英当晚就喝多了,泪眼模糊的喊着陛下。

前方有骑兵开道,左右和后面有骑兵保护,这规格几乎可以和太子出行媲美了。

可马车里的使团却没有丝毫得意。

因为在赶路!

“他们在修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着很平整。”

“是啊!要是能修通两边,想想到时候的速度……”

多克麻木的听着手下的人在赞叹着,他在想着这一路经过的城镇。

那些城镇大小不一,大的大得让人绝望,只能走马观花,然后飞快的被赶进了驿站或是客栈里。

于是一个个庞大而繁华的城市在他的脑海中渐渐驻足,然后渐渐模糊。

他迫切的需要纸笔,随行的礼部官员很大气,给了纸笔。

多克看了一眼手中的毛笔,再看看纸上的墨团,忍不住骂道:“这么软的东西,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写出那些方方正正的东西来!”

三家使团被分开了,再也没办法集思广益。

天气有些闷热,多克探头出去看看天色,骂道:“要下雨了,下一个城镇在哪?”

他现在也穿上了大明的袍子,天气闷热,他把裤脚拉到了大腿上,依旧觉得烦躁,就恨恨的把毛笔往大腿上戳了一下……

“啊……”

“何事叫嚷?”

柳溥打马过来查看。他现在留了胡须,脸上被晒得黝黑,一双眼睛里多了肃然。

这是一个不断在成熟的未来侯爵!

多克躺在车厢里,其他五人都呆呆的看着插在他大腿上的毛笔,温热的鲜血从插进肉里的笔端流淌出来,多了几缕黑色。

“谁干的?”

柳溥的眼神凌厉,手握着刀柄,杀气腾腾的准备动手。

多克已经停止了惨叫,通译尴尬的道:“大人,是……那毛笔捅进去的。”

毛笔已经被多克仍在了边上,柳溥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丢回去,说道:“稍后有郎中过来,听从吩咐。”

他驱马往前去了,陈默在等消息,见他过来就挤眉弄眼的问道:“难道他们是……忍耐不住寂寞,有人用强了?”

哪怕是这一路已经见识过了陈默的猥琐,可听到这话后,柳溥依旧是招架不住。

他减缓马速说道:“毛笔硬了。”

“硬了?”

陈默的右边眉毛挑了起来,低声道:“那么急不可耐?”

柳溥捂额道:“是墨汁硬了,他用劲恰到好处,就捅进了自己的大腿里。”

“下雨了!”

身后有人喊了一声,陈默遗憾的道:“可惜了。”

柳溥觉得这人真是礼部之耻,可胡濙却派他跟着南下,分明就是看重。

他仰头看天,恰好被一滴雨水砸在眼里,就骂了一声,低下头来揉眼睛,没看到对面来了一队骑兵。

这边有骑兵迎了上去,喝问来历。

那队骑兵勒马,为首的喊道:“奉兴和伯之令前来迎接使团!”

柳溥抬头,眨巴着眼睛认出了方五,就驱马过去问道:“金陵如何?”

从方醒南下开始,京城的人都在等着南方沸腾不安,有人甚至开出了盘口,赌方醒此行杀人的数量。

方五看了看车队,说道:“小的出来时,老爷令人拿了百余人,都是违禁的士绅。”

柳溥不禁赞道:“果然是德华兄啊!这手笔就是大,等传到京城去,一城惊骇啊!”

陈默却不赞同,说道:“整个北方都在清理投献,有那同情的心思,先把自家的屁股擦干净了再说。”

这时雨渐渐的大了,战马在嘶鸣着,方五建议找个地方躲一下,然后有人说附近有废弃的寺庙。

一行人在雨中找到了寺庙,却已经有人在了,而且看着不像是躲雨的。

里面的三个男子在见到进来的军士后,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就跑。

“拿下!”

随后骑兵们带着三个男子进了树林里,使者得以进庙里休息。

柳溥在盯着这一切,直至口供出来。

“大人,是真定府李家的三兄弟。”

大雨中,那三个被刑讯的男子被带到了柳溥的身前。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一个男子抬头嘶吼着,他的眼中全是血丝,可见压力之大。

柳溥冷冷的到:“你三兄弟侵占田地之多,在真定府赫赫有名,知道吗,因为你们杀了官吏出逃,真定府上下的官员全被东厂带回了京城,海外又将多出几十户移民,可喜可贺啊!”

“哈哈哈哈!”

陈默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李家的三兄弟可是要犯,陛下当时大怒,催促了刑部下文捉拿,这可是天降功劳啊!”

柳溥摇摇头道:“他们三兄弟杀官之后,北方有人效仿,十余处烽烟,群臣沸腾,奏章当时几乎堵住了皇宫,传闻陛下几夜未睡,最后还是硬顶住了。”

陈默回身,正好看到几名军士正在驱赶通译进庙里。

他回头低声道:“当时礼部中都有人说陛下得罪了天下人……”

柳溥冷笑道:“那又如何?”

“那不是天下人。”

方五说道:“我家老爷说过,那些只是士绅,于国并无多大的益处,他们代表不了百姓!”

“正是如此!”

柳溥握紧刀柄,看着北方说道:“若是没出来,我此次定然要请缨去士绅最猖獗的地方,让长刀饮血!”

他回身看了一眼,那几次找借口想出来的通译被他饱含杀机的眼神吓住了,跌跌撞撞的退了回去。

“德华兄那边想要弄什么?”

柳溥随口问道。

“老爷的奏章估摸着已经快到京城了。”

方五没隐瞒这个:“老爷向陛下建言,逐渐取消路引,并建议让户部多想想怎么用户贴来证明身份,而且还不好仿照。”

柳溥有些意外,就说道:“此事在这个关口不好提啊!那些人正在等着找到攻击德华兄和陛下的机会……”

方五不在意的道:“我家老爷哪会怕弹劾,至于陛下,老爷说此次清理北方,正是陛下建立威信的时机,废除路引之事正好试试。”

这话里隐藏着血淋淋的杀戮,哪怕是柳溥都觉得这不是自己能沾边的事。

“这一路使者们可老实?”

“不老实,总是在窥看,还想记下来,他们以为自己用炭笔记录的事能瞒过我,可笑!”

方五笑道:“老爷以前喜欢用炭笔,那些人自作聪明了。”

柳溥放低了声音说道:“德华兄派了你来,多半是想要拿三国使者做文章,那咱们就加快吧,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德华兄的手笔。”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