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33章 坑叔的彭公子

第2233章 坑叔的彭公子

“兴和伯,下官管束不严,家侄违禁,还请念在下官多年勤勉的份上,网开一面。”

彭元叔的到来让方醒有些喟叹,他遗憾的道:“这是律法,但是法不外人情,你有说这个人情的资本。”

彭元叔面露微笑,方醒把最后一丝挽救的想法抛开,淡然道:“回去吧。”

这态度变得太快,彭元叔猛地想起方醒当年整治赵王的事,身体就软了一下,然后强笑道:“兴和伯,下官……这个侄子从小就在下官的身边长大,下官待他如亲子,难免溺爱了些……”

方醒不再解释,王贺在边上指指门外,然后带着彭元叔出去。

一直出了大门,彭元叔才拱手道:“本官多有得罪,只是兴和伯……还请王公公指点,感激不尽。”

王贺看着他欲言又止,彭元叔一咬牙,就去摸袖子。

“别!咱家不受贿!”

王贺退后一步,就在彭元叔在判断这话的真伪时,王贺纠结的道:“罢了,你彭大人还算是直爽,咱家就直说了吧。”

彭元叔拱手低头。

王贺遗憾的道:“彭大人,前途无亮啊!”

王贺拱拱手进去了,留下个彭元叔在门口发呆。

前途无亮……

王贺不会讥讽他,也就是说,他彭元叔真的会前途无亮。

不,是在今天之后前途无亮。

他想起了先前方醒的话,瞬间面色惨白。

——回去吧!

那带着些遗憾和厌恶的眼神……

这分明就是厌弃了自己啊!

方醒下来肯定是要和京城联络不断,他一份奏章上去,皇帝那边自然会在彭元叔的名字下面用朱笔画一条线。

一条‘此人不可重用’的线!

他的身体一软,跌跌撞撞的退后,最后靠在了围墙上。

“误了,误了啊!”

彭元叔起码二十多年没流过泪了,可此刻他再也压抑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仕途没指望了啊!

……

“彭元叔可惜了。”

王贺回到书房里,方醒就说了自己的想法:“张本毕竟年迈,陛下本想考察彭元叔,本伯此行就带着观察他的意思,谁知道却歪打正着,把他卷了进来,可笑可叹!”

王贺有些不忍,“刚才他在外面哭,无声无息的哭。”

“盯着各地。”

方醒打断了这个话题。

“咱家知道。”

王贺不满的道:“彭元叔好歹算是个能干的,就为了这个废了前程,兴和伯,是不是太轻率了?”

方醒无奈的道:“北平的兵部尚书不但要掌兵部,还得要和武勋们平衡,彭元叔今日能为了自己的侄子求私情,明日若是他的那个侄子被人扣了呢?然后让他谋逆,他做不做?”

“肯定不会做。”

王贺笑道:“那是他侄子,不是他儿子,他傻了不成?”

方醒淡淡的道:“可坐在那个位子上,就是不能犯这种错。一次错,君王就会睡不着!”

……

就在离方醒这边不远的一个院子里,三十余人被关押在里面。

“不是我吹牛,家叔兵部尚书,兴和伯这个面子是要给的,否则谁会和他亲近?你们说是不是?”

说是关押,可却没上绑,也没关进屋子里不给出来,连看守都是在大门外,随便他们在里面闹腾。

一个年轻人在院子里踱步,看着颇为得意。

周围站着不少人,台阶上坐着不少人,大家都茫然的看着,听着。

年轻人负手而立,皱眉看着墙头,有些不满的道:“按理家叔应当到了呀!为何没人来放我出去?”

坐在台阶上的一个短须男子冷笑一下,然后笑着问道:“彭公子是为何犯禁?有彭大人在,弄路引就是派个人去的事啊!”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却是坏笑。

年轻人干咳一声道:“不过是去访友罢了。”

这时屋里有人喊道:“不是去宁国府找那个美人吗?那美人一夜可得要五贯钱,彭公子好大的手笔!”

彭公子面色有些难看,喝道:“胡言乱语,等我出去后,自然有你家的好看。”

里面的那人却不怕,只是冷笑道:“虽然不知兴和伯为何要抓我等,可你彭公子却不该,这便是要杀鸡儆猴,彭公子,你一进来,以后尊叔但凡有升官的机会,那些言官和对头自然会用今日之事来弹劾他。你跟在尊叔的身边读书,这便是尊叔的言传身教啊!哈哈哈哈!尊叔此刻大概是想要活剥了你吧!”

彭公子想了想,茫然的看着四处。

那些人没有怜悯,有人在幸灾乐祸的笑,有人在唏嘘……

……

“下官错了。”

“你错了什么?”

“下官以前觉得百姓就该安于本业。”

“如今呢?”

“就和路引一般,限定了百姓的户籍,那就是无形的路引,下官错了。”

……

于谦有些忐忑,他和方醒的关系有些复杂,从他到方家庄开始,方醒就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就像是发现了一块璞玉。

“你……民为重,多少朝代不是百姓活不下去了,这才揭竿而起,然后外敌趁机入侵。”

方醒审视着于谦,缓缓的说道:“太祖高皇帝当初定下各类户籍以及路引,那是因为当时反对者甚多,大明并不安稳。等到后来,太祖高皇帝觉得这样也不错,民间安稳,于是就一路承袭过来。”

“可时移世易,如今大明发展的势头不错,而我一直在想着怎么消解了户籍的隔阂……你……能看到路引的桎梏就不错了,是我过于苛刻,罢了。”

“兴和伯,下官惭愧!”

于谦躬身,方醒伸手去扶,王贺在边上笑道:“罢了罢了,咱家怎么看着都像是将相和,兴和伯,于大人已经很不错了。”

……

彭元叔的失态被许多人都看到了,于是南京兵部将会换一个尚书的谣言开始甚嚣尘上。

方醒对此并未干涉,他依旧是隔三差五的去造船厂看看。

“兴和伯,看看那个。”

洪保带着方醒去了下游更宽阔的地方,十余艘战船正停靠在那里。

“本伯就等着他们了。”

随后方醒上船去慰问了那些刚回来的将士,并询问了关于瀛洲的事。

瀛洲目前算是融合度比较高的地区,土豆的输入让瀛洲百姓生平第一次可以敞开吃饭,于是北平城中的大明皇帝也第一次出现在他们的口中。

“都说陛下仁慈,如今的日子好的不行。”

“兴和伯,要不去瀛洲看看?”

“不去了。”

方醒摇摇头,拍拍船舷,说道:“去了又如何?当年的硝烟早已散尽……斯波家族几次想迁居内地,都被我卡住了……”

斯波家族在瀛洲攻伐中首鼠两端,不过最后还是保住了家族的大半,在瀛洲算是贵族阶层。

洪保好奇的问道:“兴和伯,斯波家的事……可后悔了吗?”

“嗯?”

方醒微微侧脸看着他,神色淡然的道:“我是大明的兴和伯,后悔什么?”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