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30章 渐渐深沉的皇帝

第2230章 渐渐深沉的皇帝

北平开始动手了,据说是先从权贵们开始的。

拿权贵来开刀,这是老朱家的传统,从朱元璋开始就喜欢那么干。

不过朱瞻基没那么血淋淋,只是要清理田亩。

抱屈的不算多,因为有徐景昌在前。

定国公都不说委屈,你祖上什么功劳?

论起功劳来,没谁能比得上徐家。能比得上的,基本上都被朱元璋当年给杀光了。

不过心存侥幸的人也不少,等被查出来后,面对证据,又嚎啕大哭,说是下面的刁奴干的。

可朱瞻基这次可不准备再给面子,东厂和锦衣卫一起出动,那些瞒报的权贵纷纷被拿下,抄家。

金陵原先是京城,后来迁都北平,不少权贵都留在金陵,却和北方的关系密切。

这些关系里有朋友,有亲戚,有故交……

消息被快马送来,大家这才知道,原来方醒前脚才走,皇帝就残忍的动手了。

秋风萧瑟,裹挟着肃杀之气,伴随着这个消息,让金陵城中为之震惊。

“……锦衣卫和东厂神兵天降般的出现在那些人家的门外,直接破门抄家,那些人措手不及,许多人都在喊冤,却被证据给压了下去……”

这是早有预谋的行动,那些权贵还以为皇帝会慢腾腾的动作,却不知道锦衣卫和东厂早就调查过他们了。

“陛下下手太快了,雷霆万钧,一下让京城鸦雀无声,有人说这是文皇帝第二。”

……

皇城外面,宋建然和陈德碰到了,两人互相拱手,宋建然问道:“听说玄武卫有人不满?那便撤下去,我朱雀卫一力承担!”

陈德沉稳的道:“宋大人多虑了,只是一些小事。”

两人跟着太监一路进去,等见了皇帝时,看到张辅等人也在,而且正在看着地图低声说话,两人不禁心中振奋。

这是有叛逆吗?

两人行礼,朱瞻基把目光从地图上移过去,问道:“神机营坐镇京城,朱雀卫和玄武卫枕戈待旦……朕听说有不满意的?”

两人赶紧请罪,陈德说道:“陛下,臣部有一个总旗官,他家中被抄,所以暗中有怨言,还煽动麾下和同僚……”

“这是谋逆!”

孟瑛毫不犹豫的下了结论,张辅等人也都点头赞同。

朱瞻基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问道:“后来如何了?”

武勋们心痒了。他们都想弄火器卫所,所以得了打击宋建然和陈德的机会,他们哪会放过。

陈德说道:“陛下,他才将起意,自己麾下那些人就直接把他给拿了……”

孟瑛看看张辅,两人相对无言,还有些尴尬。

皇帝分明早就知道了,却明知故问,这就是在调侃他们,顺便敲打。

别去觊觎朕的心腹力量,他们很稳,稳如泰山!

那个总旗也是倒霉催的,才将鼓动麾下就被拿下了。但却可以由此看出火器卫所里的军心士气,以及军纪的严厉。

这才是以后的大趋势啊!

敲打已经成了朱瞻基的本能,他指着地图说道:“玄武卫稍后出发,就在宣府盯着。”

“是,陛下。”

陈德沉稳的应了,并没有什么得意之色。

朱瞻基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朱雀卫在京城,四方有警,即刻驰援!”

“是,陛下。”

“柳升……”

柳升最近有些懒散了,朱瞻基看了他一眼,说道:“天气热,神机营少操练些,就留下来镇守京城吧。”

柳升心中一惊,急忙跪下请罪。

军队无战事,无外敌,时间长了自然会懈怠,这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加之神机营战功赫赫,柳升难免就有些飘了,结果被朱瞻基这一下给吓掉了半条魂魄。

“……臣懈怠了,罪该万死。”

朱瞻基侧身过来,皱眉道:“当年征伐交趾,英国公让你露布报捷,这便是你的机缘。此后你兢兢业业跟随文皇帝几次北征,战功赫赫。”

这是在数柳升的功劳,却能听出不是赞美。

柳升大汗淋漓,心中对自己近期的骄纵懊恼不已。

朱瞻基见他狼狈,却也不肯停,“神机营散乱,军纪不彰,你可是累了?”

柳升伏地道:“臣万死。”

大滴的汗水落在地上,朱瞻基心中满意,然后说道:“为臣者要时时警醒,若是自觉拿不起刀,上不得马,朕自会体恤老臣。”

武勋们一起请罪,朱瞻基又微笑道:“朕知你等勤勉,只是说说罢了。”

这个皇帝越发的手腕娴熟了啊!

武勋们心中凛然,那点儿轻视都丢到了脑后。

方醒南下之后,不是没人试探过,只是被朱瞻基两下敲打的面红耳赤,人人警醒。

这个皇帝不再是刚登基时,需要方醒等人帮衬才能勉强维持的那个皇帝了,轻视他的自然会付出代价。

气氛有些紧,朱瞻基恍若未觉的转换了话题:“几次三番,不管是陆战还是海战,火器都是主宰。大明如今有了不少火器卫所,可肉迷哈烈在联手,泰西诸国在联手,要抓紧了。”

张辅心中一动,说道:“陛下,趁着现在无战事,正好扩建些……”

朱瞻基点头,赞许的道:“朕也是这般想的。”

这是顺水推舟!

果然,朱瞻基接着说道:“那便再组建两个火器卫吧。”

“陛下,可是青龙和白虎吗?”

四灵只有朱雀和玄武,再来两个的话正好补全。

四灵,或是四象,正好镇压四方。

朱瞻基点点头,“正是,火器都是现成的,都督府和兵部要联手选好人,营私舞弊…...任用私人,朕就等着拿人开刀!”

武勋们知道这是警告和敲打,只得都应了,心中却想着回家就让故旧亲戚去试试,好歹能渗透进去的话,对家族的未来好处多多。

朱瞻基只是冷眼看着,最后交代道:“柳溥也懒了?”

柳升一怔,急忙说道:“陛下,臣子每日操练麾下,并未懈怠。”

柳溥和皇帝当年跟着方醒学习,有一段同窗伴读的缘分,所以朱瞻基这个问题问的有些让人摸不到头脑。

“三国使者多番请求归国,朕亦不想隔人亲情,让柳溥去,送到金陵。”

孟瑛看着谢恩的柳升,心情复杂。

刚敲打了柳升一下,马上就给个顺手功劳给柳溥,这柳家的圣眷不一般啊!

“西洋使者都送回去。”

朱瞻基没有解释什么,但武勋们都懂了。

“文弼兄,这是要出海?”

徐景昌一直在装孙子,出了大殿后就忍不住询问皇帝刚才的决定。

张辅点点头,而前方的柳升也止住了脚步,回身拱手道:“多谢诸位刚才襄助。”

徐景昌想通了前因后果,就艳羡的道:“安远候,柳溥这下可是要飞黄腾达了。”

武勋最怕的是什么?

最怕的就是后继无人,然后把家业败了,甚至是把爵位丢了。

柳溥和陛下有这等关系,加上和方醒的关系密切,这就是天然的好处啊!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