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29章 兴和伯莅临金陵

第2229章 兴和伯莅临金陵

方醒觉得金陵和南方都不欢迎自己。

是的,看着视线内的雨雾,方醒骂道:“再这样下去人都要发霉了!”

天可怜见,这雨不过是从中午开始下的罢了,而且很小。

王贺看着远方,心情也不大爽快,随口问道:“兴和伯,你家那头小虎呢?”

“吃火锅了!”

方醒胡乱说道。

王贺自然是不信的,他正想再问,岸边来了骑兵。

雨雾中,人马都湿透了。

战马在岸边停住了,它甩着脑袋,把雨水甩的到处都是。

马上的斥候大声喊道:“伯爷,前方就是金陵,六部尚书和金陵知府已经在码头等候!”

船队马上就沸腾了,那些军士开始整理军容。

当能看到码头时,那些骑兵已经在码头两侧就位了,正在监控着。

一群官员缓缓走来,方醒站在船舷上拱拱手,在人群的后面找到了于谦。

船只缓缓靠在码头上,方醒上岸和官员们见礼,然后说道:“迎来送往陛下不喜,都散了吧。”

六部官员为首,大家齐齐拱手,然后各自散了。

只有李秀散不得,他交代了方醒一行的住所,然后还得陪着去。

方醒被安置在以前的大宅子里,这里大概是金陵的高级招待所,到了级别的官员来金陵办事都可以住。

等方醒沐浴出来之后,于谦也来了。

“听闻你自己租了地方住?”

“是的。”

方醒有些饿了,他喝了一口茶水,然后于谦开始说着金陵的情况。

“消息比下官早到两日,可见他们也是快马传递。”

“那个正常,走官方的驿马都不奇怪。”

“是,下官知道。”

于谦早就褪去了青涩,对这等事丝毫不意外。

“城中开始是慌乱,下官到时还在慌乱,那些权贵士绅到处集会,连官员都被拉去了不少。等下官到职后收敛了些,不过依旧在筹谋……”

“现在呢?”

方醒觉得很有趣,人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可这些人在怕什么?

“现在他们依旧在怕,不过有人分析,说您此行只是镇压南方,只要没有异动就不会出手,所以才稍微平息了些。”

这个局面就是观望,外加埋雷,一旦应对错了,那雷就会被轰然引爆,炸死谁算谁。

“你刚到这里,对金陵官场不熟悉,如同盲人摸象,施展不开吧。”

“是,下官拜访了一番,只是还得需要时日熟悉。”

于谦显得有些急不可耐,方醒笑了笑,说道:“慌什么?你是来做官,慢慢的,别急。而我是来立威的,无需考虑什么手腕,所以出发点不同,手段自然不同。”

“时辰不早了,回去吧。”

方醒送走了于谦,就去了厨房给自己弄饭吃。

五花肉煮一下,切片,过油微卷。然后再起油锅,下豆瓣和豆豉等配料炒香,随即下肉片。

“哗啦!”

方醒勾了一小点先前的肉汤进去,然后颠勺,轰的一下,那火苗就升腾起来。

翻炒几下,方醒放了红油,再加些青椒片和豆腐块翻炒,然后起锅。

大片微微卷缩的五花肉片上,红油和豆豉添加了些红黑色,看着油汪汪的。

方醒弄了一大碗米饭,就着这一碟爆炒五花肉开吃。

甜咸的口感最适合下饭,吃到最后,方醒甚至把剩下的菜连汤汁都倒进去,搅拌几下,酣畅淋漓的吃了个痛快。

他吃的痛快,可金陵城中不少人都食难下咽。

聚宝山卫的到来让整个金陵城都噤若寒蝉。

而方醒的到来则让人怒火中烧。

“他来了老师。”

黄俭的面色有些苍白,正在喝酒的汪元放下酒杯,皱眉道:“你那个堂弟在海外不知死活,你担心什么?”

黄俭苦笑道:“王柳碎……我怕方醒当时就查到了,只是一直隐忍,他当年可是有过这等手腕和城府。”

当年那场失败的行刺早就湮灭无闻,若非黄俭此刻提起,汪元绝不会再次想起。

再多的把握也被黄俭的小心和紧张给毁掉了自信。

汪元把酒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说道:“草木皆兵,你若是怕了,那便出海吧。”

黄俭尴尬的道:“老师,我只是……担忧罢了。”

……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就出发了,他要去造船厂。

名义上他南下的使命就是视察船厂,所以两位水师的副都督都来接他,一行人汇拢后出城。

“此次谈判无功,陛下和朝中的意思是,泰西诸国野心勃勃,大明不管采取什么手腕,也无法阻挡他们向外扩张的欲望,而向外扩张,必然就会和大明碰撞……”

洪保说道:“意料中事,咱家只是担忧他们现在已经出来了,到时候大海那么大,如何拦截他们?”

傅显一听就不爽了,反问道:“洪公公,洪都督,他们敢乱跑吗?”

“不敢。”

洪保皱眉看着傅显,对他刻意提及自己的官职有些不满,然后说道:“陛下说了,大明要小心的是肉迷和哈烈的合流,至于泰西,锁住他们就够了,锁住,明白吗?”

傅显不喜欢洪保的保守,他更喜欢的是进攻,以攻代守,用攻击来消除隐患。

一路到了船厂,方醒看到船台上的那些进度不一的船只时,不禁赞道:“当这些战船出海后,海洋就是大明的了。”

洪保得意的道:“兴和伯,这一批可大了许多。”

三人到了船台边,方醒问了战船的具体数据。

“.…..一千四五料的模样。”

“这次泰西之行,火炮的犀利让他们丧胆,只要有足够的火炮和船只,咱家敢一路打过去,让他们片板不得下海!”

洪保显然不是保守派,他遗憾的指着那些在检修的宝船说道:“可惜了宝船,当年若是直接建造战船就好了。”

宝船很大,在现在看来就是庞然大物。

可从火炮在海战中崭露头角之后,宝船的战斗力就被质疑了。

改造是不可能的,所以宝船以后估摸着会被当做旗舰,或是大型运输船来使用。

傅显指着远处说道:“先期建造的十二艘战船,加上那四艘,进攻不足,防御却是有余。”

十六艘战船对于大明来说少了些,所以洪保看向船台上那些半成品的目光中都透着贪婪。

“陛下准备安排那些使者归国。”

方醒透露了一个消息,让傅显和洪保有些兴奋。

“兴和伯,是要派出大船队去泰西吗?”

“咱家愿意再去一次,好歹把上次受的气都出了。”

洪保想了一下自己率领能铺满海峡的船队到达泰西时,沿岸国家的担忧和恐慌,就对傅显说道:“咱家轻车熟路,傅大人,此事非咱家不可了。”

傅显只是冷笑,觉得洪保是在痴人说梦。

“此事不会大规模的去。”

方醒打断了他们的遐思,这下连傅显都忍不住问道:“兴和伯,为何?”

“因为肉迷和泰西的关系,所以去泰西的时机不对。”

方醒给他们分析道:“去少了,他们可能会铤而走险,直接把船队给拿下,然后学习咱们造船的法子,更重要的是要学习咱们的火器!”

傅显遗憾的道:“那要不直接攻打呢?”

洪保说道:“不可能,海上咱们还行,可要想从陆路攻打,得运送多少兵力过去?要送多少粮草过去?”

“还有肉迷和哈烈在虎视眈眈,咱们若是深陷泰西的泥沼之中,他们会非常乐意对大明发动攻击。”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