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27章 人未至,风已到(感谢幸福的盟主打赏)

第2227章 人未至,风已到(感谢幸福的盟主打赏)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运河之中,船队在前进。

阳光洒在河面上,金光闪烁,又似鱼儿戏水,鱼鳞翻动。

方醒站在船头上,念着诗词,眉间却多了惆怅。

“兴和伯,别想你家闺女了。”

王贺觉得方醒就是个棒槌,两个争气的儿子不肯疼爱,偏偏去宠爱那个闺女。

“闺女是赔钱货,咱家还没进宫之前,就见过有人把刚出生的女娃给溺死的,哎!赔钱货啊!又帮不到家里。”

他走到前方盘腿坐下,感受着河风细细,丝丝缕缕的顺着缝隙钻进身体里,不禁拉了一下衣襟,说道:“咱家也有香火了,这一走,就怕他不好好读书,哎!咱家到现在才知道父母难为的道理。”

方醒不想和他扯子女问题,免得又是香火,又是嫁妆什么的,这一早上什么都别干了。

不过目前他在船上也无事可做,连鱼也不想钓,看书也看的眼睛发昏,百般无聊。

“那些文人骚客坐船就喜欢带着女人,为的就是不寂寞,兴和伯,你若是开口,京城那几个知名的女人肯定会趋之若鹜,你在船上也能夜夜笙箫……”

方醒觉得王贺是思春了,至于太监为啥会思春,他也没个研究,只是想起了以后那些大太监们都能娶老婆,甚至还有多位小妾。

他们是怎么过日子的呢?

方醒不厚道的想到了长舌妇这个词,然后就听到了岸边传来的马蹄声。

一队骑兵从远处而来,在岸边迅速和运河并行,然后追到了方醒这艘船的边上,为首的喊道:“禀告伯爷,于谦到了金陵,一路无事。”

方醒挥挥手,那队骑兵加速超过船队,然后消失在视线中。

他们将和在陆路前进的聚宝山卫主力会和,护卫船队赶赴金陵。

运河上船来船往,方醒率领的船队挂着军旗,没人敢靠近,连晚上停靠时都离得远远的。

坐船自然不如快马的速度快,所以当某日遇到一艘商船,一个商人恭恭敬敬的站在船头行礼时,方醒知道消息已经传遍了南方。

“南方如何?”

方醒问道。

商人带着一船货北上,有赖于如今的兴商政策,所以他们的日子好过多了。

而方醒正是这一切的发端,所以商人恭谨的道:“伯爷,南方有些骂声,有人甚至往海边跑,只是水师封锁了沿海,所以没走成,后来又回去了,听说很规矩。”

方醒微笑感谢,说道:“金陵官场如何?”

商人回头看了一眼,跟着的伙计马上躲到了后面去,然后他才说道:“伯爷,李秀怕了,求着金陵六部自查,说是现在不管,到时候您……这边来了,那就是一场风暴。”

“风暴吗?算是不错。”

方醒拱拱手,船队缓缓错身而过。

商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保持着躬身的姿势。

伙计悄然摸过来,低声道:“老爷,那边要他们的消息,只要送回去,以后咱们的生意更好做了……”

商人冷笑道:“那你去吧,现在就去。”

伙计一听这话不对,急忙就跪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抽着自己的脸。

商人缓缓回身,看到前方的船远去了,这才一巴掌抽翻了伙计,阴冷的道:“那是宽宏大量,若是被他知道了,全家就等着去海外挖矿吧。”

伙计侧躺在甲板上,捂着脸说道:“老爷,机会难得呢!”

“蠢货!”

商人负手而立,显得极为畅快,他轻蔑的道:“这算是什么消息?但凡经常走水路的都能算出兴和伯到金陵的时日,难道你想去告诉他们,你亲眼看到了兴和伯?这个消息值钱?”

伙计喃喃的道:“可……可兴和伯是名将,说不准会突袭呢!”

“突尼玛!”

……

“怕尼玛!”

汪元家的外面,一个读书人返身冲着大门骂了一句,然后吐了口水,这才悻悻离去。

黄俭站在缓缓关闭的侧门里看着那口水喷过来,然后无力的落在门外。

小门关上,隔断了视线。

黄俭去找到了午睡刚醒的汪元。

“是何来意?”

书房里摆放了两盆冰,冷气丝丝而起,让人惬意。

黄俭摇摇折扇道:“又是想请您出山主持公道的蠢货,这些人怕了,听到那人马上要到金陵,都怕的要死,恨不能立时搬到北平去。”

“北平?”

汪元的目光幽深,斜睨着黄俭说道:“北平才是漩涡。陛下已经布下重兵,就等着有人闯进去,这便是钓鱼啊!”

黄俭给他倒了杯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说道:“老师,那方醒怕正是如您所说的,就是来镇压南方的,胆子倒是不小。”

汪元不想喝茶,只是闻着茶香,觉得懒洋洋的,还有些戾气散不去。

莫名其妙的戾气让他的话多了些尖刻:“他没有胆子?此次孙贵妃生了皇子也被逼的没了路,据说皇帝被他逼的大病一场,古往今来,除去少数几个权臣之外,谁能如此?”

黄俭点头赞同,心中却有些腹诽:那方醒若真是权臣,怕是北平的百官们早就闹腾起来了。

而且宫中的皇太后还没老糊涂,不可能支持他做权臣。

内外都不支持,这个权臣能活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啊!

“老师,北边究竟会闹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

汪元掩嘴打个哈欠,缓缓的道:“陛下既然下定决心要彻底打断读书人的脊梁骨,那自然不会轻易罢休,北方只是个开端罢了。”

“方醒来南方就是钉子,等北方大事一定,南方也要该动手了,哎……”

黄俭郁郁的道:“南方的田地就那么多,被剥夺了那些田地,那些士绅靠什么活?”

这是目前南方最愤怒的原因所在。

你要剥夺我们的田地,那么你就得养活我们。

汪元终于喝了一口茶,然后悠悠的道:“有人说去经商,可我辈怎能和那些铜臭贱人为伍?整日为了那点钱钞和人争吵……算计。”

黄俭点点头,起身道:“老师,下次再有人来,咱们就直接含糊应对,只说无奈。”

汪元点点头,说道:“看时机罢了。”

黄俭出去,一路找到了几个闲汉,吩咐他们这几日去城门和码头盯着,有京城来的军队就赶紧来报。

他给了定金之后,那几个闲汉却只是摇头。

“怎地……还嫌少?”

黄俭觉得这些闲汉真是不识好歹,就威胁道:“海外的移民可不够,官府正在到处搜罗游手好闲的人……”

几个闲汉却没有慌张,为首的得意的道:“老爷,咱们已经接了十多笔生意了,咱们只是在这里蹲着,有兄弟在盯着码头和城门呢。只是这……”

他看看手中的铜钱,皮笑肉不笑的道:“行情涨了啊!再说……那人据说是睚眦必报,老爷……小的一定会守口如瓶!”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