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25章 从未有过的革新

第2225章 从未有过的革新

没有任何征兆的,朱瞻基突然抛出了要在整个北方清理投献的想法。

犹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整个北平城的权贵们都傻眼了。

这时候大家就等着有人开第一炮,然后都带着侥幸心理跟上,好歹要让皇帝知道什么叫做众怒难犯。

就在这个时候,徐景昌出现了。

他大义凛然的上了请罪奏章,把自己的前半生批驳的一无是处,纯属浪费粮食,杀十次都不嫌多的渣渣。

而且他还深挖自己的错误,连当年用权势勾引了一个女人进府做小妾都没放过,言辞恳切,让人动容。

奏章里把自己的错误数落了一遍,最后就提到了最大的错误。

——收取投献!

广场上死气沉沉的,只有俞佳在大声的念着奏章的声音。

“.…..臣御下不严,致使家中的刁奴肆意妄为,臣懊悔不已,辗转难眠……”

“.…..臣已经将收取的投献录了,送到了顺天府,请顺天府一一核查,然后返还……”

这个畜生!

徐景昌觉得此刻应当有叫骂声,于是他的耳朵动了动。

奏章念完了,广场上死一般的寂静。

徐景昌有些不适应这种气氛,他想起了事前的计划,就说道:“陛下,这些年那些投献的田地吞了不少赋税,臣愿意全数缴纳,并罚钞。”

卧槽尼玛徐景昌!

徐景昌说完了,他觉得此刻应当有砖头或是臭鸡蛋扔过来。

砖头和臭鸡蛋没有,他却听了磨牙的声音。

缺德带冒烟的玩意儿啊!

不但主动交还投献,还主动要求补税,外加愿意罚款。

这绝对要史书留名啊!

徐景昌这下算是捅到了权贵们的肺管子,大殿里慢慢的多了咳嗽的声音,有人甚至咳得像是得了痨病。

方醒一直没说话,干将由他变成了徐景昌,这个过程有些微妙,却无人去深思。

因为大家知道一件事,徐景昌就是皇室圈养的靶子,一旦需要,就拎出来打一顿,以警告满朝文武。

今天他主动来了这么一出,实际上也类同于被打了一顿,只不过是当了皇帝的传话筒而已。

无数目光聚集在皇帝的身上。

御门听政,这是蓄意的啊!

皇帝是什么意思?

真的要彻底清算吗?

方醒微微抬头看了看那些人,然后恶劣的笑了笑。

你们要倒霉了!

“前次山东一地清理之后,朕让人停了下来……”

有人在大声的重复着皇帝的话:“朕知你等具是忠心耿耿,大明如今就像是一辆马车在前行,带的东西越少,自然就越快,而投献就是一块巨石,朕想搬了去。”

“朕给了你们善后的时日,定国公善后了,尽数交了出来,朕准备既往不咎,那些赋税也就免了,当做是朕和大明对你等的赏赐……和酬功!”

怒火在消散…...

皇帝都用了酬功这个词,可见刻薄和尖锐。

那些权贵大部分都是承袭而来的富贵,就算是要酬功,他们的父祖也得了许多好处,轮到他们时,于国无益、无功,谁有那么大的面子还要酬功?

怅然是出现的最多的情绪,然后有人在担忧。

北方是权贵聚集最多的地方,那些武勋可是在各地掌握着兵权,若是他们反戈一击怎么办?

杨荣在担忧着,所以他出班建言道:“陛下,听闻哈烈人好肉迷联手,边墙多有隐忧,臣建议派了两个火器卫所前去要害驻守,好防备偷袭。”

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张辅出班道:“陛下,臣赞同杨大人的话。”

文武两头目同时建议派火器卫所去边墙,看似担忧,可在场的只要不是蠢货,自然就知道这个建议的用意。

锁住边墙,谁敢造反就地镇压!

这便是这个建议的用意!

朱瞻基微笑道:“诸将士辛苦戍守,朕相信他们,若是有敌来犯,必将有来无回!”

这是拒绝了提议,杨荣和张辅回班,朱瞻基继续说道:“清理之事刻不容缓,兴和伯…...”

“臣在!”

方醒出班听令。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喜怒不明。

这是要让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镇压北平城吧?

“水师在组建,可船只建造却不尽如人意,你去金陵看看。”

“是,臣遵旨。”

这货居然要去金陵?

那么北方呢?

北方马上将要迎来大动作,皇帝在这个时候把方醒派去金陵干嘛?

什么看看造船的进度这等话没人会信,傅显和洪保现在都呆在金陵,他们是行家,方醒就是个外行,去干嘛?

难道是为了二皇子之事,皇帝和方醒生出了龌龊?

那真是太好了啊!

玉哥出生之后,关于方醒当天蹲守在皇城外看天象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家一致觉得方醒是在给皇帝添堵。

是了,那可是宠妃,而且你一个臣子去管皇帝的家事,好大的脸面!

就在不少人心中欢喜的同时,朱瞻基淡然的道:“带了聚宝山卫一起去,否则路上出了事,那可真成了国朝的笑话。”

气氛瞬间急转直下。

有人低头气的想吐血:方醒的身边全是好手,那个辛老七就能以一当百,加上随行一些军士,谁敢去半路截杀他?

随后朱瞻基交代了些事,其中于谦被调到金陵去做推官,根本就没引起百官的注意。

一个推官罢了,按照给事中外调升官的级数,皇帝对于谦还有些刻薄了。

随后皇帝就散了大朝会。

方醒不急不忙的走在散朝的人群中,身边那些含义不同的目光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他一直在微笑。

杨荣难得疾步而行,他抛弃了首辅的气度,紧赶慢赶的追上了方醒,微喘着问道:“兴和伯,陛下突然下了决断……本官理解,可金陵……金陵是什么意思?”

方醒减慢了脚步,看看左右没人偷听,就低声道:“防备罢了,无需担忧。”

其实只要冷静下来,凭杨荣的机变,最多一刻钟就能想到皇帝让方醒南下的原因。

可他却急了,这说明了……他在慌乱。

朱瞻基没有和他通气,按道理这等大事是不该瞒着首辅,可朱瞻基就是瞒了。

这里面的含义很多,最浅显的一种让人沮丧,也让人心惊。

在清理投献上,皇帝不信任你杨荣!

这是个打击!

方醒加快了脚步,追上了前方的张辅。

杨荣的脚步缓慢,在皱眉想着事。

他的腰背微微弯曲,好似累了,疲惫不堪。

杨士奇从后面走过来,和他并肩,低声道:“算了吧,咱们以前总是说要谨慎,说得多了,陛下自然以为咱们都在反对,陛下这才突然出手,让咱们措手不及。”

金幼孜也悄然靠近杨荣的右边,说道:“方醒南下是镇压南方,免得北方清理投献,南方趁机发难。”

杨荣点点头,抬头看着远方的天际,喃喃的道:“从未有过的革新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