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24章 于谦的去向,玉米的威风

第2224章 于谦的去向,玉米的威风

吏部尚书问吏科给事中,仿佛是在询问,可更像是考教。

郭璡有些莫名的失望,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冷漠。

可于谦却在思索,他皱着眉,看着很认真。

这人也算是久历官场了,居然还这般认真,真的是奇葩一朵啊!

可于谦却真的是在认真,他想了许久,才说道:“蹇大人,例如一名官员,平日里的各种消息都要汇总,考成之后,吏部主事以上的坐下来好好的说说,上中下得有个说法,是渎职还是勤勉,治下百姓的日子如何了,赋税和往年相比可有变化,原因何在…...”

郭璡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然后看了蹇义一眼。

蹇义全身放松的在听着,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郭璡的心口突突的跳了两下,然后干咳一声。

于谦并未被这声干咳打扰,继续说道:“.…..都说要德行,可下官阅历了许多贪腐的官员,在被抓之前,他们不少都有君子之称,下官就想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德行太难勘察,那么就该以治下百姓的日子好坏为准,比以前好,那就是上,当然,还得要辅以赋税和刑狱……”

郭璡听的心惊肉跳的,再也忍不住了,就插嘴说道:“德行教化乃是一地的风气,风气好,风气正,则地方靖,一地安。为天子牧民,正该以靖安为要,其次便是赋税和刑狱…...”

于谦忍不住也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治下百姓的日子当是第一!”

居然和未来的吏部尚书争论,这便是强项令啊!

蹇义没有管这个,他突然觉得于谦这人最适合的位置就是都查院。

嗯,他丢下两个在争吵的人开始写奏章。

在请辞之后,他觉得自己突然涌出了许多新的想法,就想把这些想法告诉皇帝。

而不少想法就是于谦刚才的一番话引出来的。

“.…..为官之道当首重报效君王,安抚黎庶……”

“百姓要的是什么?郭大人可知晓?”

“本官如何不知道……”

于谦和郭璡在激烈的辩论着,蹇义已经检查完了奏章,然后起身出去。

“此事万万不可……”

两人吵发了性子,声音渐渐的越来越大……

外面不少人在听,大半义愤填膺,大抵是觉得于谦过分了。

蹇义神色轻松的从中间走过,对那些招呼声充耳未闻。

他一路去请见,却和出宫的皇帝撞在了一起。

朱瞻基一身便服,身后跟着两个嬷嬷和一群便衣侍卫。

蹇义看到一个嬷嬷抱着的孩子,不禁大惊,也顾不得什么,就低声进谏道:“陛下,白龙鱼服不可为啊!而且……而且殿下……”

他觉得皇帝袭承了太多文皇帝的习惯,比如说带着孩子出宫。

他看着短须的朱瞻基,不禁感慨万千。

当年朱棣就是这么带着朱瞻基出宫,然后去问民间疾苦,只是希望他以后别成了晋惠帝。

“今日不热,朕带孩子出来转转。”

后面有人牵马出来了,朱瞻基上马,顺手接过孩子,问了蹇义:“吏部可是有事吗?”

你都上马了才问,这分明就是说不是急事就别说。

蹇义拱手道:“陛下,臣以为吏科给事中于谦为官方正,行事锋锐,可入都查院。”

这时沈石头一路从外面过来,近前说道:“陛下,兴和伯已经在等着了,还带了闺女。”

朱瞻基点点头,怀里的玉米喊道:“姐姐!姐姐!”

朱瞻基摸摸他的脸蛋,然后对蹇义颔首道:“于谦的职位,朕这里有了些布置,且等等。”

蹇义躬身应了,然后茫然看着朱瞻基一行人远去。

皇帝这是在告诉他等着,你想辞官朕知道了,但是等着,别玩什么三辞。

重臣辞官的话,皇帝多半是要先不许,然后派御医去府上给他瞅瞅身体。然后就是第二次…..第三次……

等君有情来臣有义的戏码演完后,该走的还得走。

蹇义缓缓回到了吏部,见于谦和郭璡还在辩论,就笑了笑,然后开口赶人。

……

“姐姐!姐姐!”

玉米被朱瞻基放在马背上,见到皇城外站着的方醒牵着的无忧时,不禁就拍手叫嚷起来。

方醒的脸顿时就黑了一半,而无忧却喊道:“玉米玉米,端端呢?”

“姐姐!”

两个孩子在打招呼,方醒的脸却越发的黑了,朱瞻基见了好笑,就下了马来,把玉米交给了身后的嬷嬷。

邓嬷嬷牵着无忧也在跟在后面,两个孩子在鸡同鸭讲的说话。

天空上,乌云遮蔽了太阳,有些微风,却不是下雨的征召,很是凉快。

炎炎夏日里,这等天气几乎是可遇不可求,所以街上的人不少。

“南方吧,金陵那边缺了个推官,职位是低了些,可终究能盯着那边,有什么本事都可以使出来。”

朱瞻基止住脚步,因为身后的玉米看中了右边那家卖的小玩具。

“去选吧。”

方醒含笑看着无忧进了店里,然后这家店就被从外面封住了。

这便是特权,无所不在,方醒如今却觉得很坦然。

“他的骨子里还是有刻板的一面,磨砺一番,以后倒是能用。”

方醒睁眼瞎般的把于谦的强项说成了刻板,朱瞻基也不去纠正,说道:“若是帝王软弱,他倒是有些权臣的苗头。”

方醒心中一惊,担忧于谦的仕途就此了结。

至于权臣还是刻板,说句实话,方醒自己知道些于谦的结局,觉得权臣不大靠谱。

“朝中的构架很难出权臣,只要帝王不傻,文武牵制之下,权臣只是个笑话。”

朱瞻基一番话就让方醒释然了,然后反思了大明的这套制度,回想起了张居正的经历,认可了这个说法。

张居正若是没有宫中的支持,别说是权臣,估摸着首辅的宝座都坐不上。

里面两个孩子在挑选玩具,欢声笑语。

外面朱瞻基的面色渐渐凝重,说道:“边墙纷纷来报,阿台部人人安居乐业,篾儿干和肉迷人正在联手拼杀,一两年之内他们无法对大明造成威胁。”

方醒嗯了一声,朱瞻基继续说道:“你去南方坐镇。”

方醒一怔,说道:“我该留在这里。”

“北边动手,南边……朕担心他们会铤而走险,只有你去才能压住。”朱瞻基的话里有话,“北方……朕已经让诸卫做好了准备。”

这时两个孩子都出来了,玉米手中拿着一个绿色的猴子雕像在欢喜,看到朱瞻基站在前方,正想喊一声父皇,却被跟着的嬷嬷拿了饴糖给他舔了一下,顿时什么都忘记了。

等他舔着嘴唇看向方醒时,还未消散的记忆突然就发作了。

“坏人!打!”

他用雕像指着方醒,然后愤愤然的跺脚,气势看着十足,可地上连脚印都没留下一个。

方醒和朱瞻基莞尔的看着他发脾气,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巨响之后,连绵不断的倒塌声传来。

朱瞻基和方醒第一时间就冲过去把自家的娃给抱住了,等两人回身时,就看到那些侍卫居然都忘记了挡在周围,只是呆呆的看着前面。

前方尘土飞扬…….

一家小酒楼已经消失了。

朱瞻基低头看看玉米。

方醒呆呆的看着欢喜拍手的玉米。

那些侍卫渐渐的看着玉米。

突然无忧喊了一声:“玉米,你跺脚震塌了房子!”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