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23章 蹇义辞官

第2223章 蹇义辞官

“站稳,对,站稳了。”

“滑一下,别……”

乾清宫的暖阁里,方醒一把扶住了差点滑倒的玉米,然后扶着他站稳,看了看他脚下的滑轮,说道:“好玩不好玩?”

“好玩!”

玉米双腿踩在滑轮上来回滑动,只觉得这是自己见到的最好玩的玩具,于是难免专注了些。

方醒就陪着他玩了一会儿,然后把滑轮收了,玉米自然不干,就要哭闹,方醒就假装要走,这才哄住了。

“该学就学,该玩就玩。”

方醒觉得这么小的孩子真的就该玩,可这是朱瞻基的嫡长子,以后要继承大明的皇子,他也只得收了同情,开始教他背诗。

可玉米会背什么诗啊!一手咏鹅背诵了几十遍,最后只是会了前面一句。

“呃呃呃!”

玉米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坤宁宫,胡善祥和端端在等他,见他进来高兴,也都跟着欢喜。

“鹅鹅鹅!”

“什么?”

胡善祥拿了毛巾在给他擦手脸,听到他只是在念这个东西,就问了问。

“鹅鹅鹅!”

玉米不知道表达,双脚在地上磨蹭,只是地上不滑,他难免做了无用功,就焦躁起来,于是就喊道:“母后,母后。”

只是他不知道那东西该叫做什么,于是和胡善祥交流了半天,最后终于嚎哭起来。

而方醒此刻正和朱瞻基说着那些使者的事。

“他们想回去,虚与委蛇都没那个功夫,够现实的。”

方醒说了先前遇到多克的事,建议道:“不必强留他们,无用。毕竟我们需要道义。”

是的,大明的内部依旧是传统派为主导,失去了道义的话,一旦需要开动战争机器,反对的声音能淹没了朱瞻基和方醒。

“耗费大明的钱粮罢了,不过泰西不可再去了。”

朱瞻基很坚定的表态道:“他们既然是这般性情,可不会讲什么规矩。洪保说过,大明的船队和火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宝贝,再去的话,他们肯定敢铤而走险。”

他喝了一口冰酪,这是方醒极力反对的食物,所以看到方醒皱眉,他就失笑道:“已经吃的少了。”

话锋一转,朱瞻基继续说道:“咱们现在是陆上要看哈烈和肉迷,海上要看泰西,两边一起发作的话,目前的准备还不够,夏元吉说了,得储备。”

方醒劝道:“水师还在组建中,战船的缺口还很大,所以咱们也不能急,急了也没用。”

宝船很大很厉害,可毕竟太大,而且属于多用途的船舶,耗费比不划算。

所以郑和和洪保,包括在金陵的王景弘都一致要求多建造战船,而宝船以后在南海范围内使用比较恰当,急迫时也可以上阵,不管是运送兵员还是补给,那运力首屈一指。

而傅显在见识过新式战船的威力之后,更是果断的上了奏章,说是最好停宝船,以后就只是打造战船。

“金陵那边在改进,准备建造更大的战船,装备更多的火炮,能扛住更大的风浪。”

两人说着水师的事,把玉米近日‘上课’的事儿抛在了脑后。

等方醒最后准备告退时,朱瞻基随口说道:“蹇义有些丧气,几次想致仕,朕在考量。”

方醒觉得有些怅然,他不认为蹇义会欲擒故纵。

“蹇义年纪大了,加之……那件事之后,他有些心灰意冷,于谦还弹劾了他……”

辛建事件作为一个标杆,让蹇义自诩的眼光成了笑话。

方醒估计这才是他想辞官的原因所在。

只是于谦还去弹劾他,这个倒是出乎了方醒的预料。

朱瞻基看了他一眼,说道:“于谦在外为官还是少了。”

方醒点点头,然后告退。

方醒一路出了皇城,他没有假惺惺的去看望沮丧的蹇义,而是叫了于谦出来。

于谦留了胡须,看着多了几分威严。见到方醒后,他行礼,然后先说道:“蹇大人想致仕,下官觉着该弹劾就弹劾,不该以致仕与否……”

这个有些凌厉了,和目前的主流思想背道而驰,连于谦都觉得有些过了。

方醒说道:“弹劾就弹劾了,不过你原先是在底下做事,民生倒是知道了不少,可还是缺了出京为官的经历,这样不好。”

聪明人无需多言,于谦一听就明白了。

他低下头,就在方醒以为他不服输,或是气馁时,这厮一抬头,却是带着些许兴奋的道:“下官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兴和伯,能去浙江……若是不好办,只要是海边的地方就行,下官只要一府之地,然后好生的试试胸中所学……”

在方醒的注视下,于谦拱手道:“下官却是错了,治理地方不是试,而是要谨慎。”

方醒说道:“你懂这个道理就好,至于你的去处,看陛下的考量吧。”

于谦是朱瞻基夹袋里的人,自然是要磨砺一番的。

于谦拱手谢了方醒,然后去了吏部。

他是来求见蹇义的。

他以为自己会被拒绝,可没等多久,就有人出来带他进去,只是这人的面色冷漠,仿佛是带着一个仇人。

辛建自杀之后,蹇义一下就老了许多,在这个时候,连朱瞻基都心生怜悯,并未去怪罪他。

满朝文武,独有于谦上了弹章,弹劾蹇义。

当见到蹇义时,于谦只是躬身。

“坐。”

蹇义很平静,但脸色苍白。

于谦微微低头,说道:“蹇大人,您在吏部多年,行事周正,下官深感佩服……”

蹇义以为于谦是来找茬的,所以很是坦然,听他说了这个,就觉得这人居然还学会了先扬后抑,可见官场确实是锻炼人。

他嘴角露出了讥笑,用目光止住了准备发飙的郭璡。

蹇义准备致仕,同时举荐了郭璡继任,这个是朝中都知道的事儿。

这便是提携之恩,蹇义此生就是他郭璡的再生父母一般,至少也得是恩师级别。所以不管是恩情还是‘主辱臣死’的冲动,都让郭璡不得不表态。

于谦缓缓抬头,面色坚毅,未见愧疚,这让郭璡怒不可遏。

正是因为于谦的弹劾,才让蹇义下定决心要辞官。虽然此举对他郭璡来说好处多多,可姿态却是要表达出来的。

而且兔死狐悲的感觉让郭璡对于谦也生不出半点好感。

于谦没看他,只是诚恳的对蹇义说道:“蹇大人,吏部是要害,于户部并列的要害,吏部首脑若是夹杂着私心,不管是为了心中的道,还是遵循自己的眼光,都会有所偏颇,这也是下官弹劾的原因。”

蹇义看着精神奕奕的于谦,心中涌出了垂垂老矣的悲凉,然后问道:“那你以为应当如何?”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