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18章 谁的鼍龙湾

第2218章 谁的鼍龙湾

朱芳越发的有大工匠的风采了,谈及和船厂的合作,他从容不迫,井井有条。

“.…..当时还说能不能包一层钢铁,小的说没问题,只是保养却不好弄,他们就问能不能弄个撞角,小的觉得这是小事,就弄了一个,他们的人看了都说好,只是却把工部给得罪了。”

“工部无碍。”

方醒从来都不怕得罪吴中,而且技术容不得弄虚作假,谁厉害就是谁厉害,并不以官办还是私营为标准。

“水师重组,郑和在警惕着文官和武勋,包括他和洪保在内,都希望未来的水师直属于皇帝,不允许旁人指手画脚,可这会很难。”

朱芳不喜欢这些,他更喜欢纯粹,脑海里只有那些方案。

方醒也不喜欢这些,只是利益永恒,不管内外。

今日来视察工坊是张本的要求,在金英的陪同下,两人到处转悠,除去极少数的几个保密地方之外,张本几乎都看过了。

两人出了工坊,再次去了码头。

码头上已经停工了,那些操作滑轮的男子和车夫们都三三两两的去前方那一排店里吃饭。而船上也起了炊烟……

烈日下,码头格外的安静。

方醒和张本从码头上走过,船上那些无聊的船员们在盯着衣着不错的他们,沉默的气氛让人有些紧张。

“有人说水上讨生活的人都是天生的杀戮者,看到这个本官是信了。”

那些眼神中带着威胁,若非是有方醒的家丁跟在身后,张本觉得自己今日怕是走不出码头。

方醒走到一组滑轮的下面,然后伸手拨动了一下下面的钩子,顿时前面的店铺里有人冲出来骂道:“滚!不然打断你们的腿!”

张本愕然,有些担心那人会被方醒的家丁收拾了。

方醒放开手,面色如常的道:“滑轮组不许闲杂人等触碰,所以被骂正常。”

几人往店铺那边去了,辛老七在后面转了一圈,然后跟上来说道:“老爷,咱们被人盯上了。”

“什么人?”

方醒觉得这事儿有趣了,居然有人敢盯梢,难道涿州的教训还不够吗?

方五当先进了一家看着最干净的店铺,里面的伙计看了他身后的方醒和张本一眼,就说道:“小店有干净的碗筷,做的饭菜也干净,客官可以先看看。”

车船店脚牙,但凡干这些行当的人几乎都有一双毒眼,一眼看去就能分析出这人的大概身份或是性格。

方醒看着随和些,可张本看上去却有些威严,不是士绅就是官员。

所以伙计热情的带着方五去查看他们的菜。

那些菜都是大盆装着,现在还在热气腾腾的。

方五检查了碗筷,然后要了饭菜,就盯着伙计弄。

伙计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就笑呵呵的问道:“客官可是要坐船南下吗?”

方五微微摇头,看了一眼后门处。

伙计感到了些阴冷,就不敢再卖弄嘴皮子,只是把饭菜送过去,回来就殷勤的问是否要酒水。

方五摇摇头,然后缓缓靠近后门。

后门是虚掩着,今日他们是便衣出来,带的是短刀。

方五摸住腰间短刀的刀柄,抓住门把手猛地一拉。

后门差点被方五一把给拉倒了,就在店里的伙计和食客们惊讶之时,方五已经冲了出去,而在前门处的小刀也拔出飞刀从侧面绕了过去。

张本的眉间多了怒色,方醒微笑道:“张大人无需动怒,看看是谁再说。”

店里坐了三桌人,除去方醒他们之外,一桌是码头干活的,一桌大概是船上的船主和货主。那两桌人都好奇的打量着方醒等人,有人在嘀咕。

“不是好人。”

“多半是这样,刚才那人都摸出了短刀,我看多半是要来码头这里截杀谁的。”

“有人去报官了,咱们小心些。”

一群人在嘀咕,哪怕声音再小,可方醒还是听到了。

他看看那几个菜,其中一道红烧肉的颜色不错,夹了一块闻闻,也没那股子腥膻味,就吃了。

张本被他的镇定影响,怒气渐渐消散,两人慢慢的吃了起来。

等两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外面进来了方五。

方醒没闻到血腥味,就皱眉道:“跑了?”

方五俯身低声道:“老爷,是通州官府的帮闲,在码头盯着异常人事。”

呃!

方醒有些尴尬的看看张本。

张本噗的一下就喷了一口汤出去,然后哭笑不得的道:“我和兴和伯像是奸细?”

方五微微直起腰,忍笑道:“先前老爷去碰了滑轮……码头上最重要的就是滑轮和轨道马车,所以……”

方醒起身问道:“没有动手吧?”

“就开始动了几下,他的手臂被别的有些抬不起来,七哥已经给了他伤药,只是给钱他却不要。。”

“尽忠职守,张大人回头夸他一下?”

方醒笑着怂恿张本去安抚那个尽忠职守的帮闲,张本认真的答应了。

“伯爷,他们说金陵船厂那边看着都是在造新船,新招收了好些工匠和学徒,还有船工也招了不少,整日操练……”

方醒站在码头上,看着被堵的一眼看不到头的船队,听着那个帮闲在介绍着最新的消息。

码头就是消息集散地,各种稀奇古怪的消息都有,效率甚至比锦衣卫和东厂都快。

“.…..有外藩的船靠近宁波府,想贸易,抓捕时死伤惨重……”

“.…..台州府越发的富庶了,那些人眼红,就也跟着弄罐头,只是却不好吃,价钱起不来……”

“.…..沿海各地现如今都在出海打渔,当地官府早就不管了……”

“.…..”

“好!”

方醒回身拍拍这个脸上青了一块的帮闲的肩膀,说道:“尽忠职守都不足以证明你的勤奋,不错。”

张本也微微点头,说了个好字。

帮闲激动的浑身打颤,就像是以后的追星族般的,恨不能请这二位给自己签个名。

边上有几个码头的男子,他们听到这话,那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等方醒等人一走,看那帮闲还在发呆,就有人喊道:“请酒!”

帮闲还在激动中,不过本能的不想声张,却被人给夹住了,然后身上的钱钞被摸了个精光。

这是喜钱,有人去打酒,有人还凑钱买了些卤的下水,一群人为这帮闲道贺。

被兴和伯和张本同时夸赞,通州官府只要不傻,自然会做出合适的安排。

帮闲觉得自己没干啥啊!想来想去,就觉得应该是自己开始被揍了几下,方醒和张本过意不去,这才帮了他一把,算是补偿。

可他不知道的是,方醒就是要张本听到那些消息和见闻,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大明水师成型。

而这一切的迫不及待,只是他在等待,等待着泰西人突破那个角。

而那个角被洪保取名,现在大明把它叫做‘鼍龙湾’。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