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16章 权阉?

第2216章 权阉?

“娘娘,老奴还是比不过她。”

于嬷嬷对这门本事很是艳羡,却学不来。

太后看着李艳霞出去,脖子上的青筋蹦了一下,然后说道:“无耻!”

于嬷嬷指指茶杯,有人去外面,然后弄了一杯清火的药茶来。

于嬷嬷低声道:“娘娘,不管谁无耻,可终究得您看着宫中,不然......不然老奴不敢想啊!”

太后冷冷的道:“本宫还得再活三十年,不看着玉米长大成人,本宫死不瞑目!”

“娘娘息怒……”

殿内的人都跪下,齐声喊道。

外面的太监宫女都面面相觑,然后有人出了宁寿宫,在外面盯着,不许人在这停留。

太后很少……不,是基本上不发怒。今日发怒,让人心惊,不知道谁会倒霉。

……

俞佳很是懊恼,朱瞻基在吃午饭,这是他休息的时间。

那种一天到晚都跟在皇帝身边的太监是不可能的,若是有,不说满朝文武,方醒第一个就容不下这等祸害!

所以俞佳休息的时间实际上不少。

按照份例,他的午餐该有三菜一汤,可那三菜一汤送来时,那分量却有些吓人。而且一道菜……不,那不是一道菜,而是几道菜混合而成。

一个小太监在给他布菜,小心翼翼。

小太监夹了一块蘑菇在碟子里,俞佳吃了,淡淡的道:“味道还得重些。”

小太监赶紧应道:“是,奴婢晚些就去给他们说。”

俞佳吃了饭,小太监送上茶水,他喝了一口,就放下茶杯,然后起身出去。

小太监老老实实地收拾着剩菜,他连偷吃剩菜的权利都没有。

按照他的估计,自己起码得先混半年,然后才能一步步的偷吃俞佳的剩菜。

他把饭菜收进食盒里,然后送到了厨房。

厨房里烟熏火燎的,先前是给宫中的人做饭,现在是厨房的人自己吃,所以自然就松懈了一些,但是材料却是上等的,一般的富豪家庭都吃不到。

然后他就看到了往常慈眉善目的那个太监的变脸。

怒火在升腾,却莫名其妙,没有来由。

“偷吃!”

白胖的脸上全是愤怒,然后是冷漠。

最后是呐喊:“有人偷吃了给公公们的饭菜,咋办?”

厨房……

“打!”

……

“俞佳,太后娘娘有请。”

散步的俞佳遇到了李艳霞,听到是太后相召,俞佳冷哼道:“咱家做了什么,值当你去娘娘那边告状?”

李艳霞只是不理,冷冰冰的转身而去。

两人一路到了宁寿宫,俞佳渐渐的紧张起来。

“太后让你进去!”

李斌同样是冷冰冰的,带着俞佳进了殿内。

太后已经吃了午饭,正在喝茶,见他进来,就冷冷的道:“听闻你的规矩比本宫的还大?”

俞佳瞬间汗流浃背,急忙跪地请罪。

太后冷冷的看着他,漫不经心的道:“宫中乃是皇帝的地方,仗势欺人,狐假虎威,但凡有这等人,本宫却是见不得。”

俞佳心中惊怖,他微微抬头看了站在边上的李艳霞一眼,把恨意收了,惶然道:“奴婢不敢。”

太后冷笑道:“从古至今的权臣有不少,权阉也不少,本朝不就出了一个黄俨吗,怎地,本宫觉得第二个就不远了?”

俞佳不敢再自辩,只是磕头有声。

脑袋和地面敲击的声音回荡在殿内,太后却没有一丝动容。

“本宫会看着,你且好自为之!”

……

“叔,不对,是五个。”

“是四个!”

“爹,是三个……”

“胡说,无忧你数清楚了吗?”

“爹你骗人。”

张淑慧回到家中就看到方醒躺在地上……

地上铺着地毯,比皇家还奢侈。

地毯上,方醒躺着,两个女娃在打牌,方醒在收牌。

他的肚皮就是牌桌,两个女娃坐在两边,皱着眉头在看着自己的牌。

张淑慧觉得自己的魅力瞬间消散一半。

因为无忧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着自己的牌,并和珠珠在眉来眼去。

“不许作弊啊!”

方醒对张淑慧举手表示欢迎,然后无忧扔下一张牌,他赶紧接住,和另一张牌对比了一下,说道:“珠珠厉害。”

无忧看了张淑慧一眼,愁眉苦脸的道:“娘,珠珠好厉害。”

张淑慧哎了一声,等看到小白在后面睡眼惺忪的模样,就过去掐了她一把,然后累的躺下了。

“叫人备了热水……”

张淑慧躺在床上,觉得腰酸背痛。

小白起身道:“夫人,下次带我去吧。”

皇宫就像是一个加成,总是能吸引那些笨蛋的注意力,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小白只是其中的一个。

张淑慧闭着眼睛,喃喃的道:“一直以为英国公府就算是麻烦了,可今日才知道,宫中就是山林啊!”

小白不喜欢麻烦,但却喜欢八卦,于是就缠着张淑慧问宫中的事。

张淑慧说了今日进宫的见闻,小白讶然道:“皇后好艰难呢。”

张淑慧忍住发脾气的冲动,说道:“就算是这样,依旧有数不清的女人愿意进宫,所以你说的艰难只是无病呻吟。”

小白嘟嘴道:“可是皇后不能去玩耍呢!”

“你多大了?还想着玩耍!”

张淑慧不禁绝倒,然后翻个白眼道:“你少为别人操心,倒是平安也不小了,以后的新丰伯的府邸是个什么章程,你记得催促夫君。”

“怎么又扯上我了?”

方醒不想爬起来,两个女娃也在愁眉苦脸的想着怎么去赢了对方,于是牌局继续。

张淑慧只觉得一股子闷气涌上来,然后就抽了小白的屁股一巴掌,爬起来说道:“娘娘憋屈。”

小白顾不得揉屁股,就腻在张淑慧的身上,撒娇道:“夫人说说嘛!”

张淑慧没好气的挣扎了一下,却没挣开,就不耐烦的道:“男人的女人多了,麻烦就多,然后争风吃醋,不,不只是争风吃醋,还有太子之位呢!”

小白懂了,然后说道:“那就各玩各的呗。”

啪!

张淑慧又抽了她一巴掌,说道:“胡言乱语,还有,你要少吃些。”

等张淑慧把两个女娃揪走去洗澡后,小白就腻在他的身上问道:‘夫人说要少吃些,少爷,我胖了吗?’

娘希匹!

方醒感受着身上的温软,只觉得心跳在加速,就装作老学究的镇定说道:“没有,那是哄孩子的话。”

他喜欢的是丰盈的女人,张淑慧知之甚深,所以才会拍了小白的屁股一巴掌后,就感到了些许的威胁。

小白失望的道:“少爷,我不是孩子了。”

方醒躺在地毯上,缓缓的道:“十年二十年,你在我的眼中依旧是那个懵懂的小白。”

初次的印象对男人的影响颇大。

一个女人,当她和她心仪的男人第一次见面时,那时候她的形象,基本上会在那个男人的脑海里定格。

只是小白没啥形象,在方醒的记忆中就是一个呆傻萝莉。

小白不懂这个,就趴在方醒的身上说着最近的新鲜事,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

“爹!”

“叔。”

等张淑慧带着两个娃洗澡出来时,就看到了两个睡熟的男女。

张淑慧呸了一声,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前面玩耍。

而方醒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小心翼翼的起来,把小白抱起来,送到了里面的床上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