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14章 粪坑里的逆贼

第2214章 粪坑里的逆贼

大明不希望看到泰西是铁板一块,而亨利狡猾,正好来向方醒试探。只是这人只肯说些虚话,方醒觉得无趣,觉得还不如回家去补觉。

回到家中没见到两个丫头,方醒就一边脱衣服,一边问了妻妾。

小白正在计算今年方家入库了多少粮食,没空管这个。

张淑慧在收集旧衣服,这些旧衣服将会被捐献出去。

闻言她恨恨的道:“两丫头昨晚睡在一起,嘀咕了半宿,早上不肯起,被抽了一阵就说委屈,这不就去了后花园里。”

“常事,小孩子不就是这样吗。”

方醒换了衣服,然后拎着一把折扇,晃晃悠悠的去了后花园。

方家的后花园不小,以前没怎么修整,看着就像是丛林一般。

现在这里曲径通幽,长椅和小亭子也随处可见。

方醒轻轻扇着扇子,想着泰西三国的事,不知不觉就走了一半。

“.…..那只老虎被爹送走了,我都哭了好久,爹也不肯答应,还说家里最疼我…...”

“可是……可是老虎会咬人呢!”

“没咬,那是玩耍,它的爪子勾着衣服,要是真咬,肯定就会见血……”

方醒止步,含笑听着。

前方有个长椅,两个小女娃肩并肩坐在上面,小短腿摇晃着,说着些自认为成熟的话。

“家里还有好些小鹅呢,你要是喜欢就养几只,等大了它们会看家,还会帮你啄人……”

“可是臭烘烘的……”

“是啊!这个最讨厌,到处……”

小女娃的话题就像是天边的云彩,五颜六色,方醒却不好再听,就向前几步。

“爹!”

无忧见到方醒,顿时什么委屈都没了,欢喜的滑下长椅跑过来。

“叔。”

珠珠落后一步,却也欢喜无限。

方醒摸摸两个女娃的头顶,说道:“太阳大了,晚些就会晒的你们的脸蛋发黑,好了,跟我回去,咱们去雕冰。”

……

把冰拿给孩子雕刻玩耍,方醒躺在躺椅上,看似在打盹。

张淑慧一边盯着两个女娃,一边在给衣服打包。

弄好之后,她习惯性的问道:“夫君,娘娘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相敬如宾。”

方醒没睁眼,可右手的食指却在身边弹动着。

“那就是没了宠爱。”

张淑慧就知道是这样,可每次总是忍不住要问问,关心一下。

方醒说道:“这就是命。”

胡善祥的命已经不错了,方醒觉得至少玉米的存在就带着些逆天改命的意思,让人振奋。

可张淑慧却觉得皇帝薄情寡义,就嘀咕了一阵,最后干脆叫人备车,风风火火的要进宫去看皇后和玉米。

“别去!”

方醒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张淑慧就带着人走了。

“这个女人!”

她居然没带无忧去,可见确实是去打探消息,多半还会顺带给皇后打气。

两个女娃在边上玩着九连环,不时遇到难题请教方醒,方醒开始还热情洋溢,等后面被难住之后,就只能装睡。

他想告诉张淑慧,这段时间少进宫,免得掺和进后宫的争斗中。

孙氏生了儿子,目前在蛰伏,可宫中却不乏失意者,这些人吹捧孙氏,背地里说着胡善祥的坏话。

这样的事很多,只要不涉及到皇帝,就当做是八卦在散播。

可有人大意作死,嘀咕皇后时被太后听到了,太后勃然大怒,然后把那两个太监打个半死,若非是有人说二皇子还没满月,那两个太监多半是要被活活打死。

可就算是这样,太后依旧呵斥了不少人,其间有没有指桑骂槐方醒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听说孙氏更加的沉寂了。

这个时候张淑慧进宫去给自己的‘闺蜜’打气助威,在朱瞻基的眼中是什么?

上眼药啊!

“你就生气吧,自己做的孽自己受。”

方醒把书往脸上一盖,懒得想朱瞻基在至亲的几个女人之间如何周旋。

张淑慧带着滚滚烟尘冲进了宫中,然后一车礼物毫不掩饰的分成两半,一半是太后的,一半是皇后的。

而皇后的两个孩子经常在太后那边打混,所以那些礼物倒像是给他们准备的,不少都是孩子的玩具。

至于宫中另一位尊贵的女人,二皇子的生母,自然是毛都没捞到一根。

宫中有人说方家夫妇做事不留后路,太绝了,以后说不准会倒霉。

“莫欺少年穷啊!”

宋老实念着不知道从哪听到的话,看着慷慨激昂,可却是在茅房里撒尿。

宫中以前是没有茅厕的,只是去年的一次朝会结束时,有个官员突然憋不住了,却找不到茅厕,最后拉了自己一身的稀粑,顿时皇宫就成了大号茅厕,臭气熏天。

后来朱瞻基就令人在乾清宫外面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修建了现在这个茅厕。当时这个茅厕一出,群臣激动的不行,皇恩浩荡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这人有三急,屎尿最急啊!

这个茅厕是个大坑。边上有个太监在大便,宋老实蹲着撒尿,尿液喷溅在前方时,溅了不少在那个太监的身上。

这太监也没叫骂躲闪,而是叹道:“听说皇后娘娘喜欢掐人?”

宋老实抖抖下半身,然后提起裤子,看着太监说道:“胡说,娘娘好着呢。”

太监嘿嘿的笑道:“听说有人被掐的浑身青紫呢,你在乾清宫做事,没听说过?”

宋老实皱眉看着他,然后缓缓系上腰带,顺带活动了一下臀部,突然一脚踢出去。

太监惶然想躲,可他蹲了一刻钟还多的时间,双腿早已麻木,被宋老实一脚踢在肩膀上,人就后倒去。

噗通一声之后,宋老实跑出去喊道:“有逆贼!有逆贼!”

这里离乾清宫不远,宋老实的嗓门不小,马上就冲来了一群太监。

这些太监开始速度不快,等看到是宋老实站在茅厕外面后,他们两眼放光,然后就像是一群野牛般的冲了进去。

“臭死了!”

“拉他出来!”

“拉个屁!谁愿意沾屎尿,你看他身上的蛆虫,呕!”

“找棍子来!快去!”

一个太监冲了出来,看了宋老实一眼,然后就往前方跑。

宋老实正在喝水,慢条斯理的就像刚才的话不是他喊的一般。

等人被救上来时居然还是活的,这得多亏了皇宫中的要求高,几乎隔几日就有人来掏粪,然后盖的严严实实的,外面撒上些香料拖走,这才保证里面没有发酵出来的‘毒气’。

“找水来!还有去问问是什么谋逆。”

有人臭烘烘的出来了,笑眯眯的问宋老实。

宋老实喝了水,然后打个水嗝,嘟囔道:“他说皇后娘娘掐人,我不认识他,他是骗子,他们说骗子是谋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