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10章 短暂的陛见

第2210章 短暂的陛见

什么叫做天朝上国?

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不过有一条却是满朝文武都认同的。

——没有人认为那些外藩使者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皇帝。

皇帝是大明的象征,他高贵,那么大明就高贵。

所以不知道这个氛围的三国使者就碰了满头包,然后回到驿馆,又被礼部的官员训斥了一通,等见到陈默时,他们几乎觉得这里就是个虎狼窝。

“陛下明日召见你们。”

陈默板着脸说出了这个消息,并未在多克等人的脸上看到笑容。

……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穿戴整齐,然后跟着一队军士去了皇城。

黑暗中的皇城就像是一头卧在前方的怪兽。

三人近前了些,前方有礼部的官员在等候了,他招手道:“赶紧跟着本官来!”

三人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丽正门,通译被搜身后也跟了上来。

皇城中灯火点点,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星海。

太奢华了啊!

太大了啊!

三人心中震撼之极,却不知道这是刻意的安排,只是让这些人看看大明的大。

“让他们羡慕,最好生出烧毁这一切的嫉妒之火,然后和大明开战吧。”

这是方醒的原话,当时被文官们喷成了穷兵黩武的宣言,可最终却无人反对这个安排。

中央之国的骄傲让那些文官不肯示弱半分,巴不得镇住那群乡下人。

晨曦在东方若隐若现,当走近一些时,阿贝尔突然惊呼了一声。

“那是什么?”

黑暗中,一个个黑影如同雕塑般的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是人!”

就在前方,一个个高大的军士按照相同的距离,整齐的站着,一直延伸到承天门。

凌晨的微暗中,一个个雕塑般的人站在那里,那份震撼让三个使者不禁失了礼仪。

“这是军队?”

多克脱口问道。可没人会回答他的问题。

礼部的官员在前方回身,皱眉道:“请贵使跟着本官来,记住,宫中不得乱走,不得窥看。”

三人收敛心神,一路从这些‘雕塑’的中间走过,虽然说是不得窥看,可他们依旧在打量着那些军士。

那些军士神色冷肃,目光看着正前方,一动不动。

这真是奇迹啊!

对于泰西来说,这份整齐和肃然几乎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儿,让人震惊之余,不禁生出了担忧来。

假如大明的军队都是这等纪律,那谁能敌?

一路进了宫,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巍峨的宫殿出现在眼帘里,让人忍不住仔细端详着。

那礼部的官员回身看到三人在左顾右看,不禁鄙夷的干咳了一声。

果真是土包子!

等进了大殿之后,看着上面端坐着的皇帝,三人微微一怔。

按照礼部事先的沟通,此刻他们应当单膝跪下。

是的,大明不需要强迫别人双膝下跪。

可三人见到上面的朱瞻基后就开始愣神了。

有御史马上就发作了,他厉声道:“见了陛下竟然不行礼,大胆!”

两边的大汉将军在怒目而视,武器闪闪发光。

通译一个脚软,就跪趴在了地上,多克三人这才清醒,然后单膝跪下,大声问好。

通译哆嗦着翻译了过去:“尊敬的大明皇帝陛下,这里是来自于里斯本、金雀花和法兰克的使者,我们向您致敬。”

朱瞻基淡淡的道:“使者远来,国中可有话?”

多克抢先说道:“国王向您致敬,皇帝陛下,金雀花希望能和东方的大国成为朋友。”

三人都表达了本国想和大明成为朋友的愿望,可这等虚头巴脑的话如何能让人动心。

皇帝自然是不屑于和这些人打交道,并且也不宜出头太多。

杨荣出班,动作潇洒流畅,然后拱手问道:“朋友好说,只是大明的朋友很多,不知三国想成为什么样的朋友。”

大明的朋友里大多是藩属国,想和大明平起平坐……目前好像还没出现这等国家。

所以杨荣的话很高明,可进可退,只看皇帝的意思和三国使者的应对。

这等手腕自然是文官最擅长,所以包括方醒在内,武勋们只是在压场子罢了。

什么样的朋友?

三人想了想,对东方外交政策的不了解,让他们做出了另外的判断。

“尊敬的皇帝陛下,金雀花愿意做大明最诚挚的朋友,我们可以携手……”

“尊敬的皇帝必须爱,法兰克……”

“.…..”

边上观礼的西洋诸国使者听着通译的话,几乎都傻眼了。

携手?

你们居然想和大明携手?

杨荣已经在微笑了,笑的很自然,然后和蔼可亲的说道:“是,大明对待朋友总是真诚的,三国既然这般想,那大明自然不会丢弃友谊。”

完蛋了!

那些使者都觉得这三国大抵是没看清自己的身份,太过得意。

想和大明做朋友没问题,实力如何?

关键是听不听话,恭不恭谨。

天朝上国的念想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回荡着,多年遭受异族践踏的历史让大明的君臣百姓们都想看到万国来朝的盛况。

而朋友……

只要不是傻子就该知道,所谓的朋友,那只是利益的结合体。

大明能够把利益做大,能够让旁人分润,那么大家就是朋友。

如果不能,那么那些恭谨的目光中就会多出不少觊觎,只等着中原板荡,烽烟四起时,再进来趁火打劫。

所以杨荣开始的不但是可进可退,更是一个试探。

结果试探出来的东西让人不大满意。

大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说凝滞也算不上,好像有些讥诮。

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勋,包括那些西洋使者,他们都讥诮的在看着三个使者。

甚至连边上的太监都在讥诮的看着他们。

好大的屁股,居然想和大明平起平坐,真当杨荣的问题是玩笑的啊!

朱瞻基顿时兴致索然,只觉得下面就该是武勋们的日子了。

既然无趣,那么自然不需要应酬。

朱瞻基只是屈指叩击了大腿,杨荣马上就心领神会的叫人开始了程序。

一套程序走完,觉得气氛不大对的三国使者们正想再套套近乎时,礼部的官员已经出来了。

“贵使,请。”

这是结束会面了?

多克觉得这不对劲,就说道:“尊敬的陛下,我们……”

“大胆!”

礼部的官员双目圆瞪,喝道:“礼仪何在?”

多克愕然,等看到周围都是嫌弃不屑的眼神后,这才醒悟这里不是金雀花。

等级森严啊!

三人灰溜溜的跟着出去,朱瞻基这才起身,然后全体相送,就差了出去的三人。

于是陛下不喜欢泰西使者的事就几乎是坐实了。

“野蛮,粗俗不堪!这样的人如何能面圣?”

朱瞻基走后,一个老学究痛心疾首的在批判着礼部的工作,胡濙在边上尴尬的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