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08章 獠牙下的恐惧

第2208章 獠牙下的恐惧

京郊,三骑护送着一辆马车而来。

大雨初霁,天空湛蓝的不像话。

大雨洗去了酷热,此刻路上无人,里面就掀开了帘子。珠珠探出头来看着前方,然后遗憾的道:“还没到,姐姐还等着呢!”

孩子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小伙伴,然后相互显摆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各自的新鲜事。

他们刚才在一个村子里躲雨,雨歇了才重新上路。

等能远远的看到北平城时,路边多了几骑。

“老爷!”

家丁招呼了一声,珠珠赶紧掀帘子看了一眼,然后欢喜的喊道:“叔,叔……”

“……两边没有接触,东厂的人盯的比较死,谁敢勾结,那不消说,必定是要举国覆灭……”

一个锦衣卫的人在给方醒说着西洋使团和泰西使团之间的事,见路上一辆马车里钻出个小丫头来,正欢喜的朝着方醒叫嚷,就笑道:“伯爷,这便是侄小姐吧,果真是可爱,小的告辞了。”

方醒微微颔首:“辛苦了,回去告诉沈阳,两边绝对不能勾结,否则那就是自寻死路,别跟他们客气!”

说完他微笑着策马过去。

……

一家酒楼的包间里,满桌子的好菜,可多克等人却无心享用,只是隔着屏风模模糊糊的在看着外面的一个大明男子。

男子一脸的谄媚,滔滔不绝的说道:“.…..当年兴和伯杀人太多,文皇帝还令他去庙里沐浴佛法,好细磨去他身上的煞气……”

通译说完后,多克低声道:“问他那人的名将是怎么回事。”

通译出了屏风说了,男子嘿嘿的笑着,却不肯说话。

通译皱眉道:“说话。”

男子的笑瞬间没了,就像是一条变蛇龙般的,冷冷的道:“钱呢?没钱说个屁!”

通译愕然,然后极其不情愿的摸出了一张宝钞递过去。

他们的钱钞都是用带来的货物交换的,虽然不少,可那么多人,花销也不小啊!

男子接过宝钞,这才换了笑脸,继续说道:“兴和伯身经百战,每战必胜,而且每次大胜几乎都铸了京观,所以百姓们都说他是第一名将。”

“他经历过哪些征战?知道细节吗?”

通译在亨利的示意下再次摸出宝钞来,连声音都柔和了不少。

男子起身揉揉肚子,肚子里一阵咕噜后就放了响屁。

“哎哟!吃坏肚子了,走了走了!”

“两贯钱!”

通译及时用更多的钱留住了男子,然后多克提出了问题。

“听闻他杀过使者?”

当时方醒眼中的杀机几如实质,现在回想起来,多克觉得自己冒失了。

可人总是喜欢侥幸,所以他还想最后确认一下。

男子揉揉肚子后,奇迹般的停住了咕噜声,然后接过宝钞说道:“不知道,不过当时说他杀过,而且不止一起。”

卧槽!

三人面面相觑,亨利低声提出了问题。

“兴和伯和皇家的关系很好吗?”

“好,谁不知道啊!从文皇帝开始到现在,兴和伯和皇家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你说能不好吗。好了,我走了。”

男子嘀咕着出去了,屏风随即被撤开,通译过去关了门。

“他走的时候说了什么。”

通译回身道:“说什么再不走就要被人给盯住了,到时候会被流放到海外去。”

“海外……”

亨利一直对海洋抱着希望,认为里斯本的未来只会在海外。

可现在看来,大明在此之前就把目光对准了海洋,而且领先里斯本很多。

他看了呆滞的多克和阿贝尔一眼,对这两个国家却不屑一顾。

两国之间的大战延绵多年,双方一直在为了那点地盘而战斗。

可海外更多啊!

想要多少都有!

目光短浅!

这是他对两国的判断!

而大明把目光投向海洋后,那对于里斯本来说就是一个噩耗。

在见过那几艘战船之后,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大明仅有那么几艘。

等一路到了大明之后,他渐渐的绝望了。

那么庞大的国家,怎么可能只有那几艘船?

他觉得自己愚蠢至极。

“也许我们该去看看。”

这是多克在说话,亨利皱眉道:“看什么?”

多克说道:“我们该去解释一下误会,我想这对以后有好处。”

……

三个得知方醒对皇帝的影响力后,马上就改弦易辙的使者来到了方家庄。

方家庄的小麦才刚收获,地里空荡荡的,那些孩子正在里面寻找宝贝。

一群大狗在大虫和小虫的带领下虎视眈眈的盯着田间,渐渐的全都转向了庄子的入口。

一群大狗缓缓逼过来是什么感受?

亨利还能保持镇定,因为他看到那些孩子都在笑,恶作剧式的笑。

多克和阿贝尔却有些发憷,就像是在丛林中遇到了群狼。

“放学了!”

一阵钟声传来,接着一群不大的孩子从主宅的边上冲了出来,欢呼着呼啸而至。

就像是打了胜仗般的,那些放学的孩子见到有陌生人就跑了过来,等看到是异族人时,一个大孩子就警惕的问道:“哪来的?来找谁?”

“我们是使者,来求见……”

三人看着通译在应付这些孩子,他们在评估着这些孩子的能力。

那些孩子马上就散开了,那个大孩子拱手道:“如此就怠慢了贵客,只是还请等待通传。”

通译笑眯眯的谢了,看着一个孩子往主宅跑去。

这是去讨赏的吧?

剩下的孩子们也不走,只是拦住那群大狗,让多克和阿贝尔总算是能放松下来,仔细观察着。

这时一个孩子从后面跑过来,低声和一个大孩子嘀咕了一番,然后那些孩子们开始往两边散开。

大虫和小虫被引到了后面,然后扑了过来。

“狗!”

铃铛是撵山犬,它的儿子自然非凡。

两条伸出舌头,无比凶狠的大狗冲了过来,多克等人马上乱作一团。

亨利瞬间就躲到了多克的身后,是的,他并未逃跑。

而多克在强撑着,他不愿意丢了金雀花的面子,哪怕被咬死,他觉得自己都不能退。

可当看到那两条大狗嘴里的獠牙时,多克还是退了。

然后他就被亨利挡住了,进退两难。

阿贝尔被忽略了,他跑到了侧面,躲在了那些孩子的身后。

大虫第一个冲了过来,它人立而起,两只爪子就趴在了多克的肩上,喘息着的大嘴里,獠牙生辉。

在京城,使团没有佩刀的权利,所以赤手空拳的多克一下就软了,先前的豪情荡然无存。

他想反抗,可大虫的嘴一下张大了,瞬间多克的勇气消失。

人在许多时候的表现看似荒谬,那是外人不知道他此刻的煎熬和恐惧。

恐惧有时候会让人认命,并放弃抵抗。

“大虫,小虫!”

后面传来的一个喊声挽救了多克,大虫的爪子放开,然后和小虫一起跑了。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