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02章 我错了

第2202章 我错了

打头的御医说道:“陛下,您这是喜怒缠身,心力交瘁……”

他的声音低沉,俞佳和那几个太监都把脑袋垂到最低,几乎到了胸前。

那御医见朱瞻基目光平静,只是看着窗外,就大胆的道:“陛下,您现在就该……休养一阵。”

朱瞻基的眸色微动,微微摇头,却不肯说话。

御医看了俞佳一眼,可俞佳现在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装傻,哪敢抬头。

朱瞻基摆摆手,按理俞佳应当是没看到,可他却一下抬头,然后带着御医们出去。

稍后太后就得了消息。

“要休养?”

太后的脸上好像多了几条细纹,可语气依旧平静,仿佛刚才李斌在说着皇帝和皇后又开始了冷淡。

李斌心中有些惶然,“是的娘娘,说是陛下烦心事太多,终究无法超脱,太过在意,伤神,伤身…….”

太后的身体松了些,问道:“端端和玉米睡的可好?”

“好,公主和殿下睡的极好。”

于嬷嬷知道今日怕是要出事,所以宁寿宫中的大小事都在她的眼中。

太后居然笑了,于嬷嬷心中一松,就逗趣道:“娘娘,公主睡觉不老实,老是踢被子,殿下还好些,看着…….老奴竟然就想守在那里,爱都爱不够。”

太后莞尔,然后眉间骤然多了冷厉。

“传话兴和伯……”

……

方醒把焦躁藏在心中,看着就像是来找茬的。

午饭时,孟瑛照旧来找他,可方醒却拒绝了,只说在等陛下召见。

夏元吉出来时就笑骂了一句,说他是没脸没皮。

等马苏出来后,见到方醒的模样,心中就有些不安。

“老师,可是宫中有事?”

方醒摇摇头,看着那些出来的官吏,低声道:“别管,别说,别问,照常。”

马苏悚然而惊,随即点头,然后躬身告退。

“马大人,兴和伯这是在干嘛?”

他回到吏部之后,就有相熟的官员来问他。

马苏微笑道:“家师和陛下……”

那人马上就作出恍然大悟状,然后故作玄虚的道:“这是……”

他指指宫中,暧昧的道:“这是君臣相得啊!”

马苏微微皱眉,敷衍道:“不好说,不好背后说。”

那人马上拱手道:“是本官莽撞了,莽撞了!”

这便是红尘,不管你是厌倦还是恶心,你都得应承着。

而这个应承便是在红尘中打滚。

……

方醒厌倦了在红尘中打滚,不管是现在还是前世,他喜欢的还是采菊东篱下的悠然。只是自己的欲望太多,必须得在红尘中挣扎。

前世是生存,而现在却是……

他在想着国与家,直至李斌出现在身前。

他抬头,看到李斌满头大汗,就笑了笑,眼中的利芒却更盛了。

“我要陛下的消息,不给……我敢闯宫!”

李斌喘息着,然后看看左右,马上那些目光都转向了别处。

方醒的目光凌厉,李斌觉得那是煞气,如果还没有皇帝的消息,方醒肯定敢动手,直接闯宫,然后……

“陛下有些劳神……”

方醒愕然,随即释然。

李斌板着脸到:“娘娘有话说。”

方醒起身,李斌继续说道:“皇帝不容易,群臣疏离也就罢了,可兴和伯为何也要和皇帝闹腾?”

方醒有些茫然的道:“那是……那是皇帝,那是大明啊!”

李斌冷冷的道:“人说众叛亲离,到了皇帝这里就成了孤家寡人,以前还有个兴和伯能让陛下说话,现在还有谁?”

方醒心中一震,然后有些急切的问道:“陛下怎么了?”

李斌依旧在转述着太后的话:“都逼着皇帝,恨不能皇帝化身无数,这是臣子?这是朋友?还是什么……”

方醒垂首道:“请转告娘娘,臣知错了。”

李斌觉得方醒是在敷衍,可太后的话已经转述完毕,他只得赶紧回去。

等回到宁寿宫后,他把方醒的反应说了,太后却欣慰的道:“兴和伯当年和文皇帝、先帝都顶过嘴,却不肯认错,如今他说知错了,那必然就是真的知错了。”

李斌不解,却没有资格让太后解惑,只能自己慢慢去琢磨。

“那时候他就只认道理,本宫以为过了许久,他该变了……”

太后显得极为欢喜,“认死理也好,惫懒也好,终究不奸猾就还是那个兴和伯啊!”

李斌心中一震,终于知道太后欢喜的由来了。

皇帝有心腹,可那些只是臣子,说不得心腹的话,只是国事罢了。

而唯一能随意说话的便是方醒,这就是孤家寡人的例外,弥足珍贵。

亦师亦友的关系,多年的交情,志同道合……

李斌懂了,所以当兴和伯求见陛下的要求被转到这里时,他见到太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也没有什么诧异。

……

朱瞻基就坐在屋檐下,和最早的时候一个样,看着安然和悠闲。

当方醒到时,朱瞻基只是眼皮子抬了一下,然后强笑道:“坐。”

俞佳马上叫人抬了椅子放在边上,方醒却没坐。

他看了俞佳一眼,俞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带着人离开。

现在这里只有两个人。

朱瞻基有些愕然,最后却无所谓的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阳光。

方醒站在边上,看着那张疲惫的脸,内疚感潮水般的涌了上来。

“我一直以为,大明的问题都该找皇帝,哪怕我自己在其中也起了作用。”

“是的,这没错,朕即是大明。”

“不,那是僵尸。”

方醒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僵硬。

“从许久以前开始,我便不想看到你犯错,只想你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帝王,可我……却忘记了连我自己也无法承担……”

这话太大胆了,若是有旁人在侧,以后随时都能拿出来当做砸死方醒的证据。

朱瞻基却没啥动静,仿佛方醒的话只是呓语。

“国事就让你不堪重负,家事你还得……”

“德华兄……”

朱瞻基突然看向方醒。

“我在,我以前说过,我会一直都在。”

方醒觉得自己把全世界的美德都压在了朱瞻基的身上,然后却没考虑过这是否是人类所能承受的压力。

所以他觉得内疚了。

“德华兄,孙氏只是我的……”

“我懂。”

“你真懂了?”

“真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朱瞻基微微一笑,下面的俞佳等人看到了心中不禁欢喜。

果然还是兴和伯才能让陛下重新欢喜啊!

“那孙氏……”

“那只是你的一个女人,而我只想看到大明的安稳。”

方醒毫不犹豫的表明了立场。

“我理解你是一回事,但大明又是另外一回事,涉及到大明的国运,我会寸步不让。”

朱瞻基苦笑道:“我知我知,不然怎么可能给你太子少师的头衔?”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