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01章 朕这是昏睡了?(感谢‘断橋残雪’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201章 朕这是昏睡了?(感谢‘断橋残雪’成为本书新盟主)

“陛下,南边的士绅们都很愤怒,甚至有人请人作法,想咒死兴和伯……”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安纶继续说道:“有人酒后说还不如划江而治,南北各成一国……”

“背景如何?”

这个问话让安纶一下就提起了精神。

“陛下,那人背景普通,有名的口无遮拦。”

如果是有大背景的话,安纶估摸着皇帝想借此在南方掀起大案。

他不敢用谎言来换取前程,否则一旦形势突变,那么他就是祭旗的那个倒霉蛋。

“是吗?”

朱瞻基靠在椅背上,微微点头。

俞佳过来引了安纶出去,到门外时,低声道:“近期看好京城。”

安纶马上眯着眼,仿佛在躲避外面的日光,然后低声问道:“可是有人要找死吗?”

“不是。”

俞佳不肯透露原因。

“好,咱家知道了,保证看好京城,若是有人敢谋逆,东厂上下必然要剥了他的皮!”

俞佳目送着他远去,然后回身掀开帘子进了暖阁。

外面的光线一下照进去,随着帘子落下的摆动而明暗不定。

窗户是玻璃的,很纯净,光线投射进来好像直直的。

那光线落到了一只鞋子上。

俞佳抬头,见朱瞻基以手托额,嘴角下垂,竟然在打盹。

这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皇帝,并且有些众叛亲离。

……

“他愿意为了那个女人和天下作对,那本宫还有何可说的?好在他还没昏头,没在国本上动摇,不然这大明啊……”

宫中唯一敢批评朱瞻基的也就是太后,此刻她看到了殿外的端端,而玉米刚被放到地上,被端端牵着。

太后苦笑道:“他要是一意孤行,这大明就要见不到光亮了。”

“皇祖母!”

孙子孙女的到来让太后飞快的换了个脸,仿佛宫中一切和谐太平。

“要新鲜的果子来,还有那个什么……果酱?快弄来。”

但凡有理智,智商正常的人,基本上都会疼爱自己的子女,而对于孙辈,那就不是疼爱了,几乎是溺爱。

太后一副今天就要让端端和玉米每人胖五斤的架势,一迭声的叫人去弄美食。

“皇祖母,父皇都没空来了。”

端端吃着美食,还不忘记告状。

太后笑道:“过几日就好了。”

李斌从殿外进来,低声道:“娘娘,陛下病了。”

太后瞬间就撑住扶手,身体起了一半,然后又缓缓坐回去,平淡的问道:“太医院怎么说?”

李斌犹豫了一下,太后轻哼了一声,他才说道:“太医院的人在里面……”

“好,本宫知道了。”

太后起身,端端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她,玉米也是。

她走下去,笑的很慈祥。

“端端是姐姐,要照看好弟弟。”

“好。”

端端觉得这是个重任,也是证明自己是大人的证明,所以回答的声音很清脆。

太后点点头,然后走到了外面。

夏日的风在宫中吹拂着,热乎乎的。

“封住消息,谁的嘴多,那就去底下说!”

“是,娘娘!”

“叫了兴和伯,就说有人惹了本宫不悦。”

“是,娘娘。”

“娘娘,杨大人他们……”

“暂时不说。”

太后板着脸,然后又缓缓的放松。

“看好两个孩子。”

“派人去孙氏那边,什么都不用说,看好孩子。”

等人走了之后,太后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她的嘴唇微微颤动着,然后发出一声叹息。

“为何那么倔呢……”

……

“什么?”

方醒瞬间失态,然后马上就恢复了平静,说道:“本伯知道了,马上进城。”

方醒等来人一走,就叫了家丁,然后张淑慧和小白见他的动静大,就问了缘由。

“不搭干。”

方醒急匆匆的走了,小白说道:“夫人,少爷看着有些急呢,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张淑慧想起了最近因为孙氏产子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就说道:“那个女人生了儿子,大明从此就多事了。”

小白苦着脸道:“可咱们家和皇后娘娘好啊!”

“是啊!”张淑慧微笑道:“咱们家肯定是不退的,那个女人再得宠,咱们家也不会退。”

……

方醒快马到了皇城外,他首先查验了当值的防卫力量,接着又叫人去禀告太后。

“兴和伯说,今日皇城无恙,不过聚宝山卫轮值的已经停了,若是要重新开始,还请娘娘许可。”

来禀告的太监累成了狗,太后换人,吩咐道:“告诉兴和伯,罢了,皇帝那边现在如何了?”

李斌闻言说道:“奴婢去看看。”

“去吧。”

……

皇城里,方醒就坐在门内,看着前方的几家衙门。

他的出现,自然让人心中不解。

二皇子都出生了,你这个时候再来和皇帝打擂台,也不嫌晚了吗!

“伯爷,有人求见陛下。”

一个小旗官苦着脸过来说道。

“陛下在躲本伯,不见。”

那小旗官愕然,然后想起方醒持有太后娘娘的手书和信物,李斌亲自来背书,所以只得去应付那人。

皇城外的是徐景昌,大热天他也不想出门,可他刚处置完了家里的那些‘豪奴’,这不就找皇帝汇报来了。

“国公爷,兴和伯在求见陛下,陛下不见,然后……”小旗官笑的谄媚,如往常一样。

“然后谁都不见?”徐景昌觉得不可能,朱瞻基的勤政可不是假的,不可能为了矛盾而搁置朝政。

“对对对,陛下谁都不见。”

小旗官觉得徐景昌真是善解人意,陛下就该多嘉奖这等知情知趣的勋戚。

徐景昌想找方醒说话,可却怕是麻烦事,到时候又把自己牵连进去,最后还是悻悻然的走了。

方醒就蹲守在那里,聚宝山卫的斥候不断把城内城外的消息传来,暂时没有发现异常。

“伯爷,咱们的人已经枕戈待旦了,只要信号传过去,马上就能突袭京城!”

方醒点点头,看着斥候上马远去,就对躲在边上不敢听的小旗官招手。

“伯爷。”

小旗官有些害怕,他觉得自己最好离方醒远一些,免得死的不明不白的。

这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多半是宫中有些见不得人的事,然后太后就召了方醒来坐镇。

可方醒却没带来聚宝山卫,那就说明问题不大,只是要个人挡驾而已。

难道是陛下生病了?

不得不说,在许多时候,许多大人物都看不透的事情,某个小人物随便揣测一下,就猜出了原因。

……

“陛下……”

朱瞻基睁开眼睛,然后皱眉道:“怎么不叫醒朕?”

他适应了一下光线,见室内除去俞佳和几个太监之外都是御医,心中就一个咯噔,却面无表情的问道:“朕这是昏睡了?”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