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5章 许诺

第2195章 许诺

母子之间的气氛一直在古怪的延续着。

皇帝很尊重自己的母亲,孝顺之余,甚至会经常就一些问题去请教太后。

可现在太后却面无表情,说出的话让人心惊。

“若是一个皇子也就罢了,可现在是两个。你想怎么办?”

“只要开了争端,你想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母后,不会……”

“不会?想当年先帝被汉王和赵王挤兑时,什么不会?若非是文皇帝不想动摇嫡长,此刻谁说得清?”

“母后……”

“本宫与你说清楚了,当年你父皇太胖,而且太过亲近文官,你皇爷爷确实是动过那个念头,而且不止一次!”

“那年你皇爷爷准备废了你父皇,是本宫去了你皇爷爷那里,只说了一句,你可知道本宫说了那一句?”

朱瞻基抬头,有些茫然,不,是无从选择的沮丧。

太后见他依旧是这副模样,不禁叹息道:“本宫就说了一句,始作俑者。”

始作俑者……

朱瞻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是的,这件事他从来都不知道,所以震惊于自己母亲的胆魄。

这话犯忌讳啊!

“谁开的头,就会报应到他自己的子孙身上,从没错过。不管哪朝哪代,都没错过!”

太后看着朱瞻基,淡然道:“然后…….遗祸子孙。”

……

大明,这是一个蒸蒸日上的大明。

官道上车水马龙,无数物资在分赴各地。

无数军队在操练,而他们的敌人却只是一个名词,看不到,摸不着,打不了……

不管文官和科学如何争斗,可他们为了权柄大明,在科学的逼迫下,只能竭尽全力,不敢懈怠。

于是文武称职,大明在持续前进。

……

“你是一个不错的皇帝,至少能弄个盛世的名头。”

书房里,面对突然冒出来的皇帝,方醒并未慌张,只是叫人去弄酒菜。

朱瞻基坐在对面,看着桌子上的那壶酒,再看看地面的酒渍,就说道:“来一壶酒。”

就像是酒楼般的,小刀从外面进来,送上了一壶酒。

“盛世的基础是皇爷爷打下的。”

朱瞻基举杯一饮而尽,然后再次倒酒。

方醒的眼睛里多了不少血丝,看着有些吓人。

“是,文皇帝……他拥有能让任何人崇敬的功绩。”

“朕……我……”

“咱们都对你太苛刻了些。”

“所以这就是你没进宫恭贺,顺便找我麻烦的原因吗?”

“是的,我不喜欢那个女人,顺带……我希望那个孩子能大气些,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会不安,不服……不高兴,到了那时能如何?所以不如开始就疏远些,免得到时候总是左右为难。”

方醒在阐述他对那个孩子的看法,朱瞻基只是点点头,并未意外。

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个孩子,那个朱祁镇给大明会带来的麻烦,所以也说了自己的态度。

“太子之位……依旧。”

……

宫中的人在猜测着太后对那个孩子的态度,大抵都觉得会冷落。

太后的地位太过超脱,所以她想弄谁,那人还真的只有被弄的命。

就在宫门即将关上的时候,朱瞻基才回来。

与此同时,太后叫人去了孙氏那里。

“娘娘说了,孙氏生了皇子辛苦,这些药材敢用就用,不敢就送回去。”

“不敢不敢,不,是敢的,不不不,是……”

周嬷嬷语无伦次的模样让王振心中讥笑不已,然后出来说道:“我们娘娘还在昏睡,殿下的身子康健,等我们娘娘醒来,奴婢定然禀告。”

于嬷嬷看着王振,说道:“你能做主?”

这是来找茬的!

也是来敲打的。

别看你生了皇子,别看皇帝为了你状若疯癫,可你得知道,若是愿意,太后就能收拾你。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怕是太后和皇帝母子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了陌路,朝中也在剧烈的争斗着。

所以王振飞快的应答道:“咱家忝为娘娘身边的人,倒是管了些人。”

周嬷嬷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王振心中冷笑着,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就算是有了皇子,就算是有了皇帝的宠爱,可这一切都还早着呢。

现在就想争权夺利,真是愚不可及。

他必须要庆幸自己在宫外生活的那些年,这让他比宫中的人多了阅历,不,是多了许多阅历。

所以他深知宫中的水深,特别是太后还在的情况下,他必须要小心谨慎。

于嬷嬷冷眼看着他们之间的眉眼官司,说道:“那就好,还有,娘娘吩咐。”

所有人都束手而立。

于嬷嬷很满意他们的反应,说道:“要照看好殿下,却不可溺爱。”

“是。”

于嬷嬷前脚才走,周嬷嬷就想去禀告给孙氏,却被王振拦住了。

阻人前程,那就是杀人父母啊!

何况进了宫中之后,大多人都把父母亲人抛在了脑后,就为了一个前程在活着。

“王振,你这是要和我为敌吗?”

周嬷嬷阴测测的问道。

王振飞快的看了一眼从里面出来的德春,说道:“你就那么蠢吗?娘娘还在昏睡,你想找死?”

周嬷嬷瞬间就偃旗息鼓了。

孙氏的真正心腹是德春,她和王振还要隔一层。

隔一层的滋味不好受啊!抓心挠肺的难受和憋屈。

而要成为孙氏的身边人,首先就得把德春渐渐的挤到一边去。

王振忽悠走了周嬷嬷,就到了门外站着,就像是一个迎宾。

可在这个时候,再想来迎奉孙氏的嫔妃都不会来。

但门外依旧多了不少假装路过的人,都在艳羡的看着。

皇帝多了个皇子,而且那么着紧孙氏,就差一个皇后的位子就圆满了啊!

王振微笑站在那里,真的像是一个迎宾。

可却一直没有客人进来,皇帝也未曾来过。

直至天黑,里面传来了孙氏醒来的消息,王振这才跺跺脚进去。

到了里面,周嬷嬷和德春都没在,王振冷笑一声,然后叫人给自己弄了一碗面。

他也没进屋,趁着外面凉快,就蹲在角落吃了面条。

等周嬷嬷出来后,看着笑吟吟的,可见是得了夸赞。

德春出来,对王振说道:“娘娘问你话。”

这个时候连王振都不好进去,所以他在门外束手而立。

“娘娘问你,今日可有事。”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