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3章 谁是国本?

第2193章 谁是国本?

朱瞻基就在院内。

他在看着天空。

天空蔚蓝,蓝的沁人心脾。

前几日有人建议,说是提防有人会弄些神怪之事,骇人听闻。

他没有反驳,也没有派人去查。

所以今日方醒在皇城外蹲守的行径他也没管。

这是他的爱情。

却和国事纠缠在了一起,于是纠结。

来往的人都远远的绕着走,俞佳皱着眉的模样就是预警。

里面传来了呻吟,这是第一次。

孙氏从开始就没有呻吟过,更遑论嚎叫,或是……失态。

朱瞻基知道,他从头到尾都知道。

所以他缓缓低头,看着那些繁茂的花树,看着那些青绿的枝芽。

这便是生命和生长。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朕在。”

周嬷嬷激动的热泪盈眶。

王振看看产房,然后低头,身体微颤,泪水滴落。

而德春却出人意料的跑到了产房外,她趴在窗户边上往里喊道:“娘娘,娘娘,陛下说……陛下说……在。”

里面静了一瞬,然后传来了闷哼。

……

“娘娘,陛下去了那个女人那里。”

玉米已经睡了,端端坐在边上,趴在胡善祥的膝上也在睡觉。

胡善祥轻轻的拍打着端端的背,然后微微皱眉。

“出去!”

怡安喝道。

称月倔强的看着她,再想说话时,却被怡安一把揪住了手臂,然后不知道使了什么巧劲,一下就把她带了出去。

到了外面,称月还在不服,怡安说道:“陛下的事也是你能说的吗?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少不得要被打个半死,然后还会带累娘娘公主和殿下。”

称月一肚子的怨气,此刻终于发作出来。

只是她还知道轻重,就放低了声音说道:“可娘娘才是皇后!”

怡安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这男女之事如何能说清楚,不说旁的,她也是贵妃,她难产,陛下去看看,谁能说出什么不是?”

称月愕然,“不是娘娘最大吗?”

怡安苦笑道:“宫中最大的是陛下啊!”

……

太后得了消息也是默然,只是叫人去看着在午睡的明月。

她依旧淡然,直至被外面的嘈杂惊动。

欢喜的嘈杂。

因为那脚步声都透着轻快。

太后微微低头,叹道:“这是谁在造孽哦!”

“娘娘,贵妃生了!”

“贵妃生了皇子!”

“陛下大悦,已经令人赏赐宫中。”

“娘娘……”

太后起身,缓缓走到殿外,看着纯净的天空说道:“是喜事,那便赏赐吧,乐呵乐呵。”

宫中贵妃生了皇子,这个消息飞快的传了出去。

孟瑛正在回味着中午那顿火锅的味道,听到消息后,顿时嘴里只余下了苦涩。

而在辅政学士的值房里,还在午休的他们都面面相觑。

黄淮咳嗽道:“这事……怕是从此多事了啊!”

金幼稚纠结的道:“陛下居然去守着,还令赏赐宫人,这……”

“是失态!”

杨荣坐的端正,眉间全是冷肃。目光转动间,全是不容置疑。

“难产罢了,陛下一时失态,就这样!”

杨士奇有些茫然的道:“是啊!失态。”

杨溥微微低头,目光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玉佩。

玉佩温润,中间却有一丝异色。

这便是瑕疵!

他抬头,然后说道:“没有异象!”

众人闻言皆是尴尬。

在孙贵妃要临产时,不少人都在猜测她会去弄些祥瑞出来,好歹不能让玉米专美于前。

可没想到的是,从头到尾,京城的天空都是一个颜色。

杨士奇揉揉眼睛,哎了一声,说道:“多了一位皇子啊!”

是啊!

大明多了一位皇子,现在有两个,再怎么说也不用担心国本问题了。

不,现在担心的就是国本问题。

谁是国本?

……

“宫中多了一位皇子。”

解缙从书院回来了,黄钟也来了。

蝉还在蛰伏中,书房里很安静。

方醒在喝酒,喝的是庄上酿造的米酒,大口大口的喝。

桌子上没有下酒菜。

就在方醒想再次倒酒时,酒壶被解缙按住了。

他抬头看着解缙,眼中有些恼火。

“你的心乱了!”

解缙按住酒壶,轻声到:“你怕了?那个女人生了儿子,皇帝的种种……都证明他最在乎的还是那个女人,所以你怕了?”

黄钟悄然出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我没怕。”

方醒放弃了倒酒的打算,他把酒杯一推,然后打个酒嗝,显得有些沉郁。

“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

解缙说道:“你是在恼火皇帝此举是在给国本找麻烦。”

方醒依旧在沉郁着,目光定定的。

“可你想过没有。”

解缙说道:“他是男人,是男人就有个喜欢和厌倦,他喜欢那个女人,这便是他唯一的错处了…….”

“可你也有三个女人啊!德华,为何对人这般苛刻……”

……

“娘,娘,娘……”

今天下午方家有些沉闷,无忧带着珠珠在外面玩耍了一圈回来,满头大汗的叫嚷着要吃冰的东西。

小白托腮坐在椅子上,皱眉道:“可不许吃那个,要等没汗了才行。”

“要吃要吃!”

珠珠很乖巧,可无忧却真是无忧无虑。

张淑慧皱着眉,显得精神不大好,“都去洗澡,出来再吃。”

秦嬷嬷过来,一手牵着一个就去了浴室。

小白愁眉苦脸的道:“夫人,娘娘的大敌来了。”

张淑慧的眼神凌厉,不屑的道:“那是小妾!”

小白幽怨的看着她道:“就是我这种啊!”

张淑慧拎起尺子,威胁道:“对,不听话就打!”

邓嬷嬷说道:“夫人,怕是难啊!”

再是正头娘子,可那女人是皇帝的真爱,难道胡善祥还真能去收拾了她?

张淑慧当然知道,她更知道以胡善祥的性格来说,朱瞻基就是她的天,天说了什么,她只有听从的份。

所以她郁郁,然后把尺子丢了,起身道:“我进宫去看看。”

邓嬷嬷惊道:“夫人,这时节不好吧…….”

这个时候进宫,很容易激怒皇帝啊!

张淑慧冷冷的道:“他都知道护着那个女人,可皇后带着两个孩子在坤宁宫中,谁来护着她们?”

随后她叫人准备了不少礼物,装了半马车,还叫了一半家丁跟着,浩浩荡荡的去了皇宫。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