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2章 谁在等候

第2192章 谁在等候

“娘娘别慌,您这是第二胎,会很轻松……”

“娘娘,吸一口气。”

“娘娘忍一忍,把力气留到最后再用。”

“娘娘……”

孙氏默然的看着账顶,她记得这蚊帐还是某家工坊进献的,好像和兴和伯家有些关系。

是了,那年宫中分发蚊帐,当时她还没生明月,记得有人提了一下,说了这事。

“娘娘……”

耳畔传来产婆的声音,有些焦急和不安。

孙氏偏过头去,汗水顺着脸庞流淌。

没有什么稻草,方醒在许久以前就把消息传播了出去,后来的见明报也多次宣扬了关于怀孕和生产期间的注意事项,其中就有稻草。

现在落草的意思还是上山为寇,并没有生孩子的含义。

她用力的呼出憋了许久的那股子气,觉得有些灼热。

然后她微微喘息着,汗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娘娘……”

有人拿了毛巾给她擦拭脸上的汗,声音就像是在虚空中回荡。

她呆滞的看着虚空,下身传来的阵阵剧痛让她的眉间微微蹙起,就像是那年在太子宫中被那时的皇太孙冒昧问话时一样。

——你的眉好看。

这是他说了许多次的话。

可是皱眉就是不高兴啊!

她喃喃的道:“月儿呢?”

一个嬷嬷俯身,孙氏提高了嗓门问道:“月儿呢?”

她的嗓子有些沙哑,而且低沉。

那嬷嬷大声的道:“娘娘,公主好着呢,太后娘娘已经叫人带了过去。”

是啊!太后再不喜欢她,可却不会不管自己的孙女。

她重重的喘息一下,然后摆正了脑袋。

下身的疼痛连绵不断,可她却没呻吟,没哀嚎。

她不喜欢那种歇斯底里的崩溃,讨厌失去女人的柔美,变成一个面目可憎的妇人。

是的,我不要成为妇人!

我将永远都是那年树下的那个少女!

她不是第一次生孩子,所以知道自己遇到了难产。

面对剧痛,她只是麻木。

她再次偏头看向紧闭的房门,轻轻的问道:“陛下呢?”

几个产婆站在边上,面色凝重。

一个嬷嬷过来说道:“娘娘,陛下来过了。”

来过了啊!

她的脑子有些发蒙,却很快就领悟了这话里的含义。

你却又走了!

她失望的看着账顶。

“娘娘……”

……

宫中的气氛渐渐沉凝。

朱瞻基在暖阁中看奏章,却神不守舍。

俞佳走进来,低声道:“陛下,那边……”

朱瞻基缓缓抬头,然后看着外面,目光呆滞。

不,他的眼中好像是……回忆吗?

而且他渐渐的平和,仿佛是得到了慰藉。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

奏章飘然落地,朱瞻基一阵风般的冲了出去。

俞佳呆呆的看着飘落地面的奏章,然后缓缓过去,蹲下去捡起奏章。

这是一个从未这般惶然的皇帝。

他几乎抛弃了皇帝的一切矜持和威严,然后开始疯狂奔跑。

朝着后宫处奔跑!

宋老实也被惊住了,他杵着扫帚,看着朱瞻基一路往后宫狂奔而去。

“陛下……”

他就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驴,丢掉扫帚,然后撒腿就跑。

我是你的侍卫啊陛下!

叶落雪站在上面,默然无语。

沈石头和贾全面面相觑,心中冰冷。

……

“娘娘,用力!”

“汤药,提劲的汤药,叫人备好!马上要!”

“叫御医准备好,什么都要准备好!”

“娘娘醒来,快出来了!加把劲!”

“娘娘,用力!”

“汤药来了,闪开!”

“娘娘,喝药啊娘娘!”

产房内开始慌乱,人人慌乱。

被扶起来的孙氏闭着眼睛,呼吸细微。

她的肚子依旧在凸起,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魂魄,任由人摆布而没有反应。

两个御医在产房门外嘀咕着。

“再不出来,怕是母子两难啊!”

“娘娘好像是不想……这是为何?”

“不知……好似死了,心死了……”

“催不催?”

“.……不能啊!陛下……谁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到时候只有孩子,咱们都得举家到海外去。”

“有人,噤声!”

王振在大门外看着这边,他的眉间全是焦急,他是真的焦急。

若是孙氏出事,他多半会被打散到其它地方去。

可作为孙氏身边的人,不会再有人信重他,所以他永远都无法得到贵人的青睐,然后……

然后他将会在宫中了此残生!甚至都不能。宫中最多的就是践踏,践踏那些以往高高在上的人,以此为乐,以此为发泄……

德春就跪在角落里,虔诚的向天祈祷,只求孙氏母子平安。

周嬷嬷惶然的在外面左右看,她已经失去了方寸,而此刻,在这座皇宫之中,能让她们镇定的唯有一人。

“月儿……”

产床上的孙氏突然睁开了眼睛,狂喜的嬷嬷马上喊道:“娘娘醒来了!”

孙氏微微摆动了一下脑袋,她茫然的看着四周,然后说道:“陛下来了……”

茫然消失,她的嘴角甚至微微翘起,微微颔首,就像是一个初见良人的新媳妇。

陛下?

室内的产婆们心中苦笑着,心想陛下再怎么着,也不可能蹲守在这里吧,那样……和皇后就一个级别了。

不过孙氏能重新生出精神来,倒是让她们大喜。

为首的一个满脸横肉的产婆喊道:“给娘娘喂药!”

孙氏被人再次扶起来,已经变成温热的汤药送到嘴边,她大口大口的喝着,眼睛却始终在看着紧闭的大门。

“娘娘用力!”

她知道生孩子是个费劲的活,而且还知道一旦难产的话,母子双亡的比例很大。

她甚至还知道方醒发明了一种可以帮助女人生孩子的工具,可她拒绝使用。

朱瞻基知道了,可也只是沉默。

他只是沉默啊!

泪水从眼角滑落,孙氏觉得这泪水都是冷的。

“陛下……”

室内所有人都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人人看向房门。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孙氏侧耳听着,她不再看向房门处,只是听着,然后开始用力……

她知道他来了,这便够了!

陛下来了啊!

产婆们开始颤抖,她们害怕孙氏出了意外,皇帝会把她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娘娘用力!”

孙氏轻哼一声,她的双腿被产婆掰开,她专注于用力,专注于感受那孩子的动静。

……

“没人!”

天空依旧清爽的蓝着,看不到人工的痕迹。

小刀来禀告了最新的发现,有些沮丧。

他们都觉得孙贵妃那个坏女人应当会在今日派人闹出些动静来,至少不输于玉米出生的动静。

方醒在沉默着,刚才有人暗示,孙贵妃难产,皇帝已经去了,很急切的去了。

那人说到急切时,明显的有些惊讶。

方醒懂了,所以他起身,说道:“我们……回家。”

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想这个,她想的只是……皇帝……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