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1章 我在外面看天色

第2191章 我在外面看天色

马上高考了,祝高考的书友鱼跃龙门。寒窗十年,一朝高中。

……

孙氏要生产,而且皇帝也去了,宫中有些紧张。

太后坐镇宁寿宫,太监宫女流水般的在进出着,除去宫务之外,大多是孙贵妃那边的事。

“……太医院的都在,皇帝也在,好好生产就是了。”

太后显得有些平静,不像是要做祖母的模样。

王振就在外面,和一群太监站在那里。

其他人是等候安排,他却不是。

他在等候太后的‘关心’。

李斌出来了,他站在门外,眼皮子动了一下,瞥了王振一眼,说道:“你家娘娘在生产,你还在这作甚?”

王振抬头,笑道:“奴婢是想看看娘娘这里有没有话要带过去……”

孙氏算不得正经儿媳,不过和那些嫔妃比起来的话,她可以算三分之一个。

所以王振这话并无错处:孙氏要生产了,太后这边得给点儿温暖和安慰吧。

李斌看了一眼那些把头低下的太监们,说道:“娘娘已经派人去了,你还想等什么?”

……

“咱们娘娘才是正宫,不,这叫做正头娘子。”

几个宫女和太监站在坤宁宫外面,看着往孙贵妃那边去的人不少,就免不得要腹诽一番。

“就是,一个小妾生孩子弄的宫中闹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生个……”

怡安出来镇住了这些人,她环视一周道:“别给娘娘惹麻烦,有事做事,无事该歇息就歇息,不许乱跑去打听消息,不然打死勿论!”

这些人马上作鸟兽散,怡安抬头,然后缓缓去了太后那边。

走在宫中,看到的人比往日都少了些。

阳光挥洒下来,微热。

她路过了一处宫殿,见到一群人在看着天空。

还有许多人在看着孙贵妃那边的天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她隐隐约约的知道些什么,带着忧虑到了宁寿宫。

“端端呢?”

太后依旧从容,怡安说道:“公主在背书,殿下在边上捣乱……”

笑容渐渐在太后的脸上浮起,她笑道:“那小子是个捣乱的,不过小子不捣乱,大人心中会慌啊!”

怡安继续说道:“皇后娘娘一边教,一边在做针线。”

“做了什么?”

太后漫不经心的问道。

“绣了一只鸭子。”

这很正常,作为普通人家出身的皇后为孩子绣一只小鸭子,这就是她的审美。

可太后却有些发愣,然后说道:“倒是一对,可见这是冥冥之中有天定。”

……

“陛下,娘娘进产房了。”

朱瞻基点点头,看着偏殿问道:“太医院怎么说?”

太医院的院判被叫过来,然后细细说了孙氏和胎儿的情况,一句话,很好。

朱瞻基看着忙而不乱的各处,微微点头。

德春战战兢兢的没敢为孙氏说好话,而周嬷嬷却大胆的说道:“陛下,这些都是娘娘事先安排好的。”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有人送来了椅子,他坐下,然后靠在椅背上,眯眼看着天空。

天空蔚蓝,清爽。

“你老是看着天色看什么?该吃午饭了,你请客。”

孟瑛难得陪方醒坐了一会儿,可却不想再待下去,就说要去第一鲜吃饭。

“叫人送来吧。”

方醒的话让孟瑛打起了退堂鼓,只是想着大家最近的关系不错,他就提醒道:“那可不是你能干涉的。”

“我没干涉。”

方醒指指天空说道:“我只是想看看这老天爷是什么意思。”

孟瑛渐渐的回想着,然后面色骤变,低声道:“若是真的来了,谁知道是谁的主意?你这胆子也太大了。”

这时里面的人开始出来了。

午饭时间到了。

方醒看着孟瑛,两人之间沉默一阵。

“兴和伯在这晒太阳呢?”

夏元吉是不会出去吃饭的,只是听说方醒在外面,就出来看看。

方醒冲着他招招手,然后对孟瑛低声道:“有的事陛下万万是不肯去做的,只不过别人却未必。”

“夏大人,一起吃点?”

方醒笑眯眯的招呼着。

夏元吉看看桌椅,说道:“这里……”

方醒指指天空,说道:“趁着今天太阳小,晒一晒有好处。”

夏元吉一怔,看到孟瑛面带难色,就说道:“在这吃饭……还是去户部吧,或是去都督府,总得要留余地,听闻你喜欢下棋,总该知道留些味道的好处。一味的强硬势不可久……”

……

都督府,一个大火锅被架在一个大碳炉上,热气四溢。

香气四溢!

锅里的汤在沸腾着,一只整鸡在上下翻滚。

一盘子毛肚被赶了下去,然后有人拿了公筷在搅动着。

“要快,毛肚滚三滚就好了,脆。”

公筷马上被证实是多余的,三双筷子齐齐下去,然后各自捞了不少已经微微卷缩变形的毛肚。

“你们可以不蘸。”

红油汤底本就够了,只是方醒却嫌不够辣,又弄了个辣椒蘸水。

夏元吉也不怕烫,嘴角微颤着,把毛肚塞进嘴里,然后感受着,赞道:“果然脆生,以前都不知道这东西好吃,今后……”

方醒吃的龇牙咧嘴的,又烫又辣,等吃下去后,嘴里残留着辣意,而嘴皮却在发麻。

这便是麻辣火锅的魅力所在。

一定要够麻,够辣!

孟瑛大马金刀的坐着,浑身紧绷,就像是发现了敌方大将,准备蓄力去砍杀一番。

夏元吉的嘴角抽搐着,老眼扫过方醒和孟瑛,说道:“老夫老了,吃不了几年了。”

说完他的筷子就冲向了火锅。

可另外两双筷子却先他一步。

孟瑛手腕一撇,顿时就收了不少毛肚,然后捞进了碗里。

方醒没他这个功力,只能尽量去夹。

捞和夹,自然是捞的效率更高。

就在方醒刚想再夹第二筷时,夏元吉冷冷的道:“刚才老夫看到了有东西在浮沉,却是像……”

“蛆虫吗?”

孟瑛再捞了一筷,心满意足的道:“夏大人,这些对于咱们来说只是个笑话,别说是蛆虫,人血掉进去也得吃,不然饿死你。”

和武人比恶心人,夏元吉是选错了对手。

“刚才有人说,今日宫中吃饭都从简。”

夏元吉终于成功的抢到了,从容的把剩下的毛肚一扫而空。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