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0章 一家三口

第2190章 一家三口

贵妃要生了!

没人知道皇帝在想什么,不过这两天他明显的减少了处理政事的时间。

宫中渐渐平静,皇帝的爱妃要生产,找事的都是没眼力见的,死了活该。

太后不动声色的接过了宫务,这是一个信号。

——别去攀扯皇后!

不管孙贵妃生出个什么,生产期间有什么事,都别去攀扯皇后!

大家都知道皇后没什么心腹,唯一的心腹还是太后送的怡安,所以这个处置方法让有些人憋闷,却无可奈何。

没心腹,没权柄,难道皇后还能亲自去给孙贵妃和她的孩子下药?

天空清蓝,蓝的清爽。

万里无云自然是极好的,只是空气中略微带着些许煤烟味,让五感灵敏的叶落雪嗅出来了。

他看着扫完地后坐在屋檐下打盹宋老实,耳边听着两个太监在说着皇帝突然让辅政学士们回去,自己却去了后宫的事。

宫中对于孙氏的看法不外乎两种:被皇后横刀夺爱。

而另一种就是狐狸精,皇后是文皇帝钦定的,孙氏却仗着皇帝的宠爱,不但封了贵妃,有册还有宝。

所以皇后也同样得了不少人的同情。

不过同情归同情,一切都要看皇帝的脸色行事。

大家都以为皇帝宠爱孙氏都没了底线,而叶落雪却知道在遣散了辅政学士之后,皇帝一人坐在暖阁里画了一幅画才出去。

那幅画还在暖阁里面,只是一只昂首打鸣的公鸡罢了,也不知道是何寓意。

他站在殿外,看着那些人川流不息,等到有人开始脚步匆匆时,他才回神。

“陛下让你的人盯着宫外。”

“我知道。”

“可皇城外……现在兴和伯好像就在皇城外。”

“不知道。”

叶落雪不知道方醒的用意,他也不准备掺和这些事。

贾全羡慕的道:“你倒是落了不沾边,沈石头和兴和伯亲近,我认识兴和伯都十多年了,这要是有些意外,你说我和沈石头往哪找活路去。”

叶落雪依旧冷漠,贾全也习惯了他的冷漠,却知道此人最是忠心,而且从不沾染别的因果,所以可以放心说话。

“兴和伯在宫外,这便是想看看,看看啊!不知道看什么,不过皇后那边却是安稳了。”

他有些意趣阑珊的转身,准备去宫门外等候消息,顺便弄个勤勉的样子给太后看看。

太后才是真佛啊!

只希望这尊大佛能保住皇后和殿下,那么他和沈石头就不必担心以后会被清算了。

就在他刚走出一步时,身后有声音冷冷的传来。

“太后和兴和伯在。”

……

方醒已经在皇城外面了,而且身边还带着不少家丁。

“本伯是要守卫皇城。”

他坐在皇城的城墙下,有椅子,还有桌子,就差来一桌酒菜了。

酒菜没有,只有一壶茶,已经冰冷的茶水。

身边就是城门,里面就是礼部,再往里面就是一堆衙门。

时近中午,有人从礼部出来了,瞅见方醒坐在外面,转身就进去传播八卦。

胡濙很快就得知了,他皱眉叮嘱道:“这不是臣子该干涉的,不许妄议。”

可礼部自从辛建自杀之后就有些士气低落,难得找到兴奋点,哪里会被一句警告束缚住?

于是消息就一路延伸,甚至连都督府都知道了。

“兴和伯在门外喝茶?”

孟瑛觉得方醒这是……疯了?

“看看去。”

等孟瑛出来时,方醒正在欣赏解缙写在大门边上的字。

——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好字啊!”

方醒的眼角瞥到了孟瑛,就赞叹着解缙的字。

可孟瑛的字比他的厉害多了,而且对解缙的字了解的比他更多。

“兴和伯你这是……”

再好的字,可每日进来都会看一次,大抵也就和白纸一般的无法吸引人的注意力。

孟瑛看到了桌椅,不禁满脸黑线的道:“兴和伯,这里面是皇城啊!”

方醒愕然道:“是啊!所以我没进去。”

“谁管你进不进去?”

宫中你都能当成自家,自家的闺女和公主好的不行,经常来往。

“兴和伯,你这是为何?”

孟瑛指指桌椅问道,他觉得方醒肯定是和皇帝闹翻了,所以才摆出一副持久战的架势。

方醒并未插科打诨,他看着大门里面,淡然道:“今日宫中有喜事。”

孟瑛猛地想起孙贵妃要生产的事,然后低声道:“你居然窥探宫中?”

这人居然能探知孙贵妃今天要生产的消息,而且还肆无忌惮的摆出要为皇后母子撑腰的架势在皇城边上安家,这是作死啊!

“没有窥探。”

方醒说道:“今日公主本该去我家,可没来,解释也没有,你说这会是为何?”

孟瑛瞬间反应过来了,“是……要生了?”

“没错。”

……

“娘娘,孙贵妃要生了。”

一个太监在外面低声禀告道。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泉眼无声惜细流……嗯……树阴照水爱晴柔。”

胡善祥在认真的教着,端端在认真的跟着诵读。

光线从太监的身边涌了进来,分做无数,洒在那对母女的身上。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胡善祥认真的背诵着,然后期待的看着坐在她身前的端端。

玉米就坐在边上,他好奇的看着姐姐,嘴里嘟囔着什么,一双小短腿还在来回摆荡着……

端端想了一瞬,在胡善祥的期待中背诵道:“小荷才露尖尖角……”

“姐姐……”

玉米在边上捣乱叫嚷着,胡善祥嗔怪的把他一把抱过来,搂在怀里。

“听姐姐背诗哦。”

胡善祥把下巴轻轻的放在玉米的头顶上,低声说着。

端端刚才被打扰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就背诵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母后,对不对?”

胡善祥欢喜的眉眼弯弯的,然后握住玉米的手腕,轻轻的拍手。

“对,端端很厉害哦!”

玉米也跟着嚷着:“姐姐……厉害!”

端端起身过去,然后捏住玉米那有些婴儿肥的脸颊,装作凶狠的道:“下次不许打断姐姐背诗。”

玉米奋力的挣扎着,等端端松开手,他就噗的一下吐了口水。

端端惊叫一声,然后往后退。

她低头看看衣服,埋怨道:“母后,弟弟吐口水……”

胡善祥低头看看玉米,嗔道:“怎么吐姐姐呢?这不好。”

玉米仰头喊道:“母后,欺负,欺负,姐姐。”

“好,下次姐姐不会欺负你了。”

端端嘟嘴道:“母后,我没欺负弟弟。”

胡善祥哦了一声,说道:“你揪了你弟弟,他不高兴了。”

端端嘟着嘴走过去,然后努力把玉米抱起来,说道:“弟弟,下次你要乖。”

玉米皱眉看着自己的姐姐,却再也没有说话。

怡安和几个宫女在看着这一幕,来报信的太监也在看着这一幕。

无人说话……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