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9章 依旧坦诚相见

第2189章 依旧坦诚相见

连续几天都是艳阳天,三国使者终于被陈默拉着去洗澡。

四个木桶亲密的并在一起,陈默的声音在主导着这场浴室会议。

“.……诸位觉得大明如何啊?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请说,本官定然会去协调。”

热水浸泡的感觉让多克和阿贝尔很不安,他们只是僵硬的泡着,至于搓澡那就算了。

“大明很大,是当世第一大国。”

亨利的话很讨好,他看到陈默露出了得意之色,就继续说道:“吃很好,住很好,一切都好,这很难得。”

多克也强笑道:“是很好,大明的美食让人难以忘怀。”

阿贝尔赞道:“我晚上能一觉睡到天亮,这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必须要感谢大明让我感到了安全。”

都在暗示!

陈默憨厚的笑着,说道:“这是应该的。”

多克问道:“大明皇帝陛下……什么时候能接见我们呢?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传说中伟大的帝王,他的威名甚至……”

吹嘘连绵不断,通译都麻木了,而陈默却保持着得意。

等吹嘘结束之后,他只用一个理由就让这三人偃旗息鼓了。

——宫中有宠妃要生娃了!

这个理由全世界都通用,国王或是皇帝喜欢的女人要生孩子了,别说是使者,战争来临都没空搭理。

洗完澡,三人换了衣服,就觉得有些虚弱。

房间里已经摆好了酒席,琳琅满目的菜肴让三人不禁食指大动,然后生出此处即是天堂的感慨来。

坐下之后,陈默举杯道:“这一杯,希望皇室多一位健康的孩子。”

“一定是皇子。”

“对对对!一定是。”

“我们将会为此而祈祷。”

三人的表态让陈默的脸黑了半截。

本官都说了是孩子,不论性别,你们这个马屁……

他心虚的看看外面,觉得自己纯属话多惹的麻烦。

坐在左边的阿贝尔已经忍不住了,他指着最中间的那道大菜问道:“这是什么?”

陈默随口道:“好像是……”

他也不知道,这时边上的小吏说道:“陈大人,这是新近在京城时兴的黄焖羊肉。”

一个大碗里全是羊肉,而且都带着骨头。

“都是羊排做的。”

黄焖羊肉的汤汁不多,却浓稠。

陈默笑眯眯的给他们一人夹了一条羊排,然后说道:“尝尝,看看大明的饭菜合不合口味,不好的话…….”

边上的小吏额头见汗,心想要是不好的话,他作为领着厨房的人,肯定会被收拾。

陈默依旧笑眯眯的模样很可亲,“不好的话,那还请贵使多多体谅。”

小吏差点滑倒在地上,心想你也不怕得罪这些使者吗?

他不知道的是,从三国被定位为大明的竞争对手之后,不用朱瞻基暗示什么,陈默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秉承着方醒以前对外国使者的手法,朋友来了有好处,对手来了…...呵呵!

所以三国使者来了之后,接风宴就是这个了。不但没有高官,而且饭菜也没什么档次,至少许多珍馐不见踪影。

多克不会用筷子,可这边也只能提供了小刀给他,所以他就要了毛巾,然后插起羊排,用毛巾拿着滚烫的一头,和刀子配合,把羊排送到了嘴边。

香味很浓郁,多克习惯性的撕咬下去,然后用力的拉扯着。

咔嚓!

陈默刚来了一口羊排,听到这个声音就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懵逼了。

多克的脖子已经歪了,他的嘴边还咬着一块羊肉,汤汁飞溅了满脸都是。

“贵使这是……”

陈默是真的惊讶了,他走南闯北,还真没见过这等吃相的。

阿贝尔和亨利都忍笑看着多克,两人还没开吃,见状就知道多克是算错了这道菜的作法。

多克缓缓的转过脖子,然后面不改色的道:“家乡有一道菜和这个的味道相近,让我有些怀念。”

这话极为高明,不但能消除丑态,而且还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阿贝尔和亨利都在心中骂着不要脸,而陈默却赞赏道:“贵使果然重感情,和本官差不多……”

多克马上回应道:“是啊……”

两人之间进行了一次互吹,然后都笑吟吟的开始吃饭。

等吃完饭后,喝着茶水,亨利就问道:“听闻那位兴和伯是大明的名将…...”

陈默正在想着多克刚才的表演,觉得比自己还是差了不少,于是很欣慰,闻言他就随口说道:“是,有问题吗?”

亨利说道:“当初大明的使者说兴和伯很厉害,我们就有些好奇。”

“是啊!当初使者可是说兴和伯杀了很多人。”

这是刚到京城,没有渠道去获取自己想要的消息,所以来试探了。

陈默装作微醺的模样说道:“对。”

他只说了一个对,却不肯再详谈,就起身推说喝多了,要去休息。

这些人为啥急于打听方醒的消息?

陈默不敢怠慢,直接去求见方醒。

方醒正在为了自己缩减成为四块的腹肌而发愁,见到陈默时,就笑道:“你倒是心宽体胖,哪日派你出海可好?”

船队出海时也有礼部的官员跟随,陈默的职位不高不低,正合适。

陈默苦着脸道:“兴和伯,下官不行啊!”

两人算是故旧,说了几句玩笑后,陈默就说了自己的担忧。

“.…..那三个使者已经问过您几次了,下官担心他们会不会弄什么反间计……”

方醒愕然,然后笑道:“反间计?他们够不着,也不会用,此事我找人问问。”

送走陈默后,方醒找人去问还在休养中的洪保。

稍后消息就来了。

“.…..当初遇到了金雀花的船队示威,大明就几艘船,洪保就把您给抬出来了,对金雀花的水师大统领说了些话……”

“.…..作为敌人,你将会成为他的功勋,以及京观上的一具尸骸,仅此而已……”

“.…..他还说您是大明的第一名将。”

方醒点点头,他终于知道那三人为何这般锲而不舍了。

“这是野心昭然,首先就想弄清楚大明军队的情况……”

他把消息送进宫中,带着恶作剧的味道。

那女人马上就生了,朱瞻基怕是在焦虑不安吧……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