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7章 打

第2187章 打

此刻论起对泰西的了解,洪保说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法兰克看似蛰伏,可他们一直在想着把金雀花人赶下海去,也就是说,他们想谋夺金雀花的土地,为此他们对大明的态度很友善。”

这是他对法兰克人的印象。

杨士奇问道:“上次的法兰克使团看着很友善,并且担忧,他们担忧会被金雀花人给吞并了。”

“那是假象。”

洪保说道:“金雀花人在海峡两岸都有国土,两国由此经常闹腾,加之他们的王位传承有些莫名其妙,更是成为了开战的理由。”

“至于金雀花人,他们的兵力并不占优势,再深入进来,就有孤军的危险,他们察觉到了,所以顺势以大明的出现为借口,双方停战。”

洪保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说道:“金雀花人……好像钱不多了。”

他再次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是的,因为他们和船队交易时,拿出来的金银许多都有烧融的痕迹,也就是说,这是用金银器皿来交换我们的货物。”

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基于此,甚至可以对泰西政策造成巨大的影响。

朱瞻基沉吟着,方醒在思索着。

金雀花的人口少,这是致命的问题,其次便是隔着一道海峡,哪怕有制海权,可补给依旧艰难,根本不敢深入。

这将是一场消耗战,法兰克人防御,金雀花人进攻,这是目前的态势。

战争加上疫病在消耗着他们的国力,无数钱财化为军饷和各种开支,最终变现为鲜血,双方的鲜血。

这样的长期流血,按照此刻双方的实力,方醒觉得金雀花人支撑不住。

“他们的地方…….”

洪保干呕了一下,才说了自己对泰西城市的印象。

大殿内一阵干呕声,人人低头弯腰,蔚为壮观。

方醒的脸颊抽动着,觉得这真是……太有喜剧效果了。

野蛮人吧?

他觉得群臣会把泰西定位为野蛮地带。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们敲警钟。

“前宋正是亡于野蛮……”

……

“看看,这便是洪保他们绘制的地图。”

一张经过多次修改,最后定稿的地图被挂在墙壁上,看看那些线条周围的标记,说明已经被复制了。

这便是大国的力量。

随时随地都会体现在细节之中的力量。

虽然不是很热,可暖阁里却已经摆放了冰盆,丝丝冷气冒起。

方醒走到墙边,把这份地图和印象中的地形对照了一下。

鼍龙湾?

方醒看到了那个著名的地方,可再看标注的名字,不禁就笑了。

木骨都束,从这里开始……

方醒看着那延伸过去的线条,最终看到了里斯本,以及海峡。

“里面有肉迷,还有一些国家,只是此行匆促,他们并未仔细探索和交流。”

“已经很出色了。”

方醒用手指头指着木骨都束,唏嘘道:“大明……就是从这里开始了……”

“金雀花的船队颇大,不过都是些和渔船差不多的船只。法兰克人几乎丧失了海洋,不过他们的底蕴在泰西不差,他们在借机统合内部,所以……”

朱瞻基严肃的道:“任何国家都不该小看。”

方醒点点头,很欣慰,却没有夸赞。

眼前的君王渐渐的威严日盛,他不需要夸赞,要的是看得到的东西。

朱瞻基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就微笑道:“当年你曾和我说,海洋才是大明的未来,如今看来,果真是如此。”

方醒笑了笑,说道:“是文皇帝开的头,大明布威四海!”

……

文皇帝……

方醒再次见到了玉米。

“见过殿下。”

玉米已经能站着了,可没谁让他站着。

方醒微微拱手,然后看着被嬷嬷抱着的玉米说道:“该学走路了。”

嬷嬷说道:“殿下在坤宁宫有学。”

这是乾清宫的外面,嬷嬷的后面跟着一长溜的人,声势不小。

方醒皱眉问道:“宫中也要那么多人?”

送他出来的俞佳说道:“这是太后娘娘的吩咐。”

方醒无奈的道:“这样不好。”

呃……

一群人都有些无语,并觉得愤怒。

太后娘娘的话也是你能反驳的?

方醒蹲在地上,招手道:“把殿下放下来,看看。”

他的态度很随意,就像是让自家的子侄下来学走路,好让他大笑一番。

嬷嬷看看俞佳,俞佳说道:“兴和伯还是太子少师呢!”

大家这才想起这一茬,于是嬷嬷小心翼翼的蹲下来,双手把玉米圈在了里面。

玉米的双腿原地蹦跶着,双手把在嬷嬷的手臂上,冲着前方的方醒,严肃的喊道:“打!打!”

他很认真,方醒也很认真。

“放开。”

他对嬷嬷说道。

嬷嬷再次看向俞佳。

玉米要是摔倒了算谁的?

俞佳想起了多年前,那时候的朱瞻基还是个少年,在方家庄被方醒操练的和死狗差不多的狼狈。

摔伤只是平常啊!

于是他点点头,嬷嬷就试探着松开了手。

玉米得了自由,就和野马般的扑腾着冲了出去。

他的脚步居然是跳跃的,而不是走。

方醒当然知道孩子的脚步,所以他只是看着。

那些太监宫女们在俞佳的环视下都低下了头,但依旧有人在偷偷的看着这一幕。

方醒就蹲着,怎么看都像是一位父亲在等待着自己的孩子跑过来。

玉米瞪着眼睛,就这么蹦跳着跑过来,可方醒却一步步的往后挪,和他保持着伸手可及的距离。

玉米急了,怒了,喊道:“打!打!”

他回头,可那些人却只是含笑看着,当然,也有愤怒的,都是冲着方醒。

你居然敢轻慢殿下吗?

方醒在看着这些,等玉米回过头来后,他的眼睛渐渐眯着,就盯着玉米的神色变化。

而不知何时,朱瞻基也出现在了殿外,他也在看着玉米的反应。

宋老实觉得有趣,就夹着扫帚想过来,却被沈石头哄着说有好吃的,然后跟着去了。

玉米皱眉看着方醒,突然崩了一句出来:“坏人!”

方醒渐渐的露出了微笑,然后再退后了一些。

是的,我是坏人,你咋办?

玉米没有看别处,他好似在憋劲。

“打!”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