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6章 引发好奇和轻视的泰西使团

第2186章 引发好奇和轻视的泰西使团

三人都放弃了郑和,盯住了方醒。

“大明兴和伯,方醒。”

多克的眸子一缩,问道:“可是那位杀了许多人的大明名将?”

通译说出来后,方醒看着多克,淡然道:“正是本伯。”

三人一阵发怔,然后打量着方醒。

这人看着普通啊!并没有那些泰西名将的气质。

盯着人看是失礼的行径,方醒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自己,就转身道:“马车也来了,进京吧!”

“好,进京!”

一行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报信的已经出发了。

“他就是明人使者说的那个名将吗?”

多克摇头道:“不知道。”

他知道,但现在却有不能确定了。

平凡的方醒就像是一个邻居般的和洪保说话,压根就看不出什么名将的气质。

“我想那人更像是一个伙夫。”

阿贝尔笑道,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亨利有些迷惑,等看到一个船员和方醒说话,两人谈笑风生时,不禁微微摇头,说道:“是的,我们被使者骗了。”

“上车!”

有人过来催促着他们上车,使团的待遇还算是不错,一辆马车才装了六人。

没有人抱怨,相比于这一路被封闭在甲板下的舱室里的待遇,马车里就像是天堂。

多克一路都在往外看,明人现在并不限制他们,所以他一边看,一边嘀咕着,总结着明人的社会情况。

“不少村子啊!明人的人口真不少。”

多克随口夸赞着,然后看看车外,却没有明人的骑兵。

这点儿人口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随着时间流逝,当路边的村子越来越多,出现了城镇后,多克就有些吃惊了,但依旧还能稳住情绪。

当车队停下来时,多克在呆呆的看着外面。

外面全是规划的方方正正的居民区,很整齐。

可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街道上铺设着硬化材料,马车在上面行驶时几乎感受不到震动。

多克吸吸鼻子,阿贝尔吸吸鼻子,亨利吸吸鼻子……

没有臭味!

多克掀开车帘,左边的行人被里面突然冒出一个金发碧眼的脑袋吓了一跳。

“鬼啊!”

一个女娃紧紧的抱着她爹的大腿,指着多克惊呼着。

她爹看了多克一眼,安慰道:“这等人以前多了去,没事,不是鬼。”

以前在蒙元统治时期,这等人多见。

多克也被吓了一跳,就冲着女娃笑了笑,努力做出和善的模样。

“天呐!那是他们的京城!”

右边探头出去的使团成员突然惊呼了一声,多克心中一惊,那和善的模样就变得狰狞起来。

“坏蛋!”

小女娃被吓到了,边上一个男孩子就冲着多克吐了口水。

口水落在多克的脸上,他茫然没有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庞大的城市。

“他是傻子!”

孩子的欢呼声在耳边回响着,多克的心渐渐冰冷。

…...

没有洗澡,三名使者说是想马上请见大明皇帝陛下。

“没有这么安排的,陛下政事繁忙,不可能为你们破例!”

胡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然后招手叫来陈默。

“带着他们去洗澡。”

陈默觉得这是自己露脸的时刻,可稍后他就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固执。

使团被带入驿馆,一路上被北平人看了西洋景,到处都有人在起哄。

他们已经失去了抗议的力气,都近乎于震惊的在看着京城,贪婪的看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细节。

干净的街道上没有屎尿堆积,更看不到有人随意在墙边撒尿,或是旁若无人的蹲在那里拉屎。

城市中也并非是鸟语花香,可干净就足矣。

由于以前经常出入于那些熏臭的场所,这一路他们的鼻腔算是来了一次洗礼。

那些百姓穿着整洁,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等看到他们乱糟糟的须发和着装之后,有人就面露嫌弃之色,接着人人如此。

“蛮夷!臭烘烘的蛮夷!”

一个读书人皱眉说道。

“对,臭烘烘的!”

一个孩子靠近看稀奇,然后跑回来证明了读书人的正确。

于是百姓就渐渐的多了优越感,有人去问五城兵马司的人,回来就笑嘻嘻的说是泰西的使团。

“泰西?是不是那个大秦?”

“大秦是在前汉,现在可是大明,什么大秦能存在那么久?”

那读书人不屑的驳斥了回去,让周围百姓对他刚生出的好感荡然无存。

“那是哪里?”

有人好奇的问道,同时也有挤兑读书人的意思。

可读书人哪里知道,他嘀咕道:“小人啊小人,果真是不可理喻。”

“极西之地,肉迷国过去即是泰西!”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人群后面响起,这声音显得极为自信,等大家回头时,早已没了人影。

“你以为如何?”

人群的前方,朱瞻基的问话化解了洪保对方醒的疑惑,他觉得方醒突然冒头解释有些无谓和冒失。

朝中现在还没决定对泰西采取什么策略,任何消息都该藏着才是。

朱瞻基在中间,方醒在左边,洪保在右边,周围一群侍卫。

方醒想了想,说道:“他们看着野性十足,眼神中充满了好奇,但却看不到友谊。”

这个暗示很明晰,朱瞻基看向洪保,洪保默认了。

于是他说道:“那么就回去吧,召集群臣议事。”

……

群臣议事就是一块牛皮糖,中心议题就是大明应当对泰西持何等态度。

武勋们的想法很简单,戒备,然后试探,不行就打。

而文官们却不同,他们觉得应当交流,先交流,做不成朋友再说嘛。

就在一片纷杂中,方醒出班,说道:“其国在极西之地,近年唯有水路交往,而洪保发现他们都在对海外展开探索……”

“可大明却已经探索许多年了。”

有人反驳道。

方醒点头道:“是的,大明也就是文皇帝高瞻远瞩,这才提前成为大海的主人,不过却不可轻忽,犹记得当年前唐时,兵锋看似天下无敌,可终究不能持久,最后湮灭为尘埃。”

他察觉到了群臣对泰西的轻视,就对洪保使个眼色。

洪保说道:“金雀花和法兰克在泰西都是大国。”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