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1章 你就是个渣渣

第2181章 你就是个渣渣

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工部再拖也很难拖下去,那天吴中去见夏元吉,便是找理由把测试的时间延后了几天。

回头工部就下了赏格,于是那些工匠两眼发绿的开始改进马车,然后就焕然一新。

夏元吉禀告上去,可朱瞻基却再无兴趣去观看,百官也没兴趣。

于是工部和金英就来了一次面对面的对抗。

不,应该说是朱芳带领的工匠和工部在对抗。

方醒旁观,和吴中站在一起,看到马车焕然一新,就说道:“改进了?那就拉远一些吧,让人骑马跟着,一样的货物,看看谁跑的快,谁最先坏,如何?”

这个建议很公平,作为皇帝的代表,沈石头点头道:“这很公平。”

吴中却有些心中没底,就说道:“那要不少时日啊!要不……一个时辰吧。”

他维持着镇定看向方醒,丝毫看不到心虚的表现。

哪怕是工部这个做事的部门的尚书,可吴中依旧修炼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

方醒笑似非笑,就在沈石头以为他要发飙,吴中以为他看穿了自己的打算时,方醒点头道:“好。”

于是金英就接到了方醒的指令:快!

他站在马车边上,此次当然不是他驾车,可他就是指挥。

“吴中这是想耍赖?呵呵!”

金英对车夫说道:“咱家要你从一开始就把他们拉下,一个时辰之后,咱家要他们绝望!”

男子就是工坊测试马车的专用车夫,对马车的性能了如指掌。他看了工部那辆马车一眼,再冲着坐在上面的同行轻蔑的翘起嘴角,说道:“公公,您就等着吧,小的会让他们连小的屁都闻不到……”

车夫说的粗俗,可金英却极为赞赏。他拍拍车夫的肩膀道:“好好干,回来工坊庆功,酒肉管够!”

这边士气高昂,而那边的吴中却有些心中没底。

“大人,那车用料……下官不怕说句杀头的话,怕是比陛下的车都扎实……车夫是京城车马行的头号,什么路都跑过,听一声车轴响就知道是啥问题……咱们赢定了。”

吴中点点头,按照户部的计划,随着水泥路的推广,新式马车的需求会非常的大,大到工部能大发一笔的程度。

所以这笔单子工部拿定了,谁敢阻拦……他也顾不得以往的交情了。

工部对科学的态度最是和气,而且暗中多有夸赞。

可现在大家是在争夺未来的话语权,别说是科学,就算是儒学,吴中也要咆哮几声,甚至敢打破人的脑袋。

所以他看向方醒,遥遥拱手道:“兴和伯,那就……开始?”

方醒指指金英道:“吴大人却是找错了人,此事工坊那边是金英做主。”

吴中皮笑肉不笑的道:“兴和伯何必自谦。”

方醒也收了微笑,说道:“那便开始吧。”

于是有人开始给两辆马车装车,双方都派人去监督,就怕对方下黑手,找内援来占便宜。

等装车完毕之后,沈石头随意喊了一声开始,两辆马车就从城门外开始了竞速。

开始起速阶段双方的差异不大,稍后甚至工部的那辆马车在渐渐领先。

吴中抚须道:“兴和伯,就此作罢?”

他是好意,觉得双方干脆和平收场最好。

方醒没说话,因为工部有些不要脸,用的是好马,比金英那边的马好许多。

他看了愤愤然,却依旧自信的金英一眼,觉得太监这种生物实际上也并非是天生的坏种,这不以前在朱瞻基的身边八面玲珑的金英就被工部给坑了。

吴中没得到回应就有些心虚了,他看了准备此事的官员一眼,那官员只是堆笑着,还有些得意。

是的,工部的人聚拢在一边,看着渐渐远去的两辆马车在得意的笑着。

有人打马在跟随着马车,一刻钟回报一次。

方醒觉得有些无趣,偏生太阳出来有些晃眼,他就到了城门洞里休息。

“伯爷,谁能赢?”

守门的军士们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方醒,仿佛答案能让他们马上立地飞升。

他们给方醒弄了凳子,所以方醒就给了个答案。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床!”

一群军士在百户官的带领下面面相觑,有人念道:“先胖不算胖,这是说工部先头领先吗?”

“后胖压塌床……”

“买错了,快去追,改买工坊赢!”

百户官哭丧的着脸叫人去追,等他反应过来,就讪讪的向方醒赔罪。

城中早有人开了盘子,赌工部和工坊此次竞争的胜负,目前看来是工部占据了上风,连这些军士都下注在那边。

可对方醒的信任让百户官把肠子都悔青了,若非是方醒在此,他此刻大概就要亲自去追下注的麾下。

方醒没管这些,军中枯燥,要是一点儿乐趣都不给,迟早会出事。

至于赌博……

方醒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一刻钟至,两骑飞奔而来,一骑去了吴中那边,一骑来了城门这边。

“伯爷,领先!”

“好!”

“好!”

城门处那些等着消息看热闹的百姓和军士们都不禁叫好。

方醒问道:“领先多少?”

“三十步。”

三十步,不算多,也不算少。

吴中往这边看了一眼,觉得尸位素餐的名头很快就要戴在工部的身上了,就咬牙道:“要拼啊!”

……

工部的马车确实是已经在拼了,在宽阔的官道上,前方有骑兵疏通道路,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狂奔。

从开始的领先到现在的落后,实际上工坊的马车看着有些轻松,至少不见紧张。

在超车的那会儿,工坊的车夫甚至还斜睨着他,轻蔑的嗤笑了一声。

你就是个渣渣!

他至今还记得那个眼神,所以他也开始拼命了。

他开始抽打着马儿,这匹好马的身上已经开始见汗了。

他当时挑选马匹就是以耐力为标准,现在都见汗了,可见工坊那边给他的压力之大,让他都放弃了事先准备好的计划。

马儿长嘶一声,然后缓缓再次加速,可前方的马车却好似永远都跟不上,并且距离越拉越大了。

工部的车夫看看左右在往身后闪过的景物,再看看前方那辆开始一骑绝尘的马车,他抬头绝望的道:“老子的马比他好,老子赶车在京城堪称第一,为啥追不上啊!”

……

“伯爷,看不见了,最少两里地。”

第二批来报信的人到了,方醒起身道:“那么应该是结束了。”

按照时间来说,这些报信的第二次通报消息时,那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了,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最终的结果。

方醒起身看向吴中。

吴中苦涩的道:“那朱芳就不肯来工部吗?本官愿意保举他……”

“大人,那工坊实际上就是陛下的……”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