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0章 陈默谄媚,工部坐蜡

第2180章 陈默谄媚,工部坐蜡

刹车起了作用,车速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距离君臣三十多步的地方。

金英跳下马车,居然没有踉跄,然后近前,跪下道:“陛下,奴婢拿脑袋担保,这马车不管是运货还是拉人,都将对大明大有裨益。”

俞佳的眸色阴冷,心想你这是要想展现一番自己的大局观吗?

果真是蛰伏之后就开始龇牙了啊!

朱瞻基走到了马车边上,马儿在轻轻的喘息着,身上并未见汗,可见一旦加速起来后,靠着惯性,马儿省力不少。

那就得保证润滑!

朱瞻基跟着方醒学过这些,所以他过去就蹲下看了车轴那里。

金英跟在后面,弯腰弯的比蹲下的朱瞻基还矮,介绍道:“陛下,这里是用了轴套,外面有密封,里面灌些油脂进去,这马车就不用担心润滑了。”

“你也懂这个?”

朱瞻基随口问道,然后摸了摸悬挂。

金英按住心中的欢喜,说道:“陛下,奴婢从建工坊以来,唯恐误了大事,所以每日有空就去找了那些工匠请教,奴婢如今都能打造一些东西……”

朱瞻基赞许道:“这很好。”

金英激动的浑身轻颤,回身看到好似在发呆的俞佳后,他笑着拱拱手,显得有些谦卑。

朱瞻基拒绝了搀扶,自己起身,然后摸着车上的粮袋说道:“这便是术业有专攻,做工匠要专注于工匠之事,做商人的,要专注于商人之事,而诸臣……”

朱瞻基看了一眼群臣,却看到陈默正在堆笑着看着自己。

这厮很大胆啊!

一般人哪敢和皇帝对视的?

可这厮不但对视了,而且还在谄媚的笑着。

这……这活脱脱的一副奸臣模样啊!

朱瞻基忍不住暗骂一句,然后说道:“诸臣要做什么?辅佐君王,安抚百姓,要知道内外大势,要知道士农工商,不要只知道之乎者也,那样的就是把书读死了,徒耗钱粮!”

皇帝现在越发的喜欢敲打人了,这话里话外的,把那些腐儒比作了方醒以前经常说的造粪机器。

朱瞻基点到为止,他没问吴中工部的马车如何了,在叶落雪等人的护卫下进了皇城。

这便算是散伙了!

吴中面色难看,大步回去,看那模样,今天的工部少不得要有人被收拾了。

金英得了彩头,就请人卸车,然后和方醒打个招呼,居然自己驾车回去了。

这便是行动派!

“行动派还是拖延派,实际上和氛围有关系,你在吏部,那里多有龌龊,要学会观察人……”

马苏在外围,朱瞻基走后,他进来和方醒见礼。蹇义见了有没说什么,还点了点头。

他老了许多,从辛建死了之后,他就沉默了,沉默了许久。

听说皇帝想让他荣养,给个虚衔,然后顾问国事。

可看蹇义的模样,分明就是没同意。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劲头,最近连续操劳,听说在梳理京城官员。

这事儿讨人嫌,招人恨,可蹇义还是去做了,这便是操守。

他看到陈默也往方醒那边瞅,就拱拱手,然后往吏部去了。

方醒看到了,他拱手回礼,然后吩咐道:“你跟着去,不是什么溜须拍马,好歹看着些。”

马苏懂了,就追了上去,也没搀扶。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若是蹇义脚崴了,或是要摔跤,马苏能及时救援。

剩下的人开始散了,众人都看着站在原地的方醒,有人在笑。

得意的笑!

皇帝可没提匠籍的事啊!你方醒这番算是白费劲了吧。

但方醒却突然对刚转身的杨荣说道:“杨大人。”

杨荣回身,皱眉道:“兴和伯何事?”

方醒朗声到:“马车已经打造出来了,那些没有匠籍的工匠,他们可出色?”

啪啪啪!

青天白日下,仿佛有掌声响起。

却不是鼓掌,而是打脸!

那些官员面色难看的看着杨荣,想着好歹要反击吧。

杨荣却只是拱拱手,然后说道:“天下之大,大明各地都要工匠,若是都去了匠籍,没人干了怎么办?”

当初方醒提出弄个试点,试验取消工匠的匠籍,今日便是出了一项成果。

杨荣的反击有些含糊,这符合他的位置。

首辅不要轻易表态,至少在了解事情的全部之前,要谨慎。

至于取消匠籍,他觉得方醒是在无事找事。

工匠有匠籍,这就是朝中出钱粮养活他们。至于那些工匠赶路的耗费,户部不是说愿意出吗。

方醒点点头,说道:“是,等户部下了马车的单子,到时候大家自然能看出成色来。”

速度和质量!

这便是方醒用来碾压工部工匠的杀手锏!

我的工匠是计件制,质量追溯,赏罚明晰,工部如何?

……

“废物!饭桶!”

工部里,吴中的骂声震天动地,几个官员被骂的面无人色,然后被东西砸了出去。

“去看看他们做了什么?车呢?在哪?”

吴中气咻咻的把工部上下都骂了一遍,然后又急心火燎的进宫请罪。

工部的马车是做出来了,可那些工匠只是按照以前的套路,没有看到什么新意。

于是第三天的测试中,工部的马车拉了一千斤,那马儿拉的特费劲,速度很难起来。

等到了浅坑时,那马车居然直接就歪倒了,把马儿翘在空中,无助的嘶鸣着。

工部丢了大人,吴中把工匠招来问话,结果工匠很光棍的说差距主要是在材料上。

“大人,那个朱芳可不得了,跟着兴和伯学了不少科学,据说他那边至少有几百种配方,要啥都有,不然他们的那个什么簧哪出的来啊!”

面对着老实巴交的工匠,吴中第一次感到了无力。

科学那是方醒弄出来的玩意儿,里面的不少学识简直就是为工匠量身定做的。

可工部不可能组织工匠学习科学吧?

那样不说士林的愤怒,没这个精力和钱粮啊!

吴中深深的忧郁着,而户部那边来人催促结果,更是火上加油。

于是吴中就去了户部和夏元吉打擂台,而那几位‘老实’的工匠出了工部,等远去后有人呸道:“肉都见不着,还想咱们卖命呢!”

“就是,做好做坏都是这样,也没多少好处,谁愿意去折腾?”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