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9章 御前飙车

第2179章 御前飙车

“.…..翻车几十次,每次不是陷坑里了,就是货装偏了,马都摔废了几十匹……”

以前的金英大家都见过,白白净净的,微胖。

可眼前这个金英却就像是铁匠铺的匠人,灰扑扑的,黑不溜秋的。

这人是在做事啊!

俞佳心中一动,却不知道是在宫中好,还是在宫外好。

宫中权柄大,谁都得奉承着他,有了好处第一得想到他。

可宫外却得了自由。

看看金英吧,还能自己赶马车去测试,而他俞佳就只能在宫中看着头顶上的那片天。

俞佳抬头看看天空,这是他近大半年来第一次出皇城。

这时金英看了过来,两个曾经的老对手相视一笑,好似泯了恩仇。

“.….试试!”

朱瞻基听了一耳朵的好处,可终究还是想看看。

这便是现在的皇帝和以后的皇帝的区别。

朱元璋,朱棣,朱瞻基,他们得知有好东西时,多半是要亲自看看,并仔细验证。

等以后的皇帝上位后,估摸着连宫外什么样都难得一见,没说何不食肉糜就算是不错了。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那些胸口碎大石,直接把大明都碎没了。

金英退到边上,自信的道:“陛下放心,千斤上去,保证能在这边跑的飞快。”

朱瞻基退到了边上,这时沈石头来了,他到了皇帝的身边,低声道:“陛下,金英所言无虚。”

朱瞻基点点头,依旧没有回去。

一队军士搬运来了粮食,一袋袋的堆上去。

二十袋之后,金英笑呵呵的道:“再来!”

卧槽!

于是他们又弄了十袋,然后金英居然亲自去赶车,这个倒是让人侧目。

俞佳看了一下皇帝的神色,没看到赞赏之类的,心中却有些没底。

“驾!”

金英坐在前面车夫的座位上,麻利的甩了个响鞭,马车缓缓的动了。

马车渐渐起速,沿着城墙开始狂奔起来。

这里的路况还算是不错,所以这并不算什么。

可马上有人请示了一下,然后在回程的路上开始挖坑。

特制的铲子挖坑真是太方便了。

同样的铲子早就出现在了火器卫所中,功能多种多样。

“陛下,这铲子能铲东西,能锯东西,还能砍人,最后就是能当小锅使。”

方醒要了一把铲子过来,给朱瞻基解释着各个部位的功用,顿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陈默也来了,他是来寻礼部的老大胡濙,询问对也思牙要采取什么方式来接触。

礼部主事自然是凑不到皇帝的身前,陈默试探两次都被侍卫拦住了,就垫脚看着那边,等听到有人在说‘这东西拿回家去能砍鸡吗’的时候,他就喊了一嗓子。

“鸡不能砍啊!陛下,鸡要割喉,然后还得念咒…….不然会有罪孽在身。”

那边正在鉴赏着铲子的夏元吉抬头瞅了一眼,对胡濙说道:“胡大人,你们礼部的高才来了啊!”

胡濙看了朱瞻基一眼,见他面色古怪,以为他在生气,就喝道:“过来!”

陈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胡濙一把揪着他到了边上,低喝道:“陛下在此,你在那边胡言乱语些什么?回头请罪……”

上次郑和回来后,陈默出马,和那些被捎带回来的使者们进行了一番‘亲密接触’,几次之后,那些使者只说大明‘亲切’,和母国一般的让人眷念。

这便是陈默的功劳,只是他的手段让礼部上下都有些不屑,连胡濙都不想听他的具体手段。

这样一位礼部的‘干将’,让胡濙也是有些无奈,等他看到陈默居然在冲着那边眉飞色舞时,不禁喝道:“站好!”

当官要有官样子,这是历朝历代的要求。比如说遴选进士做官时,相貌和气质就是重要的一个考核标准。

陈默这副猥琐的模样实在是让胡濙想动手打人。

于是他就下意识的伸手了。

“大人,陛下朝我招手呢!”

胡濙一身的冷汗,回身见果真如此,就骂道:“赶紧去!”

他这辈子真的没打过人,别说是下属,自家的孩子都没打过。

所以他一下就被自己吓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想动手打人……

他不知道的是,朱瞻基此刻也想抽陈默一顿。

朕叫你过来,你拿出点臣子的体统不行吗?

“陛下,那鸡真不能砍啊!”

君臣一起满脸黑线,只觉得这厮当真是不学无术。

方醒没管,他在看着绝尘远去的马车。

有了坚实的马车,随着水泥路的建设,大明的交通将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而一旦有事,马车即可快速调运物资和人员,南北的隔阂……至少地理上的隔阂会进一步被消减。

“.…..陛下,臣当年听兴和伯念过咒语呢!”

“什么?兴和伯居然会这个?”

吴中在边上面色铁青,几次欲言又止,朱瞻基不想听什么借口和理由,所以就和陈默说话。

方醒也有些愕然,陈默已经开始显摆了。

“兴和伯当年……是在倭国吧,兴和伯杀鸡做饭……”

“此鸡不是非凡鸡,它是王母御前鸡,主人家拿你无用处,拿你来做辣子鸡……”

马车开始回返了,朱瞻基看着那边,面色越发的古怪了。

“噗!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大笑,然后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连朱瞻基都背过身去,身体微微颤抖着。

胡濙这才知道先前朱瞻基不是生气,而是在忍笑。

他啼笑皆非的看着傻乎乎站在那里的陈默,说道:“哪听来的胡言乱语!”

陈默只是傻笑,君臣笑过了之后,就一起看着归来的马车。

“好快!”

回来的马车速度更快,瞅着竟然有些吓人。

叶落雪靠近了朱瞻基的身边,随时准备在马车失控后出手带走他。

至于那些臣子,关他屁事!

马车疾驰而来,朱瞻基却很是轻松,甚至还和方醒探讨这个速度有多少。

“最少得五十里。”

五十里,一个时辰,这速度确实是够厉害了。

马车开始减速了,然后就到了那几个浅坑处,顿时车轮下陷,车子歪斜。

“咦!冲出来了!”

马车让人惊异的从坑里冲了出来,金英一个响鞭,马儿又开始了加速。

一个个浅坑被冲了过去,马车依旧坚实,车上的袋子依旧没掉。

俞佳的眼中多了阴霾:你这是要拼命的想在陛下的面前表现吗?

他担心金英再次卷土重来,有着在外面奔波几年的优势,金英肯定帮你自己活络,见识都会有差别。

你别回来啊!不然咱家可不介意弄死你!

就在他的默然中,那马车飞快的冲了过来。

他看到了金英那疯狂的模样,心中一个咯噔。

这是疯了吗?难道他不怕冲撞了圣驾?

“嘎……”

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马车开始减速。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