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6章 皇家水师(月初,求保底月票)

第2176章 皇家水师(月初,求保底月票)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个实际上只是大人哄孩子的话。

而在朝堂上,道理更是一个含糊的、没有一个标准的概念。

一件事在什么时候是道理,这个千古以来都说不清,也没人想去说清。

所以当看到方醒和郑和两人就压下了那些文官的反对时,朱瞻基深深的觉得朝堂之上就该有一个彪悍的臣子。

刘观……

刘观这几天有些灰头土脸,有人弹劾他的儿子不干净,刘观为此自辩,正在焦头烂额。

这人不值得信重!

朱瞻基看到群臣哑口无言,就知道经历了从文皇帝时期到现在的争执之后,大明走向大海的政策已经不可阻拦。

他一直觉得这很艰难,可在收获这一刻之际,心中却多了许多欢喜。

“海上有财富,有危险。”

朱瞻基重复了郑和的话,这是大明官方对海洋战略的定位。

他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等待有人出来反对。

没人反对!

于是他继续说道:“海峡之外无比宽阔,有无数好处,别人会去抢夺,大明……那些土人可怜……大明要确保水师强大,为那些人说话,看护好他们。”

朱瞻基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番话,方醒心中极为快慰,而文官们看着就像是便秘了一般。

这种话不应该是我们来说的吗?怎么皇帝都亲自下场了。

“组建水师,除去民船和各等用船之外,全数划归水师。”

大水师要出现了,想想那规模就吓人啊!

谁来统领?

文官们在盯着武勋这边,心中推测着谁能成为水师第一任大都督。

方醒不可能,皇帝不可能会放他常年出海。

张辅不可能,那是军方的头号武勋。

其他人……

当目光扫过站的笔直的郑和时,杨荣的心中一震,终于猜到了些朱瞻基的打算。

“郑和。”

“臣在!”

作为太监能在皇帝的面前自称臣的,大明没几个,而郑和就是其中的一个,最出色的一个。

朱瞻基说道:“你功勋甚多,朕本想让你颐养天年,可既然要重组水师,能让朕放心的却不多……”

能让君王这般说,对于臣子来说就是最大的荣誉。

郑和跪下,抬头,少了些皱纹的脸,却继续斑白的头发,让人心中怜悯。

“臣愿意执掌水师,为陛下,为大明看好船队。”

这话好像有些王婆卖瓜的意思,群臣却肃然。

在整个大明,当郑和说了这话之后,没人敢去驳斥。

没人敢说能比他做的更好。

没人敢说自己比郑和更忠心。

朱瞻基露出了微笑,说道:“好,如此水师之事就交给你掌总,对外有事,可与都督府和兵部商议。”

武勋们和张本都面露异色,稍后才想起了方醒当时的话。

水师是独立的,也可以是联合的,但它的独立性必须要得到保证。

方醒不想让水师被传统的陆地战略思维拖累,所以和朱瞻基商议了许久,最终才定下了一个方略。

“你年纪大了,再四处奔波,再出海……朕于心不忍,你以后多在北平吧。”

朱瞻基的话就定下了水师大都督的性质:作为掌总的留在北平,在朝堂上为水师发声,在战时为水师的战略服务。

而副都督不知道是谁,但聪明的大抵就猜到了皇帝的用意。

牵制!

确保水师不会成为野心家的工具!

“傅显。”

朱瞻基叫了一个大家平时很少听到的名字。

然后一个武将从最后面,不,是从殿外进来。

黝黑的傅显让人印象深刻,朱瞻基却微微点头,说道:“你多年在海上,兢兢业业,可为水师副都督。”

这个安排中规中矩,傅显是水师的悍将宿将,这等人才是以后水师的领头人。

那些看向郑和的目光中顿时多了些怜悯。

这是皇帝在榨取你的最后价值,而且在你之后,太监不可能再有领军的机会了。

“下旨给在金陵的王景弘,开始吧。”

皇帝起身,群臣躬身相送。

傅显起身后就过去扶住了郑和,一脸钦佩的道:“郑公公,下官可是早就想到您的麾下效力了,今日得偿所愿……”

郑和拍拍他的手,说道:“本官还没到走不动的时候,傅大人多虑了。”

傅显有些不解郑和的态度为何那么冷漠,这时方醒过来了。

“郑公,晚上喝酒?”

郑和笑道:“好啊!不过你不能进城,还是午间吧。”

船队还在金陵,郑和这个大都督所要干的就是纸面整合船队,然后统筹计划,等皇帝批准后实施。

郑和对方醒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傅显有些尴尬,他退后一步,等方醒和郑和走后,这才出去。

他进宫的次数很少,所以看着宫中的建筑和春意有些陶醉。

“和海上比起来,哪里更吸引你?”

“当然是大海。”

傅显侧身回来,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郑和已经走了,方醒一直在等他。

“郑公不是那等嫉贤妒能之人,只是一内一外,不可太过亲密,你可懂了吗?”

方醒点了一句,然后就走了。

傅显呆呆的站在原地,把整个事想了一遍,然后才明白了皇帝的布局。

“傅大人,陛下召见。”

他的运气不错,朱瞻基召见了他,然后鼓励了一番,最后还写了一首诗,御笔赠送给他。

这是罕见的礼遇,所以傅显表面欢喜,心中却倍感压力。

郑和做了计划送进宫去,朱瞻基召了方醒进宫商议。

“水师的主要对手就是泰西人。”

方醒建议道:“海上防线首要就是麻六甲海峡,当然,按照以前的想法,大明应当把第一道防线……不,是基地,大明要把基地放在外面,控制住,然后渐渐的控制住要地,以后……”

方醒在地图上海洋的那部分上面滑过,微笑道:“以后大海之上,大明为尊。”

上次法兰克的使团透露了些东西,通译也说了不少。

“泰西,金雀花的船只很小,但规模很吓人,其它国家也有在大海上讨食的野心,所以我们要向那个方向进发,争取早日打断他们向外扩张的野心。”

日不落!

方醒和朱瞻基相对一视,然后心中豪情陡然而生。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