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5章 方醒郑和的联手(随后的两小时,有月票的书友,投票吧)

第2175章 方醒郑和的联手(随后的两小时,有月票的书友,投票吧)

一份奏章到了值房里,正好落到杨溥的手中。

他打开看了一眼,就讶然道:“居然是兴和伯的奏章,没有直进吗?”

皇帝的心腹,还有那些重臣,自然都有把奏章直接送到御前的权利,否则辅政学士们的权利也太吓人了,几可隔绝皇帝和皇城外的联系。

杨士奇抬头看了一眼,说道:“说了什么?弹劾?不可能。”

方醒和皇帝的关系很亲密,他不可能会直接弹劾皇帝。

杨溥看了一眼奏章,咦了一声之后说道:“是建议水师和下西洋的船队合并。”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若非是要顾忌风度,都想挤到杨溥的身后,一眼看完这份奏章。

“.….建议全部重组为水师,隶属于皇帝……”

刚生出的兴奋马上就消散了,杨士奇揉揉发酸的眼睛问道:“没了?”

杨溥把奏章传递过去,说道:“就这几行字,非常短。”

黄淮看了奏章,点头道:“是很短,却很多。”

所有人都看了奏章,然后都眯着眼在想着那短短几行字里蕴藏着的信息。

“武勋要失望了,都督府要失望了。”

金幼孜喃喃的道,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可兵部也被排在了外面,隶属于皇帝,那么……和现在有何区别?”

“有区别。”

“什么区别?”

“原先水师的那些船只人员以前兵部还能管着,若是陛下赞同这份奏章,以后他们就会变成陛下的人了。”

几人傻眼,金幼孜愕然道:“先前他急匆匆的进宫,看着有些生气,难道那只是……”

“骗人的!”

“他擅长兵法,有心算无心,谁会知道他居然弄了这么一出。”

……

“他疯了!”

一份奏章激起了风云,方醒却带着妻儿在城中逛街。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才觉得刚过完年,可转眼连北平城中的墙角都多了绿色。

春天来了,这是最好的季节,踏春早了些,不过逛街正当其时。

方醒仿佛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焦点人物,陪着妻儿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直至中午,一家人在外面吃了饭,方醒叫人护送家人回去,他自己则是去了五军都督府。

“迟早要来一趟的,你们说吧。”

仿佛知道他会来一样,几位当初谋划水师的武勋都在,看模样分明是午饭都没吃。

方醒知道他们有怨气,就摆出一副等待批判的姿态,然后打了个饱嗝。

这个有些不大尊重人。

“兴和伯,水师变成陛下的,这事你什么时候想的?”

没人敢质疑方醒这份奏章,否则就是不够忠心。

方醒坦然道:“恕我直言,水师若是变成大家想的那样,由都督府管带,兵部调动,方某敢断言,水师保不住百年,必然会被毁掉。”

方醒看看这几人,看到了悻悻然和不满。

不管是谁,对武人又失去了一次机会都在不满着。

“兵部现在是张本,以后是谁?陛下现在能控制,以后的皇帝呢?”

方醒起身道:“言尽于此,诸位仔细思量。”

他走了,留下几个武勋面面相觑。

……

稍后皇帝就召集朝臣商议了此事。

“……水师耗费太大了,陛下,规模控制一些吧。”

在皇帝坚定的表达了自己支持出海的决心之后,没人说禁海毁船,不过压低规模却是普遍的呼声。

“户部。”

朱瞻基点了夏元吉的将,夏元吉出班道:“陛下,上次出海带回了不少金银,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户部都已经处置完毕,当有盈余,而且还不少。”

这是实锤,一家伙就把那些质疑打了下去。

谁敢不服气?

船队没亏本,还能赚钱!

方醒出班说道:“陛下,船队目前已经控制住了海峡,那一片大海已经成了大明的澡盆子,无数资源都可以任由大明去挖掘,这才是最大的利益。”

他环视群臣,说道:“金银矿都有不少,铜矿和其它矿都有,许多比大明境内还多,加上那些肥沃的土地,那片大海能放弃吗?”

无人回答,方醒却得理不饶人,继续说道:“控制住了海峡,大明的海疆才安全,以前要把沿海诸岛的百姓迁移进来,以躲避倭寇,那等日子大抵有些人是最喜欢的吧……”

他看着文官那边,锋芒毕露的道:“大明的国门已经打开了,开了就别想着关上它,谁若想,那不是蠢货就是别有用心的逆贼!”

他不想用逆贼这个词,可大海与大明的国运相关,所以他自然不惜扣帽子。

所以那些在暗中的酝酿都被方醒一下丢了出来,然后在阳光下晾晒,让人觉得恶心。

胆小如鼠!

郑和也在,今日他居然站在了武勋那边,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郑和出班道:“陛下,海外有大利益,亦有大危险。利益不去取,别人自然会取,然后强壮自身。危险不去降服,他们自然会打上门来。”

主动!

郑和强调的是水师必须要主动,主动出击,为大明寻找利益和危险,然后获取利益,镇压危险。

杨荣终于出班了,说道:“陛下,出海终究不可太频啊!”

他作为首辅自然是不能和朱瞻基唱反调,可姿态却是需要的。

这话说了当没说。

这便是首辅和稀泥的本事吗?

几位辅政学士都在想着这事,然后想看皇帝对此的应对。

“陛下,大明以后的敌人是陆地还是大海?”

胡濙在朝堂上的话不多,但一开口,就惊艳了方醒等人。

这话不但把气氛缓和了,而且还成功的提出了一个命题。

“毫无疑问,大明的敌人陆地和海洋都有,不过大明的未来必定是在海上。”

方醒的话得到了大明最资深的航海人郑和的认同,他说道:“陛下,臣在海外所见颇多,大明不该畏惧,而是该去探索,去控制。”

当听到郑和自称臣时,不少人的眼皮子都在跳。

这个太监是要搞事吗?

“可一次风浪就足以倾覆大明的船队,一无所有。”

有人提出了质疑,这是畏惧情绪的体现。

郑和皱眉道:“人在家中,祸从天降,何况是海上。至于风浪,那可以躲避,也可以硬扛,以后大明的船会越造越坚实,这不是问题。”

“可……”

几个文官想用人心散了来驳斥郑和,可看到方醒杵在那里,顿时就打消了念头。

这位当年驳斥的话可还记忆犹新啊!

——那是老鼠,整日只敢躲在家中称王称霸,一出门就成了老鼠。不,你们不敢出门,只愿意在城墙内说什么三代之治,然后就觉得自己的智慧闪耀古今,无人能及……

那个刻薄的人啊!

几双眼睛在方醒的身上闪过,随即陷入了沉寂。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