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4章 水师的未来(最后时刻了,求月票)

第2174章 水师的未来(最后时刻了,求月票)

书院一开学,方醒就找到了躲避的借口,整日不是在书院盯着那些新生,就是在家中陪闺女。

“你在躲什么?”

陈潇已经成了一个野人,头发乱蓬蓬的,脸黑不溜秋的,连肚子都小了一圈,可见是吃了大苦头。

“我没躲。”

方醒转换了一个话题,问道:“玉米怎么样?”

一说到这个,陈潇就恨不能一把掐死方醒。

“那东西太折腾人了……”

陈潇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农,却不知在方醒的眼中,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抱怨生活的怨妇。

“……太难了,我如今都成了老农,就算是丢了官,我凭着双手也能种地养活家人。”

陈潇伸出双手,原先白白胖胖的那双手上老茧不少,看着灰黑。

他抬头道:“我找了许多老农,许了不少钱,他们在嘉蔬署的作用很大,德华兄,养些老农吧?”

方醒有些诧异的问道:“嘉蔬署原先不是就有农户吗?”

陈潇苦笑道:“都是种地吃饭的,谁愿意去折腾?”

方醒明白了,说道:“就是要吃皇粮是吧?”

陈潇点点头,说道:“我去过了上林苑监,常庆古板,说是钱粮有定数,除非是我嘉蔬署自己抠出来,那他不管,否则多余的钱粮是没有的。”

“常庆不肯为你去户部说话?”

陈潇点头,方醒说道:“你岳父就在户部,只是却不好说话,罢了,你也不好去,我去看看。”

……

“那钱不多啊!”

到了户部,听到是为了玉米培育之事,夏元吉有些不满的道:“这是正事,大事,不过是养些老农帮忙,为何没人说?”

“都怕你呗!”

方醒随手摸了本册子看了看,却是军饷钱粮的数据。

“此事太小。”

夏元吉说道:“那常庆和本官以前有些龌龊,罢了,以后有事让他们行文吧。”

“可这是越级啊!”

“越级就越级,总好过不做事。”

夏元吉看来对常庆很不满,准备在上林苑监搅一下。

他叫人进来吩咐了一番,然后一把抢过方醒手中的册子,说道:“都是钱粮,兴和伯,好歹再整顿一番,减少一些吃白饭的也好啊!”

“水师呢?”

夏元吉一怔,然后痛苦的道:“水师更是耗费大,造船耗费大,出海耗费大,回来整修耗费大……”

方醒笑道:“所以出海要有好处,夏大人,以前的好处可不少啊!以后估摸着会更多。”

夏元吉干咳一声,道貌岸然的道:“那些好处都花出去了,船队花销不少啊!”

“没人和你算账!”

方醒来此当然不会是为了那十几个老农的钱粮,他说道:“船队,不,是水师,夏大人,水师的筹建已经刻不容缓了,户部要支持,否则一拖下去就晚了。”

“晚什么?”

夏元吉理财是好手,但对水师却不懂。

方醒指指那本册子说道:“我担心以后会被拖住,许多人都希望把船队毁掉,大明重新远离大海,所以一点疏忽都不行,抓住时机就要行动起来!”

“而钱粮就是关键。”

……

冬天有些干燥,心烦意乱的感觉,于是金幼孜让人点了一柱檀香。

檀香渺渺,给人安宁。

大家都在看着奏章,不时会在一张上备注,然后贴在奏章上,好让皇帝注意某些地方。

朱元璋也要丞相,朱棣也有辅政学士,所以皇帝想一个人掌管和处置这个庞大帝国,这是一个自己找死的行径。

于是辅政学士的权利就这么一点点的在增加着。

杨荣清楚的记得朱瞻基说了这个办法时的神色,很阴郁。

没有一个皇帝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利,而这种由辅政学士给出意见,最后皇帝审核的办法,实质上就是在削弱皇帝的权利。

可皇帝不是铁人,几个辅政学士全部批阅下来都会觉得累,皇帝一个人怎么弄?

他听到了一些风声。

有人说该由宫中的太监组成一个宫中的‘辅政太监’团队,然后对内阁批阅过的奏章再核查一遍。

这个传言是早上才听到的,杨荣有些忧郁。

“陛下想用太监来平衡!”

金幼孜说出了大家都猜到了的原因。

是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原因,至于以后的‘阉党’,那只是因为那些太监和文官们做了对头,文官们自然要对他们口诛笔伐,让他们的名声臭不可闻。

然后为了杜绝皇帝再使用‘阉党’这个大杀器,但凡用过阉党的皇帝都会被文官、文人们斥之为‘昏君’!

“一人对千万人,自然会累,然后会寻找帮手。”

杨荣也说出了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但这是在打脸,所以大家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方醒进宫了,脸色不大好看!”

一个消息让杨荣忧郁尽去,金幼稚都如蒙大赦的道:“咱们都不好说话,此人倒是不错。”

……

“你是来劝谏我不要用内侍吗?”

朱瞻基指指自己的眼睛说道:“看多了奏章,眼睛都花了,他们是五人,而朕只是一人,难以为续啊!”

方醒愕然道:“没有的事,我是想来问问水师的事。”

“水师?”

作为皇帝真的是要日理万机,而且大脑还得有随时切换频道的功能。

“水师目前是王景弘在掌管,没有纳入军队的序列,招兵和船队规划也自行其是,这对以后不好。”

“你们的意思是让船队归于都督府和兵部的管辖?”

气氛不知怎地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俞佳看了一眼方醒,却没看到惶恐。

“独立怎么样?”

方醒解释道:“水师作为皇帝的直属,至少名义上如此,然后独立统领,和都督府、兵部联署议事,这样至少可以避开都督府和兵部的掣肘。”

“都督府不会,不过兵部难说。”

朱瞻基清醒的态度让方醒大为放心,他说道:“兵部毕竟是文官,张本在倒是无碍,可以后谁说得准?一旦重回闭国锁国,我宁可现在就去一一打烂他们的脑袋,看看他们的脑袋里是什么鬼东西!”

武勋们这段时间不断给朱瞻基提出建议,而目的就一个:把船队重组,归于都督府统管,和陆军一样,由兵部调遣。

朱瞻基微笑道:“总有人希望朕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然后只能垂拱而治……”

“是的。”

方醒残酷的揭开了那些武勋们沾沾自喜的愚蠢:“都督府谋划船队之事文官们几乎在旁观,他们希望武人掌控船队,等以后寻到机会,他们都能扳回来!”

兵部靠不住,这是方醒和朱瞻基都认可的定位。

至少未来靠不住!

朱瞻基点点头,淡然道:“这是个好主意。”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