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2章 柳暗花明(本月最后一天,月票,我们努力一把,行不?)

第2172章 柳暗花明(本月最后一天,月票,我们努力一把,行不?)

“方醒居然那么赤果?”

“他以后还会成为帝师,你让他不支持皇长子去支持谁?”

“可现在太早了啊!谁那么早下注的?不说别的,你想想要是中间出了些意外怎么办?”

“什么意外?”

“你蠢啊!要是皇长子……突然出事,他方醒可就傻眼了。”

两个读书人自以为说话的声音小,周围的都是贩夫走卒,所以很是大胆。

就在他们扯淡时,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走过来,拍了块腰牌在他们的桌子上,冷笑道:“东厂问话,跟我回去一趟!”

不提这两个倒霉蛋,京城中今日最大的消息就是皇长子去了知行书院,去参加了以往只有朱瞻基才能参加的仪式,然后京城就沸腾了。

奏章冲进了紫禁城,有弹劾的:他们弹劾方醒把玉米置身于危险之地。

有吹捧的:殿下天纵之姿,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的风度,以后定能……

没人敢说玉米以后会君临天下,最多就是说皇家出了个聪明孩子,可喜可贺。

一时间皇后那里变成了热地,而孙氏那里门可罗雀。

可皇后那边只是闭门不见,让那些嫔妃悻悻的去想着怎么围堵、‘巧遇’朱瞻基。

而孙氏那里依旧如故,不悲不喜,御医每日去诊脉,孙氏每日在院子里散步。

一切都在秩序下运行,那么这就是道。

……

“什么是道?”

洪保看着前方那处熟悉的乌云,还有那些大浪,说道:“官员的道就是治理国家,将士的道就是保卫国家,而我们的道……”

他回身看着那些已经没有上次那样惧怕的船员们说道:“我们的道就是和风浪搏斗,没死之前,咱们就是赢家!”

“公公,船队遇到了顺风,只要过了这里,最多三月份就能回到大明。”

张旺知道这是一道关卡,过了就是一片坦途,所以他刚才去做了动员。

洪保点点头,看到有专人在绘制两边的地形,稍后会绘制地图。

有人爬到了桅杆顶上,在四处打望,在进入风暴前,他们不会下来。

这些都是尽忠职守的人。

洪保问道:“那些人呢?”

张旺杀气腾腾的道:“已经加派了人手看着,若是不老实,就直接丢海里。”

“好!”

洪保觉得万事俱备,就差一顿好饭了,就吩咐道:“做一顿好的,让大家吃,酒也拿出来,只是不许喝醉了。”

于是一场大餐随即开始,所有人都知道这可能是断头饭,吃了这顿就没了下顿,于是格外的珍惜。

厨子们也没吝啬,好东西都拿了出来,压箱底的手艺都使了出来,一时间船队到处都是香味。

被关在甲板下的舱室里的使团也闻到了香味,多克的鼻子嗅着味道,说道:“他们在大餐,这是什么意思?”

阿贝尔懒洋洋的道:“要么是发现了什么,要么就是度过了危险,好吧,我们应当能一起吃。”

亨利坐在里面默不作声,听到那两人在为了这个而争论,就低声道:“别忘了一件事,明人死人很少。”

船舱里顿时鸦雀无声,亨利作为最顶尖的航海专家在发表看法。

“航海是一件和神灵赌运气的事,出去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有人是迷航,有人是被风浪摧毁,但最大的问题就是生病。”

多克点头道:“是的,没听到他们的人哭泣,也没听到有人被丢进海里的声音。”

“不,有一个。”

阿贝尔习惯性揭世仇的短:“那人奉你的命令去试探明人,结果被抓住丢进了海里,我记得还是在里斯本外海吧?”

当时明人叫了所有使团的人来看,看他们怎么把那个金雀花人丢进了海里。

多克阴郁的看着阿贝尔说道:“别扯这个,那是为了大家好。”

“明人并没有捕捉海龟,也没有喝酒,但他们就是没有生病,这是怎么实现的?”

多克摇头表示不了解,而阿贝尔更是个海洋白痴,最近才开始跟着使团里的人补课学习。

亨利说道:“航海最大的敌人就是疾病,如果能知道明人的医术和药,那我想这个发现不会亚于明人火器的制造办法。”

“真的?”

多克的眼中闪过贪婪之色,说道:“我们需要配合一下,不过前一次是我的人,这一次该你们的人去了。”

亨利摇摇头,说道:“我不想激怒那个使者,我看过他的眼睛,很危险,他最想杀掉的人是我,所以我的人不能出去。”

阿贝尔皱眉道:“那我的人更不能出去。”

三人沉默一阵,亨利说道:“等到了明人的地方,我们的机会更多。”

但大家都知道,到了明人那里,除非是无路可走,否则三家就会分开,各自凭运气去寻求好处。

“闭嘴!”

外面传来了踢门的声音,亨利无奈的道:“好吧,看来我们的朋友有些不安。”

这时船身动了一下,多克说道:“停船了,这是第一次停船吃饭,要注意!”

“我们的生死在他们的手中,祈祷吧。”

……

洪保喝了几杯酒,从前日起,他的眉心处就在跳,跳的心慌。

只是为了安抚军心,他从未表露出异色。

他觉得自己该死了,兴许就会死在前方的风暴中。

他把杯子砸在地上,张旺等人都跟着砸,只是他们砸的却是碗,让泰西人为之疯狂的大明碗。

洪保起身道:“走,咱们再会会那些风暴!”

“好!跟着公公走,怕它个鸟!”

“走走走!去看看。”

大家一起走出了船舱,却见洪保站在外面一动不动,神色呆滞。

他们往前看去,无数船员军士站在甲板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张旺往右边跑了几步,跳上了一个台子,然后就看到了远方。

如果以前有人用风和日丽给张旺形容一个地方的风景和气候的话,他会觉得厌倦。

金陵的夏天能让人忘记这个词,只想回到冬季,多冷都行。

可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这个词。

“风和日丽…..”

就在远方,他们吃饭前还在阴云密布的天空,此刻太阳高挂,天上的白云都停止了移动,仿佛那里的时间已经停滞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