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1章 开学仪式(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第2171章 开学仪式(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方睦有些紧张。到了书院之后,他记着方鸿中的交代,并未去方家庄寻亲,而是老老实实地的在书院里打扫卫生。

整个书院来了一次大扫除之后,也就迎来了开学之日。

天没亮就起床,然后出操。

方睦进书院的第一天就听到了不少传言,比如说兴和伯的两个儿子都在书院里。

出操的时候方睦就看到了传说中的两个堂弟。

土豆很认真,做动作一丝不苟。

平安很平庸,不肯多出一分力,也不打折扣。

一个认真,一个看似惫懒。

这便是堂叔家的两个儿子吗?

跑操是新生的煎熬,只是跑了半圈,方睦就看到一个新生弯着腰闪到了边上。

方睦从他的身边跑过,听着他拉风箱似的喘息着,满头的汗,眼神呆滞。

“跑起来!”

一个老师拎着一截竹杖过来,用力的抽打着新生的屁股,打的惨叫连连,然后又跟进了队伍里向前跑。

这只是开端,不断有新生跑不动了,然后被抽打着赶回去。

终于,一个新生躺在地上,喘息的就像是野兽。他说道:“跑不动了!打死我也跑不动了。”

一个老师过去看了一眼,见他喘息的频率已经连成了一片,脸红的就像是猴子屁股,而身上已经被汗水半湿,这才回头道:“倒下一个,给他休息。”

有老生过来把这新生架到了边上,然后催促着他走动起来。

“对,双手握拳,全身紧绷着,屏住呼吸,忍住,忍住……”

一个个新生败下阵来,他们和狗一般的狼狈,被架到边上审查,没问题的就被逼着走动起来,然后又按照方醒当年教的那个法子增长力量和耐力。

方睦家境不好,从小时候开始就会干活,所以还能坚持住。

大部分新生都坚持到了现在,边上有人在给他们大声的鼓劲。

“今年的新生真厉害,老生都被拉成狗了!吐舌头的狗!”

“加油,只要能比老生跑的快,早饭有好菜,大块的肉,鸡蛋,还有牛奶……”

新生中不少身体素质不错,都在咬牙追赶着前面的老生。而老生自然不愿意丢脸,就开始起速了。

于是早操的队伍开始七零八落的散乱着,一拉一拉的,到处是人。

“如何?”

解缙问了吕长波。

吕长波摇摇头道:“要看毅力,这个一日两日看不出来,最少一个月,到时候这些新生是什么样的就无所遁形。”

解缙看到又有新生跌跌撞撞的跑出来,然后跌倒在边上,就叹息道:“手无缚鸡之力,这样的学生出了书院能干什么?什么都干不了。”

“滚回去!”

这时有监察的老生检查之后,就喝骂着那新生,解缙纳闷,就和吕长波过去。

“我跑不动了!”

这新生急促的喘息着,脸上的汗水也不少。

那监察的老生踢了他一脚,说道:“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谁不知道跑不动是什么样的?赶紧滚起来。”

那新生兀自在不承认,解缙过来后,听了老生的解释,就皱眉看着还坐在地上的新生说道:“老夫解缙……”

嗖!

解缙有些纳闷的看着这新生飞也似的爬起来往前跑,吕长波却笑道:“解先生,您的大名吓住他了,小家伙怕被你呵斥呢!”

解缙有些自得的道:“那老夫又多了个作用,倒也没辜负德华的重托,德华这个是不是有些太隆重了?朝中多半是要有些议论了,终究对天家父子不好。”

吕长波不懂这些,只是说了个想法:“那些人不敢的吧?殿下是嫡长子,谁还能夺了他的太子尊位去?”

解缙看到有监察的学生在前方带跑,在压速度后,那些老生都收敛了些。

“说不准啊!毕竟我朝……好在文皇帝立了规矩,再不喜欢太子,可也不会废除他。”

“不过……”

解缙觉得当今皇帝也太多情了些,瞅着一个孙氏就宠爱有加,从小时候宠爱到现在,真是够痴情的。

而现在国本之所以还存疑,也就是因为那位孙氏的肚子又大了,谁知道她会生个什么东西出来?

玉米当年出生时祥瑞万千,震惊了整个京城。

这便是支持玉米这一党最大的底气。

其他的皇子要想争夺,来个天地响应的祥瑞先,否则你就是凡夫俗子,还是哪来哪去吧。

吕长波低声道:“解先生,殿下应当快到了吧?是不是……”

解缙看着那些狼狈的新生,说道:“不必了,什么样就什么样。”

当早操结束时,大部分新生都躺在地上喘息着。

这时一队骑兵冲了进来,然后在大门两侧列阵。

晨光下,那些披甲的骑兵看着森然,那些学生瞬间就爬了起来,然后惊慌的问着。

“这是什么?难道是来抓人的?”

“列队……”

值日的老师跑到前方大声的喊着,那些老生在踢打着新生们归队。

队列慢慢成型,喘息声充斥其中,所有人都在看着大门处。

渐渐的,喘息声低沉下去,渐渐消散。

可大门处却依旧没动静,这下连老师们都有些嘀咕了。

方醒亲自去接小皇子,难道还会出什么意外不成?

就在大门外,几个嬷嬷和太监围住了那辆马车。

马车里的哭泣才停止,还有些抽噎。

“散了!”

方醒满脸黑线的赶走了那些人,走近问道:“殿下可是尿了?”

里面传来了怡安的声音:“兴和伯,已经好了。”

方醒这才发现自己用了口语,他看看左右,幸而在玉米开始哭泣时,那些人就知趣的躲的远远的。

里面的玉米已经不闹腾了,能听到他吧嗒嘴的声音,多半是在吃奶。

“殿下驾到……”

马车缓缓驶入大门,马车里的殿下在吃奶,操场上的那些新生都懵逼了。

“殿下?谁?”

老生们都站直了身体,无人发出声音。

新人的嗡嗡声听着格外刺耳,一个值日老生拎着木棍冲了进去,一边抽打一边喝骂道:“没听到叫闭嘴吗?多傻的人,居然听不到,那就打!”

于是操场上安静了,直至马车停在侧面。

仪式开始了。

方醒讲话,老师代表讲话,老生讲话,新生讲话……

方睦就在下面听着,仔细的听着。

他看到了自己的堂叔方醒在上面从容的讲话,下面的人都在认真听着。

他看到了一个老头在讲话,先是威胁,然后又是鼓励。

……

开学仪式结束,据说里面是皇长子的马车缓缓离去,骑兵们威武,一路护送着。

新生们两眼直冒星星,追问着老生。

老生们极力装作不在意的模样,然后说着往年现在的陛下亲临开学仪式的盛况。

春天悄然而至,少年郎们就像是春天,给知行书院带来了新鲜的气息……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