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69章 涿州招考(感谢幸福的白银大盟,还有许多支持,谢谢!)

第2169章 涿州招考(感谢幸福的白银大盟,还有许多支持,谢谢!)

时光飞快流逝,当宣德三年来临之际,南北知行书院都开始了招生。

有人恐慌,有人仇恨。

各处都有人来报名,书院甚至还派出了老师和学生到更多的地方去招考。

名额分解下去,现场考试,隔一天出结果。

涿州就有一个招生点。

大清早,方睦就洗漱吃了早饭,然后被方鸿中叫去训话。

方鸿中穿着一身青衫,看着气色好了许多。

涿州被方醒翻了个个,涿州方家的名气一下就起来了。

以前的方老鼠无人敢提,客人多了不少,不是叙旧的,就是媒婆。

方寅早就到了说亲的年龄,只是以前方家倒霉,无人看得上罢了。

如今方寅早就成了涿州城中的第一王老五,连官宦人家都托了媒人来说话。

这个算是正常,可居然有媒人上门给方鸿中这个老鳏夫说亲,顿时羞的他把媒人喝骂了出去。

“好好去考,咱们家就你小,你叔说了,到了北平都要老实的住在书院,每日晨起操练,白天读书,休假时可以和同窗进城,也可以去边上的方家找土豆他们玩耍……”

方睦有些忐忑,方醒给了他不少书,甚至亲自指点过他那些基础知识,也有‘秘籍’,可他依旧忐忑。

如今方家的孩子出门不用担心被打了,可方卓还是亲自把方睦送到了考试的地方。

客栈!

招考点是一家被包下的客栈,伙计掌柜就担任了打杂的角色,倒也秩序井然。

方睦并未得到优待,主持涿州招生的解祯亮甚至都不认识他。

大堂里,报考的人依次坐下,有学生下来发了试卷。

“半个时辰内写完,到时收卷。”

解祯亮觉得方醒这是在报复,所以把本来可以到京城赶考的涿州也列在招生点中。

他看着这些年纪不一的考生说道:“最后的告诫,这一次考不中没关系,下一次再来。作弊被抓到,此生就别想再和书院有何关联,好了,开始做题吧!”

方睦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他摊开试卷,然后仔细审题,然后……

他越看越惊喜,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安静!”

解祯亮盯着方睦,说道:“警告三次就出去。”

方睦急忙收敛心神,然后拿了毛笔出来,墨水却是考点提供的,若是要凝固了,就加水稀释。

只是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方睦就完成了考试,他仔细的检查着,发现了一个错处,顿时满头大汗。

等他检查了三遍之后,就有些得意的看看周围,却看到三个考生已经在淡然的看着前方。

高手啊!

方睦不知道科学的名声已经被方醒用一步步的举措给拉了起来,以前那种只要是人就收的策略已经变了。

不说工部,现在民间对科学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让人心悸的变化。

半个时辰一到,有学生下来收了试卷,然后解祯亮说道:“明日上午开城门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就贴在城门里面,被录取的记得马上来客栈报名。”

方睦出去就看到了父亲方卓,他正准备过去报喜,却听到先前最先做完试卷的两个考生在身后说话。

“史遂,去年你说能考中秀才,那你今日到此何意?”

“何欣,那你呢?你家这几年就说指望你以后金榜题名,你却抛弃了科举,来了这里。”

这两人都是聪明之辈,涿州城的儒学圈子里小有名气,此刻他们说话,顿时那些考生都不走了。

这就是现成的例子啊!

解祯亮心中微动,一边和学生们整理着试卷,一边暗自听着这边的动静。

史遂微微笑着,年纪轻轻,却显得风度极佳。他拱手道:“家中以前有些事曾经遇到了困境,后来靠的是科学的道理才解决了,所以在下从此对科学大为改观,并愿意去学习深究。”

什么道理?

旁人猜测史遂家多半是有生意,后来应用科学的道理赚了不少钱。

这就是实用派!

解祯亮暗自记在心中,准备在以后收集一些这方面的消息,看看科学在民间的真实地位。

那何欣点头道:“那就是了,去年听闻你家闹了一阵,后来又平息了,恭喜恭喜。”

史遂拱手感谢,问道:“你呢?”

何欣笑道:“以前家人不许提科学,后来渐渐的就宽松了,等我大了之后,家中科学的书都能随意看,这不……一看就看进去了,就想知道的更多。”

这是开明,也是科学在民间地位提升的证明。

解祯亮微笑着,那些学生也是喜气洋洋的。

……

第二天早上,城门处就贴出了招生结果。

“涿州招生五人,史遂……”

史遂已经来了,和何欣站在外面。

他点点头,自信的道:“在下从未觉得考试是问题。”

何欣同样自信的道:“那是,听闻书院出的题目都简单,大家只是比谁错的少罢了。”

“何欣……”

何欣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微微一笑,对史遂拱手道:“一起?”

史遂笑道:“当然,咱们一起去京城。”

“方睦……”

“我在这!”

方睦一蹦老高,欢喜的道:“考中了!考中了!”

大家看他小,就只是善意的笑笑。

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人得知,方睦只觉得一肚子的话想找人说,他找来找去,最终找到了正准备分手的那两人。

“二位大哥,咱们一起进京可好?”

没城府,没底蕴的人家出身!

史遂和何欣皱眉看着方睦,想拒绝,那么多人看着,他们做不出来。

可不拒绝的话,他们觉得自己就像是天上的云雀,居然和地上的草鸡做了一家,那滋味实在是难受。

史遂心中一动,问道:“方家……你家可是和兴和伯有关系?”

出来前方鸿中有交代,不许他把方醒挂在嘴边,所以方睦摇头道:“不是一家。”

两人一阵轻松,然后拱拱手,勉强答应了。

于是三人做了一伙,另两人一伙,过了几日之后,就往北平去了。

一路到了北平城外,那里贴有告示,告示下面站着几个学生。

“可是来报名的学生?我们是知行书院的学生。”

“是,我等是涿州的学生,见过几位师兄。”

方睦见那几个书院的学生态度从容,大大方方的,不禁心中艳羡,对书院就更加的期待了。

一个学生热情的说道:“你们远来辛苦,没有大人跟着,算你们得了第一分。”

第一分?

三人懵逼,史遂就问道:“师兄,什么分?”

那学生带着他们往书院去,说道:“从你们到北平开始,书院就会给你们打分,作为成绩,到期末时核算,不及格的要留级……”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