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63章 陛下英明

第2163章 陛下英明

朱高煦见到方醒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拳就照着他的肩头捶去。

按照朱高煦的手劲,方醒挨上那么一拳,少说半个月左臂就别想动弹,这还得是找到好郎中才行。

“噗!”

方醒没来得及躲开,可侧面来了一只手,抓住了朱高煦的手腕,然后朱高煦反手就一拳。

沉闷的着肉声中,辛老七竟用肩头硬扛了朱高煦的一拳。

朱高煦见到是他,就怒道:“我自然有分寸,挡什么挡?”

辛老七没说话,眼神有些冷。

他可不会管什么汉王赵王的,再敢冲着方醒动手,他就不会客气。

朱高煦没注意他的眼神,皱眉问道:“刚才没收力,肩膀还能动吗?”

“能。”

辛老七挥动了一下左臂,丝毫没有问题。

“卸力了?那么快,不错不错。”

朱高煦对辛老七的武力赞不绝口,居然忘记了自己来方家的初衷,最后竟然想和辛老七去切磋一番。

可方醒担心辛老七的肩膀,就主动挑事。

“殿下找我何事?”

然后就是一次狂喷。

“你别怕,我经常过来。”

就在书房的后面,无忧带着有些紧张的珠珠躲在那里,鬼头鬼脑的窥看着前方。

“.…..你和皇帝在弄什么鬼?海外海外,再不去就被人给占了!”

“早着呢殿下。”

“早个屁!老子等不了死了咋办?”

“听您说话的中气,您最少还能再活三十年,而您至少能在五年之内出海,举家出海。”

“你说的?”

“我说的。”

“本王还能活三十年?”

“肯定,估摸着不止。”

“本王带了鼍龙肉干,拿好酒来。”

“.…..”

前面的咆哮声消失了,无忧看到珠珠有些怕,就拍着胸脯道:“别怕,那是汉王殿下,就是凶,可从不打人。”

天可怜见,那些被朱高煦暴打过的人不知道找谁说理去。

小刀就坐在屋顶上,听着两个女娃在嘀咕。

“七哥,真没事?”

辛老七木然的在书房外站着,方五担心,就问了问。

辛老七摇摇头,说道:“我近几年总是觉得能更好些,更快些,只是没找到那个契机,刚才汉王殿下一拳打来,我想到了些什么,身体也突破了,只是却没躲。”

方五傻眼了,问道:“七哥,那你为何没躲?”

辛老七皱着眉,理所当然的道:“我觉得不用躲,就没躲。”

方五无语看天,只觉得和辛老七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七哥,那……要是刀呢?”

“刀?”

辛老七猛地一个矮身,仿佛是避开了一把冲着他肩部砍来的长刀。

方五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咽喉。

只需一用力,他就会呼吸断绝,然后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几乎没能做出有效反应就被制住了。

辛老七松开手,然后想了想,说道:“可以矮身躲,并反击。也可以后倒,脚踢,然后反手起身反击……你来,对,拿刀也行……”

外面辛老七有了感悟,正在拿苦不堪言的方五做试验品,里面的朱高煦也在问着海外的事。

“.…..洪保,现在我们都在等着洪保。”

稍后酒送来了,方醒却不愿吃鼍龙肉干,只是弄了干果来。

“洪保……”朱高煦皱眉道:“洪保和分封海外有什么关系?”

“泰西!”

方醒指指墙壁上的地图说道:“泰西人……你想想法兰克使者的贪婪,泰西有不少国家,他们都想着到海外去寻找财富,若是没打听好他们的底细,远处不能分封。”

朱高煦虽然不算是聪明,可对这些却很敏感,他问道:“泰西人难道还敢对大明有野心?”

方醒摇摇头道:“这谁都不知道,不过法兰克使团给我的印象是野心,以及野性。他们就是丛林中的野兽,大明必须要防备被他们咬一口。”

朱高煦明白了,他脸上的横肉,特别是嘴角的横肉都聚在了一起,显得格外冷酷。

“那些杂种敢来?”

方醒点点头,认真的道:“只要被他们找到航线,他们就敢来。”

朱高煦看着地图,肉迷的前方是一片空白,或是留白,而泰西很远,肉迷还得过去。

“左边。”

朱高煦指着天方和木骨都束的左边说道:“究竟有多远?那边是通往何处?他们说是通往地狱……”

“可能是地狱。”

方醒想了想,说道:“也有可能是神仙居所。”

朱高煦悠然神往的道:“方醒,本王去看看泰西如何?”

方醒一头黑线的道:“殿下,那边……据说很臭。”

朱高煦一听就有了兴趣,没几下就灌晕了方醒,诱导着问了泰西的事。

“.……臭不可闻!都是野兽……”

“野兽多了好啊!不缺粮食。”

朱高煦自觉泰西是个丛林,正是自己的发挥之地,就丢下方醒,再次进宫去找朱瞻基,想把封地换到那边去。

朱瞻基当然是忽悠过去,只说泰西那边太危险,去了不一定能回来。

等忽悠走了朱高煦,朱瞻基无奈的道:“汉王叔迫不及待,只想……只有……赵王上了奏章,说是一切由朕做主,两个皇叔,一个胆大包天,一个胆小如鼠,朕该如何是好?”

封地可不是玩笑,要是弄的民不聊生,以后百姓对海外就会裹足不前,再多的宣传也抵不过一次坏消息的打击。

……

百姓以为皇帝吃的都是肉,没有米饭或是大饼,菜蔬也不会有,从早到晚吃的都是肉,各种肉。

于是他们认为皇帝肯定是没有什么烦恼。

可皇帝的烦恼比普通人多,更复杂和令人头痛。

“辛建如何?”

俞佳说道:“辛建和蹇大人说了话,然后蹇大人就令右侍郎郭璡接了他的不少事务,吏部已经开始议论了,都说蹇大人觉得辛建不靠谱,还是郭璡好些,可以培养。”

“谁泄露的?”

瞬间朱瞻基的脸上就冷若冰霜,杀机丝毫不加隐瞒。

俞佳一个哆嗦,解释道:“陛下,他们说是辛建去找了蹇大人说话,然后才有了这番变故。”

朱瞻基这才释然,他冷冷的道:“兴和伯怎么说?”

俞佳尴尬的道:“兴和伯喝多了,说是陛下英明。”

朱瞻基面色古怪的道:“他不会说朕英明,你们……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俞佳不敢再隐瞒,就苦着脸道:“兴和伯说……让那家伙放心,不会给他找麻烦,还能让人怕。”

“噗!”

朱瞻基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俞佳赶紧送上毛巾,然后也不叫人,亲自把地上的茶水给搽干净了。

“真是……”

朱瞻基有些无奈的道:“才回家就喝酒,他不是中午从不喝酒的吗?”

俞佳直起腰说道:“陛下,汉王殿下去了,还拎了些鼍龙肉干。”

朱瞻基又问了一些事,最后面色渐渐冷淡,说道:“人心难测,似忠实奸,朕会看着,看着他们一一现形!”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