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62章 辛建,你洗干净屁股了吗?(感谢“月云鬼”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162章 辛建,你洗干净屁股了吗?(感谢“月云鬼”成为本书新盟主)

京城被拿了不少人,朱高煦一听就憋不住了,马上就进宫去找朱瞻基的麻烦。

他最近在家里已经要憋疯了,整日操练儿子。

城里无法操练战法,他就带着侍卫和一群儿子去城外操练。

御史一直在盯着他,见状当然会跟着,就想等着看到践踏民田后去弹劾。

可朱高煦带着一群人就在聚宝山卫里操练。

是的,这货现在变聪明了。

聚宝山卫抽调了一个千户所进皇城轮值,地方就有了空余,容纳他一家子操练绰绰有余。

有御史不甘心,觉得朱高煦有谋逆的嫌疑,于是就想潜入进去,结果被巡查的军士抓到,直接拷打问话,让刘观大发雷霆,怒不可遏。

都查院……至少刘观和方醒是盟友了,盟友去查盟友,这不是在窝里斗吗?

刘观已经回来了,皇帝夸赞有加,还赏赐了不少东西。

这个佞臣!

刘观原本在大家心中的印象就不好,大抵是贪鄙。

等他转到皇帝那边之后,顿时贪鄙就变成了奸猾,人品马上跌无可跌。

都查院要是被皇帝彻底掌控住了,那对于群臣来说还真是个灾难。

到时候皇帝看谁不顺眼,一个暗示下去,自然有御史扑上来撕咬。

所以当朱高煦骂骂咧咧的从宫中出来时,那些御史就当做不知道,没谁想着去上一份弹章。

“拖拖拖!整日就知道精打细算,这那像是皇帝,纯属商贩!”

满天下大概就只有朱高煦敢这么骂皇帝了,他出了皇城,那些守门的军士就假装没听到他刚才的叫骂,只希望这位瘟神早些离开。

“兴和伯回来了!”

有人在远处喊了一嗓子,朱高煦就骂道:“那个畜生,和皇帝一起骗本王,他在哪?”

有侍卫过去问了,回来说道:“殿下,兴和伯回家了。”

卧槽!

朱高煦脸上的横肉都纠结在了一起,骂道:“这是怕遇到本王吗?走,去他家!”

守门的军士一听就乐了,都喊道:“殿下快去,好歹趁着兴和伯不知道消息抓住他。”

聚宝山卫入城值守,和原先的皇城宿卫们自然有些隔阂,所以能看一下方醒的热闹,这些人自然会极力鼓吹。

而就在此时,一份奏章悄无声息的进了皇城,到了朱瞻基的手中。

他看了奏章,说道:“兴和伯此行倒是有趣,不过却打乱了朕的一些部署。无碍,是好事。”

……

“爹!”

方醒归来,张淑慧带着孩子们在内院等候,等看到方醒时,无忧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结果冲到一半时,她又止步,看着被方醒牵着的女孩,委屈的道:“爹……”

这声爹里包含着委屈,让方醒也是暗自好笑。

而已经提前接到消息的张淑慧等人就迎了过来,稀罕着。

“这是珠珠吧,你们看这小脸圆圆的,看着就可亲啊!”

这是方家的亲戚多年后的第一次上门,所以很是珍重,连莫愁都带着孩子来了。

珠珠在路上就被方醒教过,只是有些羞怯,就低着头叫人。

等一一认识了,张淑慧叫人带珠珠去洗澡换衣服,无忧却没了嫉妒,只是好奇。

“是你妹妹,以后你就得记住了,涿州那边还有亲戚,最亲的。”

方醒牵着她在院子里转圈,说着涿州亲戚家的事。

小孩子总是好奇的,但好奇心却不持久。

等珠珠出来后,无忧就被叫去陪伴,方醒这才有时间去找黄钟。

“居然是他?”

黄钟有些惊讶,唏嘘道:“他在吏部算是有口碑的,以后必定是蹇义的接班人,可这么一下…….伯爷,可确定当年老大人是想续弦吗?”

方醒洗了澡,端着一杯热茶在喝。闻言他说道:“那个杨二…….我不杀他,但他的后半生必定生不如死。他当时交代了,家父当年想找个续弦,然后看中了一个女人,是……私下的,然后两人都有些顾虑,于是神思不属……”

私下的……

这个算是小丑闻,不过想到方鸿渐当年鳏了许久,此事最多就是被人诟病为不知礼,可却无损他的官职。

“那个逆案最后被查证为虚,家父当年莫名其妙的被卷了进去,莫名其妙的又被放了出来,官职却没了。”

方醒含笑问道:“知道是谁接替了家父吗?”

黄钟的心中有一个猜测,却觉得有些荒谬。

“难道是……辛建?”

“很奇怪吗?”

方醒笑了笑,没有一点儿仇视的意思,说道:“官场倾轧,用诬告的手段,这并不算罕见吧?”

他说的轻松,可黄钟却感到冷飕飕的。

诬告是不罕见,可诬告导致方鸿渐郁郁而终,方醒差点一病而去,方家被欺压多年……

辛建,你洗干净屁股了吗?

黄钟莫名想起了上次方醒说的那话:让他洗干净屁股,等着坐牢吧。

“伯爷,蹇义那边如何?若是证据不足,蹇义怕是会硬顶着,到时候传出去又是一场风波啊!毕竟……多事之秋……”

方醒现在是朱瞻基的第一心腹和重臣,许多事都让他去办。

可他同样是不少人的眼中钉,黄钟敢担保,方醒若是出事了,不说别的地方,就北平城里,估摸着最少得有几百家人在欢呼。

方醒放下茶杯,微笑道:“我为何要去找蹇义?”

黄钟一怔,旋即惊呼道:“伯爷,您准备算作是私仇?”

这个…….如果方醒当真这么打算的话,黄钟觉得辛建还是马上逃命最好。

方醒点点头,说道:“家父被诬告病故,这是杀父之仇,我在理,谁敢拦我?”

想起汉代那些为父报仇都能免罪的事迹,黄钟觉得这种风气不好。

可方醒的眼中又泛起了他熟悉的煞气,他只得苦笑道:“伯爷,此事还得先和陛下通个气吧。”

“这是自然。”

方醒说道:“奏章已经进宫了,辛建人品卑劣,陛下不会用他,蹇义之后,当是另外的人接班,而辛建……”

“方醒!”

这时外面一声大喊传来,方醒无奈的道:“是汉王来了,他是憋坏了,得找事做。”

“殿下来了。”

外面的家丁喊了一声,方醒起身和黄钟一起迎了出去。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