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8章 蛇鼠之道

第2158章 蛇鼠之道

方醒带着家丁出来了!

他们在抓人!

州府压根没敢管!

鲁云回到州衙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了自己的头号金牌帮闲杨二。

两个正义凛然的男子共处一室,室内仿佛在闪烁着白色的光点。

鲁云神态从容,说话慢条斯理:“.…..州衙中的动静要注意,那人就在方家住着,和大佛一般,咱们惹不起,所以……马上叫人,涿州全境盯着,把那些青皮都召集起来……”

上官说话说了半截,那必然是因为后面的是难言之隐,这时候作为下属就要去揣摩,然后把那后半截领悟起来,私下行动起来。

这才是一个好下属,好心腹。

鲁云在涿州深耕七年,这七年里,杨二就是他的心腹和好下属。

杨二今天却没有私下去行动,也不敢。他低眉顺眼的问道:“大人,可是要清理那些不听话的人吗?”

这个不听话的人很有趣!

谁不听话?这个标准随时都能变,而且错了的话,杨二还能第一时间来背锅。

好下属啊!

按照往常的惯例,此时鲁云应该夸赞杨二一番。

可今天鲁云却冷冷的道:“不是。”

同样是按照往常的惯例,如果自己的揣测被鲁云否定后,杨二一定会第一时间表示惶然,并请罪。

杨二拱手道:“大人,危急时刻,请大人明示,小的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没有表示惶恐,而鲁云也没什么意外,他淡然道:“涿州的士绅也有贪鄙之辈,收取投献从不手软,对着等人,咱们应当……”

就如同以后说相声一般,金牌打手杨二马上就接上了话茬。

“大人,咱们应当主动清理,那些青皮手狠,带着他们一起去,有不听话的,敢反抗的,那就打断几条腿,以儆效尤!”

杨二抬头看了鲁云一眼,见他沉吟,就知道自己揣测到了,他起身,躬身道:“大人,那小的就去传话……”

鲁云点点头,等杨二出去后,他握住茶杯,作势欲扔。

哎!

一声叹息之后,他把茶杯缓缓放下,铁青的面色也渐渐缓和了些。

他知道自己把方醒得罪惨了,若是他真的一身正气也就罢了,那他还敢到方家大门外去辩驳,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他就是不干净啊!

他在想自己是为何会任由方家被欺压而无动于衷,想着想着的,他觉得不大对。

在那个时候,涿州方家如何,与他一点儿厉害关系都没有。

我并没有动机去干这事啊!

他想啊想,记得好像是谁说这是罪臣之家,最好别掺和,免得哪天被牵连。

朱棣的性子暴烈,这种事还真难说。

于是他就没管了。

等他在邸报里看到了方醒的名字后,方家已经被欺压成了外面说的老鼠。

胆小如鼠!

那时的他已经没了退路,加之文官对方醒的看法很差,所以他干脆睁只眼闭只眼的什么都不管。

可他好歹警告过杨二,别逼人太甚!

他不是蠢货,自然察觉到了杨二是欺压方家的主力,所以他觉得这就是现成的背锅侠。

可在上午去见到了方醒之后,他知道自己高估了方醒的胸襟。

不,是低估了方醒的睚眦必报!

所以他觉得自己要倒霉了!

你们不是喜欢清查士绅吗?我先动手,这就是强行和你们成为一伙儿的,如何?

鲁云微微一笑,只觉得自己的智慧真的能闪耀涿州城,一时无两。

“杨二……”

他的眼神多了些怜悯,随即被冷酷代替。

……

杨二把鲁云的话交代了下去,而且声明此事马上就得办理。

杨二以前为鲁云暗示过大家不少次,所以没人质疑,可这事儿却是骇人听闻,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放缓了速度。

至少青皮们没有被召集。

文书在慢慢的弄,等着送到下面去,而杨二已经悄然回到了家中。

他是鲁云面前的红人,所以历来都只有晚回家的。

见他今日早早归家,妻儿就担心他是不是病了。

“大人有交代,让我到下面去看看,大概两三日回来。”

杨二很和气的摸摸儿子的脑袋,然后对妻子说道:“我不在家,你去弄半只羊回来煮汤吃肉,好歹也暖暖身子。”

他的妻子笑着应了,然后给他收拾包袱。

杨二去了厢房里鼓捣一阵,出来后胸口那里有些鼓鼓囊囊的。

他接过包袱,看到妻子头上的银钗有些暗淡,就皱眉道:“上次让你去炸一炸也没去,这几日就去,不行等我回来给你再打一支。”

他的妻子微笑道:“夫君快别操心这个了,赶紧上路吧,免得半道上没地方住宿。”

杨二点点头,然后难得的对儿子和颜悦色,说道:“好生读书。”

随后他和往常一般的带齐东西,妻儿在大门外看着他远去。

……

此时的涿州城有些混乱,几十个男子开始出逃,他们在城中制造了不小的混乱。

有人把脸涂黑,有人换了破破烂烂的衣服,有人花钱雇佣了牛车马车,有人花钱跟着人一起出城……

“丑态百出!”

方醒就在一家酒楼的二楼的窗户边上看着,转过身,方鸿伟和他的儿子方持正有些恼怒的听着一个妇人说话。

“.…..爹,大哥,你们不知道他杨威有多欺负人,冷落我也就认了,可他让那个小妾管家,我的日子……”

方大姐指指方醒道:“要不是得知醒弟来了涿州,我连家门都出不了,这消息还是街坊说的,说我方家算是发达了,他们才不敢拦……你们是没看到,我出门时那对狗男女的谄媚模样,气死了!”

这是个脾气火爆的妇人。

不,堂姐!

方大姐见方醒走过来,就爽朗的道:“醒弟,你可千万别去弄他,我如今儿子都十一岁了,只和我亲,我就算是和离也没地方去,就这么过吧,让他养我们母子,到时候看他和那个女人每日惶然,倒也解气。”

方持皱眉道:“大姐,家里又不是说养不起你……”

方大姐看了方持一眼,说道:“多谢大哥,只是我却不喜欢寄人篱下,既然嫁给了他,那就吃他的,用他的,没吃没喝了,那就再说。”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