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7章 请继续你的表演(为盟主‘山城浪子’贺,加更)

第2157章 请继续你的表演(为盟主‘山城浪子’贺,加更)

鲁云的应对很出色,这是他在来之前就想好了的。

方鸿中被他堵住了后续的愤怒,可方醒却一直没说话。

鲁云对自己忽悠的能力深信不疑,可面对着不说话的方醒,他却束手无策。

“.….方家乃是涿州望族,本官这几年多有疏忽,记得府上的大公子是有功名在身?那回头本官就叫人看看,看看州衙中还有什么职位……”

他终于忍不住看了方醒一眼。

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放在茶杯边上,好似在取暖。

可室内已经有了一个炭盆,里面的炭火烧的正旺,暖洋洋的。

水汽氤氲间,鲁云就看到了一道冷冰冰的眼神。

请继续你的表演!

“兴和伯……下官,下官有错,兴和伯但有吩咐,下官保证照做……”

方醒说话了,“你这是在说本伯结党营私?”

“没有!”

鲁云面色苍白的起身,拱手,然后说道:“兴和伯,下官……”

“请回吧。”

方醒看到沈石头在外面转悠,就知道京城有消息来了,就不耐烦的摆摆手,赶苍蝇般的驱赶着鲁云。

方鸿中虽然年长许多,可鲁云这个级别的官员还是第一次面对面,所以被轻易堵住。

他看到方醒只是几句话,就让鲁云举止失措后,心中不禁叹息,只觉得自己毫无用处。

他知道这是官场,所以目视王卓,示意他学着点。

“兴和伯……”

可就在他看方卓的时候,鲁云却突然一揖到地,吓了边上的王卓一跳。

一揖到地,几乎是晚辈对长辈。官场上对上官的话,这就是谄媚。

可鲁云却不是谄媚,他的面色白的吓人,起身后诚恳的道:“兴和伯,下官多有冒犯方家……”

他看看方卓,说道:“世兄家中有两个公子,听闻聪慧非常,想来举业一途自当顺遂……”

这是加码,担保方寅他们在涿州的应试中畅通无阻。

沈石头就在外面,听到这话不禁就乐了。

方醒是科学创始人,你让他的子侄去科举,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而且方醒真要让方寅他们上进,也不会选择在涿州,直接弄个‘考试移民’多省事,而且后患还少。

方卓拱手道:“多谢大人,只是犬子顽劣,在下于举业上对他们并无奢望。”

路被堵死了啊!

他不愿来,可当他猜到方醒的身份之后,他知道今日不来,以后就不用来了。

所以他来了。

“本伯来此只是探亲,鲁大人公事繁忙,本伯也倦了……”

方醒一直在观察着,突然变脸逐客。

鲁云面色大变,两腿摇摇晃晃的就想跪下,方醒指指他,辛老七从外面进来,一把拎着他就往外走。

王卓起身相送,方醒赞许的点点头。

不管如何,都不要给人以小人得志的感觉。

“他在心虚。”

方醒对方鸿中解释道:“他若是理直气壮,那么今日就不该来,他来了,还放低姿态,这就是心虚了,我不弄他,等他自己乱阵脚。”

方鸿中起身道:“德华你久历朝堂,自然知道如何处置。老夫老了,且带着珠珠上街转转。”

这是想出去扬眉吐气。

方醒没笑,觉得这是憋屈久了之后的自然反应。

知州鲁云来方家拜会,然后面无人色的出来,居然只是王卓迎送……

涿州城瞬间会被引爆。

然后那些人会去猜测那位‘商人亲戚’的真实身份,有知情者会吐露出去,然后真假混杂,然后……

“看看谁的胆子大!”

方醒安之若素,沈石头只觉得五雷轰顶。

“兴和伯,您这不会真是想再来一次河间府吧?”

涿州就在京城边上,真要来一次河间府般的变动,京城绝对会震动。

那些权贵们肯定会做出反应。

想到这个,沈石头就觉得那些探子都是傻子。

他们还没走!

他们还想观望,想看看方醒是不是在这边搅动风云。

方醒应该是在等待吧?

突然一个念头在沈石头的脑海中闪过。

陛下……会不会在重阳宴后还准备了后手?

比如说慢慢的把战火燃烧到京城……

“谁说的?”

方醒起身出了正屋,然后到处看看,嘀咕着维修要多少钱。

而就在皇宫之中,朱瞻基在看着奏章,俞佳疾步进来。

“陛下,那边没人回来。”

朱瞻基没抬头,随口道:“胆子不小,那就用一批脑袋来让人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俞佳心中一颤,才想起从前天叶落雪就不在了……

……

方鸿中和方鸿伟两兄弟居然是当朝兴和伯的伯父!

这个消息飞快的在城中传播着,在方鸿中牵着孙女在街上游荡时,就已经广为人知了。

珠珠发现遇到的人都在好奇的看着自己和祖父,有的还带着笑。

不是以往那种讥笑和轻蔑,而是……有些讨好的意思。

小孩子的感官最敏锐,而老人的阅历最丰富。

方鸿中在这些笑容中渐渐的平息了心态,然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想回去,珠珠却不肯,于是祖孙俩继续在街上晃荡,偶尔买些小东西。

“杀人啦!”

祖孙俩开始转向,准备从另一边回家。

刚走到一家客栈的外面,里面突然跑出来两人,他们惊呼着,然后分做左右狂奔。

方鸿中一把抱起珠珠就闪到了边上,他惊恐的看着一人从自己的身前跑过,还楞了一下。

他可以用他大半辈子的阅历来发誓,这人看到他时真的是楞了一下,好像很意外。

然后一阵风般的,这人就冲了过去。

珠珠觉得这人好凶,就躲了一下,稍后她听到一声惨嚎,随即就是有东西摔倒的声音。

她从方鸿中的肩头转过脑袋,就看到了一个熟人,不禁欢喜的笑了。

方五单手把男子拎起来,劈手一巴掌把他扇醒,然后狞笑道:“居然敢窥探我家老爷的行踪,你们这是找死!”

方鸿中眨巴着眼睛,他看到那个男子的脸都摔变形了,再被方五抽一巴掌,几乎都成了傻子。

方五看到了他,就强行挤了个微笑。

“打坏人!”

珠珠猛地嚷了一下,然后捂着嘴,竟然不怕。

另一边逃跑的男子也被拎了回来,却是小刀出手。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