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6章 人生如戏,谁在演戏

第2156章 人生如戏,谁在演戏

如果说皇帝是终极大老板的话,那么布政使就是小老板,而各级官员是各种老板。

而方醒大抵就属于大老板的范畴,和六部尚书、辅政学士、武勋们一个行列,而且在皇帝的信任上还略胜一筹。

这样排名的话,方醒最倚重的就是帝王的信重。

从朱棣时期开始,方醒就和朱瞻基一起接受了朱棣的各种考验,然后被信重。

朱高炽也信任方醒,驾崩前唯一念叨着的就是在塞外征战的方醒,只想他赶紧回来,然后稳住局势,为朱瞻基保驾护航。

“祖父!爹!娘!”

回到家,珠珠欢喜的冲了进去,一阵显摆买来的东西。

方卓出来,和方醒在院子里溜达着。

“云从龙,风从虎,你来了涿州,该有些纷扰了吧?”

涿州方家倒霉之后,方卓就承担着一家老小的生活,挣钱的难度……方醒看到他手指上的老茧,知道他多半是抄写。

而被方鸿中欢喜的扔出去的织机,就是朱氏为这个家努力的工具。

所以方卓不是书呆子,他知道方醒来这里会带来什么。

方醒有些窘迫的道:“大哥,那些……清理田亩之事,我这边吓到人了,这不一到涿州,不少人就担心涿州会被清理,北边的人来了不少,都在盯着。”

方卓倒吸一口凉气,拍了一把身边的树干,说道:“你这个……醒弟,不是为兄说你,昨晚为兄想了一宿,觉得你这些年就是在…….铤而走险啊!走错一步就是深渊……”

方醒有些诧异,也很欣慰,他笑道:“大哥居然敏锐如此,倒是让我意外了,不,是惊喜。”

“我没有出仕的念头,你就别惊喜了。”

方卓坦然道:“三叔出事后,我就决定就顾着养家,早已忘却了那些纷扰,不过倒是要厚颜请你照看……”

“这是应该的。”

方醒苦笑道:“大哥,这边是受了我家的连累,于情于理我这边……不说这个,我估摸着涿州官府今日就会来,大哥这里可有什么忌讳的?”

什么狗屁忌讳!

这话就是明晃晃的问方卓:大哥,有什么憋屈,到时候直接说,看看谁敢反驳,我收拾他!

方卓认真的道:“醒弟,这些年咱们家被涿州的官吏给欺负惨了,是要出出气才行。”

方醒躬身道:“是小弟来迟了,大哥尽管说话。”

他亏欠了涿州方家许多东西,方鸿中他们这一辈是还不上了,只是看方寅他们罢了。

方卓有些唏嘘的道:“为兄倒是无所谓,可你大伯却对此耿耿于怀多年,每次酒醉都会嚎啕大哭,会念及三叔……昨夜算是清醒的。”

方醒深吸一口气,有些苦涩的道:“大哥,会好的。”

……

午饭后,上午兴奋了许久的珠珠倦了,打着哈欠说陪方醒,可转眼就在朱氏的怀里睡着了。

“这丫头就比无忧小一岁,大嫂,若是舍得,我接她去和无忧玩耍一阵,然后再送回来。”

方醒喜欢闺女,觉得比淘气的儿子好多了。

朱氏看了方鸿中一眼,方鸿中干咳道:“是该去看看,好歹下一辈不能生疏了,不然百年后老夫无颜去见祖宗。”

这个时代宗族的力量和凝聚力超乎了方醒的想象,而对祖宗的‘责任感’同样也是牢不可破。

所以方鸿中作为这一代的族长,很明确的说道:“以后要经常走动,不管贫富,除非是嫌弃,不然就走动,不走动那就不是一家人!”

方醒点头赞同到:“大伯放心,我知道这个道理。”

方鸿中欣慰的道:“好,你大哥这人有些蠢,以后再看吧。”

这是想把下一任族长丢给方醒的意思,方醒却无从拒绝,愧疚感让他只能沉默。

方鸿中面露喜色,觉得方家总算是有了希望。

“老爷,鲁云请见。”

方鸿中一愣,看向方醒。

方卓起身道:“醒弟别动,我去迎一下。”

方醒微笑道:“大哥无需低头。”

方卓笑道:“我知道分寸。”

方鸿中开始整理衣服,甚至还打理了一下头发和胡须。

……

鲁云是一个看着很正义凛然的人,当然,按照州衙那些小吏的玩笑,吏目杨二比他看着更正气些。

在正屋里见到方醒之后,鲁云一个躬身,用他那带着磁性的声音说道:“下官见过兴和伯。”

“鲁大人……”

方醒屈指叩击着桌面,淡然道:“这里是方某的家族所在,方某也无知,昨日竟然目睹了青皮和小吏混杂的场面,然后砸了此处的后门……”

鲁云脸上的正义凛然越发的浓厚了,他拱手道:“兴和伯,下官也是才知道此事,那个小吏已经被下官停了差遣,拘在州衙里……”

“这些年呢?”

方鸿中突然加入进来,他抬着头,身体微微颤抖,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说话。

“这些年老夫去报官多少次?”

方鸿中激愤的道:“没人理会!甚至还在变本加厉。老夫安分守己得了什么?被欺压!不敢出门,人称方老鼠!鲁大人……这是为何?”

鲁云瞥了方醒一眼,说道:“那时……此一时彼一时,老大人当能知道下官的难处……”

这话是说:以前没方醒为你们撑腰,本官没工夫去管这个。

这话很现实,却找不到一处可以指摘的地方。

方鸿中愕然,他为人古板,却是被这话给堵住了后续的愤怒。

鲁云正色道:“下官见贵宅多有破旧,正好州府要调集工匠做事,下官做主,把这宅子修一修。”

这人话锋一转,马上就谈及了补偿。

方家的大宅子若是全部翻修的话,耗费的钱粮不少,可州府却能调集工匠,随便弄个名头,就能免费把这事儿弄好。

关键是鲁云一脸正色,正义凛然,让人觉得这是应该的,可以坦然接受。

这也是一门本事,学好了出去迎奉权贵,那当真是无往而不利。

更关键的是他说这些时,全程都不看方醒一眼,仿佛方醒还在北平城中,他鲁云只是来为方鸿中打抱不平的。

人生如戏啊!

方醒觉得官场就是戏台子,想上台去演戏,你的演技必须足够高。

鲁云不错!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