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5章 灵魂的枷锁

第2155章 灵魂的枷锁

“叔!”

大清早听到这个声音,正在树下活动的方醒差点就认为是自家的闺女了。

“珠珠来。”

方醒回身冲着不远处的珠珠招手。

小女娃梳了两个鬏鬏,走的有些慢,这还是有些认生。

方醒活动着手臂,笑眯眯的道:“珠珠饿了吗?”

珠珠皱眉道:“叔,娘在厨房做饭了。”

呃!

看样子这边的方家以前是不吃早饭的啊!

方醒有些内疚,就进屋,再出来时,珠珠还在等着。

这孩子没伴啊!

方醒拿了一颗糖给她,说道:“叔家里有个闺女,和你差不多大,珠珠想不想去玩耍?”

珠珠接过糖没吃,想了想,嗯了半天没回答。

方醒笑着摸摸她的头顶,然后牵着她去了正屋。

正屋里,方鸿中正在给两个孙子说话,见方醒牵着珠珠进来,就说道:“最近风大,德华昨夜睡得可好?”

方醒笑着说好,然后见方寅和方睦有些拘束,就说道:“大伯且看看,若是愿意,以后他们什么都可以学。”

身为方醒的亲人,除非是划清界限,否则他们将会被自动划归到科学那一边。

方鸿中说道:“你当年也是天才,于科举有专攻,你看看这俩小子如何?”

方醒看看拘束的两个侄子,说道:“本来我是可以安排你们进国子监……”

两个孩子眼睛一亮,随即方醒就打断了他们的希望:“可我如今和儒家势如水火,你们进去了也是白费,所以……”

“我是儒家的死敌,所以除非咱们之间决裂,否则他们会主动视你们为科学子弟……”

方醒一边说一边在盯着两个孩子,结果没看到什么是绝望,而是,居然是兴奋。

好吧!

方醒对方鸿中苦笑道:“大伯,说来说去,还是小侄一家拖累了您和二伯。”、

方鸿中摇头否认道:“不管怎么说,你是当朝兴和伯,再多的苦,老夫相信你以后会补偿给他们,那就好了。”

他有些遗憾的道:“这世间就是这般的无情,不管你有多少豪情壮志,也得在你能活蹦乱跳的时候才能去做,老了,以后就看他们的了。”

方醒摇摇头,也不去劝慰,而是问了两个孩子:“你们的祖父这些话,你们用个词说说。”

“自古英雄……呃,小侄错了。”

方寅的反应最快,却觉得这句诗亵渎了自己的祖父。

方醒说道:“这诗没错,不许人间见白头,反过来说,就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方寅躬身受教。

方醒看向方睦,这个温和的孩子有些羞赧。他说道:“叔,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方醒轻轻抚掌,然后问道:“谁的诗?”

“曹操的。”

这年头曹操就是奸臣,谋夺汉室的逆贼,所以方睦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不屑。

方醒莞尔道:“这话却是再没错了,你们还年轻,自然领会不到曹操当年的心境,不过……尽信书不如无书,回头弄些书给你们看看。”

他知道自己一下给的信息太多,方鸿中父子需要商议,就起身说是出去转转。

“你嫂子做了早饭,吃了再去。”

吃了早饭,方醒带着家丁出去转悠,也算是‘他’第一次回老家,出去见识一番。

牵着珠珠从侧门出来,方醒看到外面呼啦啦一下,最起码跑了十余人,就笑道:“这是大清早等着请咱们吃早饭呢?”

墙头上落下了小刀,他吸吸鼻子道:“老爷,不是一家的。”

那些人的胆子那么大?

方醒不满的道:“捉几个问话。”

家丁们马上就去了,只留下辛老七贴身保护方醒。

珠珠好奇的看着外面,仰头问道:“叔,他们是坏人吗?”

“是。”

方醒说道:“所以要挨打。”

“好!”

两人慢慢的在城中转悠,不时买一些东西。

辛老七自然是苦力,珠珠也渐渐的和方醒熟悉了,变得活泼起来。

“方老鼠!方老鼠!”

这时一队孩子从后面跑上来,边跑边回头冲着珠珠喊着,神色得意。

珠珠马上就收了笑脸,然后默默的看着脚尖。

那些孩子大多七八岁,和他们计较,方醒还做不出来,所以他就蹲在地上,微笑道:“别听他们胡说,以后他们会后悔的。”

会后悔?

珠珠抬起头来,有些不解。

方醒说道:“没有什么方老鼠,只是和太阳一样。太阳出来之前,天地都是黑的,这就和咱们家以前一样,可现在太阳出来了……”

珠珠仰头,天边的太阳已经在缓缓升起,有些刺眼。

她渐渐的笑了,依赖的对方醒说道:“叔,以前经常有人来呢!以后没人敢砸门了吧?”

方醒一怔,然后严肃的道:“没有了,叔保证以后都没有了。”

他觉得好像周围多了鲜活。

是的,连虚空仿佛都富有层次;街上的人也变成了多色的,而以前他习惯性的觉得该是浅色的。

他看着重新出现在珠珠脸上的笑容,觉得心中多了些什么,很雀跃。

多了生气!

从来到大明之后,他实际上已经在潜意识里排斥了亲戚,总觉得会控制不住,然后发现自己的异常……

他一直有这个担心!

现在担心消除了,方醒只觉得背上少了什么东西压着,连灵魂都在欢呼着。

他牵着珠珠进了一家杂货铺,然后又买了些小孩子的玩意。

“老爷,是北地权贵的人。”

“哦!他们想干什么?”

方醒拿起一个木偶,皱眉问道,然后把木偶递还给掌柜,说道:“有些凶神恶煞,我侄女那么小,晚上作噩梦算谁的?”

掌柜的想反驳一番,抬头就对上了方五的眼睛,被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好好好,我这再换一个。”

他去了侧面找人偶,方五低声道:“他们是来看您……是否想从涿州开始弄起,就和河间府一般的,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呃……

方醒也有些囧了,心想难道我方某人的信誉就那么不值钱吗?

他不知道的是,在北方的权贵眼中,在河间府的事发作之后,他方某人的信誉连一个铜板都不值了。

是的,百姓兴许还相信,可权贵已经从道德层面上看低了他。

“那就……多少人来着?”

方醒觉得十多人就很了不起了,他觉得自己的名声那么坏。

方五犹豫了一下,沉重的道:“老爷,他们说见到了最少三四十人。”

这只是担心方醒要在涿州动手清理田亩,如果是在北平郊外,方醒无法想象会有多少人跟着自己。

辛老七低声道:“老爷,那些人混在其中,不好找,要不……全部拿下!”

方醒冷冷的道:“估摸着最早跑的就是他们,罢了,我便在这里吓吓人!看看以后谁还敢来涿州寻方家的麻烦!”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