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4章 谁能执掌水师?

第2154章 谁能执掌水师?

玉米,或是说朱祁钰小朋友已经成了太后的心头肉,有他在,朱瞻基都得靠边站,每日请安问好都成了程序。

于是腾出手来的胡善祥就开始着手女儿的教育问题了。

于是每日坤宁宫中就成了母女俩的战场,闹腾不休。

婉婉一来,端端算是得了解放,马上一溜烟就跑了,说是去太后那里。

胡善祥叫人跟着,然后就和婉婉闲聊。

“你许久都没出来了。”

胡善祥发现婉婉的身上多了些冷清的气息,就关切的道:“多出来走走,特别是冬日里更该动动,不然这人就懒洋洋的,等到了春季也不想动,会胖大一圈。”

“你看看你还小呢,以后还得要嫁人,不,是招驸马,还得生孩子,以后的日子还长呢……”

胡善祥的念叨让婉婉有些无奈,只能听着,等听到什么有了孩子要怎么教导,怎么存些私房钱,好给孩子以后花用的时候,她觉得这不是皇后,而是一个农家的妇人。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好笑,就慢慢的听着,觉得很温馨。

“.…...上次找的人都不好,母后发火了,你皇兄也气得不行,外面被抓了十多人,五个是宫中出去的内侍,都没好结果。”

胡善祥没注意到婉婉那变得淡漠的神色,继续说道:“母后说先停一停,免得外面的以为咱们家的姑娘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的,我看就该这样,等以后慢慢的……婉婉?”

她看到了婉婉的冷漠,就有些诧异。

婉婉强笑道:“我没事,大嫂,我先去母后那边看看。”

胡善祥把她送出去,回来就叹息道:“外面人心叵测,谁也不知道谁是什么样的,看着温文尔雅,说不定背地里阴险毒辣,这男人啊!哎!”

称月好奇的道:“娘娘,可这是公主呢!他们要是敢骗,陛下肯定饶不了他们。”

怡安皱眉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那些男人都盯着公主的宠爱和嫁妆,装也能装一两年,等以后有了孩子,以公主的性子,难道他慢慢的变回去,公主会来告状吗?”

称月想了想,摇头道:“不会,公主大概会自己忍受。”

怡安看了在沉思的胡善祥一眼,说道:“这就是了,如果找的驸马不好,你说说公主会怎么煎熬……”

……

郑和休养了不少时日,依旧是满头斑白,可精神好了不少。

“船队常驻南边,如何能做到让陛下放心?”

这是都督府,几位武勋都在,只是大家都没了昨日在朝堂之上的剑拔弩张,反而很是和气。

剑拔弩张只是在朝堂上,而最终拍板的却是皇帝。更让人无奈的是,想掌控船队,就非得要跟郑和这帮子人学习不可。

郑和常年指挥船队,经历的风浪艰险比这些武勋多多了。

所以他的气质从容,甚至把张辅都比了下去。

船队平时都是有人统领,太监监控,要出航时,郑和等人归位,然后统帅船队。

船队到现在为止,几乎就是一个独立单位,外界不得干涉。

张辅承认这个独立,并表示了尊重,然后说道:“此后大明肯定会更多的在海外攻伐巡守,如果都督府和兵部被隔离在外,那么船队就脱离了……郑公公应当知道这么做的危害。”

孟瑛等人都纷纷点头。

大明的水师居然独立了,以后要作战的话,谁来统筹指挥?

都督府对船队一无所知,就算是战时合并指挥权,怎么指挥?

那就成了盲人摸象,不打败仗才见鬼了。

郑和当然知道危害,他说道:“以往大明在海外罕有对手,也没有在海外留地,所以船队只是宣慰、宣威,看好大明的海疆,如今国策有变,咱家自然知道轻重,只是各位可有熟悉出海的?”

张辅第一个摇头,心中有了些想法。

他们不懂航海,那么皇帝是否会趁机撇开武勋,在船队里打造全新的指挥体系……

朱勇已经出不来了,张辅看看其他人,大家都只是苦笑。

郑和心中冷笑着,然后说道:“洪保此次若是能安然归来,那必然是和王景弘一时瑜亮,甚至还有超出,这等时候……陛下也为难啊!”

皇帝早就看出武勋惶然想寻找贡献点的意图,可他却在玩味着此事。

武勋好不好?

有好有坏,比如说张辅、薛禄、孟瑛这些战功赫赫的老家伙们,朱瞻基真要和朱高炽一般的继位不久就驾崩,临去前也只能把皇室和大明的安危托付给武勋们,然后和文官之间互相平衡,才能确保无虞。

可武勋跋扈怎么办?

还在路上的徐景昌就是工具,被皇帝拎出来杀鸡儆猴的工具。

所以皇室最怕的就是主少国疑,这才让玉米的头上多了光环,让胡善祥的地位一下就稳固了。

这就是大局,连皇帝都只能捏着鼻子忍受的大局。

薛禄咳嗽一阵后,说道:“郑公公,老郑,你说实话,陛下究竟是怎么想的。”

郑和摇摇头道:“陛下的想法谁敢去窥探?咱家不敢,要不你们去问问杨荣他们吧。”

问个屁!

杨荣他们最近在焦头烂额。

河间府的事情一直在发酵,皇帝在冷眼旁观着,士绅们在想着还早,只有权贵们知道,那一天不早了。

于是有人开始解除和那些投献农户的契约,然后去官府做一个过场,表示土地又卖回去了。

这是胆小的。

胆大的就开始在关系上做文章,威胁利诱各种手段都使出来了,就想把投献变成买卖。

然后宫中就传出一些话,说是陛下始终是要为百姓做主,若是有人倚强凌弱,那说不得大明每年就要少给些爵禄了。

于是权贵们消停了,却也愤怒了。

所以最近宗人府和杨荣他们都在忙碌着,各地藩王的奏章纷飞,让人焦头烂额。

那些藩王都收了不少投献的土地,甚至还有强夺的,到时候一个清查,按照皇帝不鸟宗亲的作法,谁能躲过?

“这事没法干了!”

值房内,金幼孜突然扔了手中的笔,墨汁在空中划了一条线,然后洒落在地上。

杨荣看着那一团墨痕,皱眉道:“什么事?”

金幼孜依旧在生气,“那些藩王奏章不断,就是哭穷!”

杨荣捂额道:“该交给宗人府去处置,怎么到这了?”

金幼孜冷笑道:“宗人府就是个打混的地方,没人愿意担事。”

“这些藩王谁敢惹?惹了就是离间宗亲,好在没有第二个汉王,否则哪日被打破头的就是咱们了!”

杨士奇也有些无奈,说道:“陛下不肯放手,终究是要过一道的,不过现在就发作了,这是心虚,不打自招啊!”

杨荣起身道:“拿来,本官进去请见陛下,看看陛下是个什么意思。”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