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9章 恶客临门(为盟主‘子木莫’贺,加更)

第2149章 恶客临门(为盟主‘子木莫’贺,加更)

徐景昌又倒霉了!

方醒想同情一把,却觉得有些杞人忧天。

不说别的,他家要真是穷了,只需往皇城前一坐,按照徐景昌自己的说法:老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在皇城前那么一坐,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所以只要朱家不倒台,徐家永远都不愁富贵。

所以每逢大事皇家总是喜欢把徐家拎出来示众,杀鸡儆猴什么的,这就是徐家能永葆富贵的代价。

不过清查自家的投献,这个就有些尴尬了。

整个北方的权贵都在盯着徐景昌吧?

北方反对清理最大的阻力实际上就是权贵,徐景昌又做了一次鸡,估摸着真想和朱瞻基拼了。

这是一箭双雕啊!

既算作对徐景昌的处置,又为以后京城的清理打个前哨。

方醒摇摇头,觉得朱瞻基还是太急切了些。

“早了!”

方醒以为沈石头是朱瞻基派来问建议的,就说道:“回去告诉陛下,此事早了些,再说打草惊蛇也没什么意思,北方毕竟有重兵镇压,怕什么?到时候一起动手就是了。”

说完后他见沈石头还不走,就问道:“你还有事?”

沈石头干笑道:“兴和伯,下官多待两天,有啥事情下官也能帮个忙。”

方醒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突然问道:“这是怕我不回去了?”

沈石头继续干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方醒出来时,朝中正在酝酿着一股‘水师归属’的战斗。

战斗还没打响,方醒就请了个假,出来寻亲。

朱瞻基大概是担心他临阵脱逃,然后寻个地方度假去了吧。

“孩子还在北平呢!我哪能久留。”

方醒这句话让沈石头喜笑颜开,“是啊!兴和伯您溺爱孩子那是京城都有名……呃,不,是宠爱。”

“宠爱就宠爱,什么溺爱!”

方醒从不忌讳被别人说宠爱孩子,他眯眼看着门外那些看热闹的人,吩咐道:“关了大门。”

沈石头说道:“兴和伯,下官还是回去吃吧……”

方醒仔细看着他,想研究一下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最终觉得是假傻,就说道:“回头让陛下结算你的伙食费。”

进了后院,方鸿中已经出来了,看着气色不错。

“醒儿别怕那些,只要没了案子的名头,咱们谁都不怕。”

方醒笑道:“是不怕。”

方鸿中以为他是在附和,就正色道:“咱们方家好歹是涿州的读书人家,从你曾祖那一辈开始就有人中举了,所以出门别人问你的来历,你千万记住了,咱们是涿州方家,两代出进士,三代出举人的那一家。”

“大哥这一辈呢?”

方醒问道,然后后悔。

方鸿中唏嘘道:“当初你大哥是秀才,那事出来之后,我就叫停了他们去应试,老二现在还不时的埋怨我,说当年好歹去撞撞……”

“二叔公。”

“祖父,二叔公来了。”

外面传来了方睦的声音,接着珠珠就跑了进来,欢喜的说道:“祖父,二叔公给了珠珠糖。”

她伸开小手,手心中有一块饴糖。

“祖父你吃。”

她把饴糖递过去,方鸿中窝心之余,就推拒道:“珠珠自己吃,祖父牙不好,可不敢吃糖。”

珠珠拿着饴糖看向方醒,有些怯怯的,却又带着好奇。

“叔。”

“叔不吃。”

方醒笑着起身,然后外面进来一个高瘦男子。

“大哥……你是……”

男子皱眉看着方醒,渐渐的眉心松开,笑道:“你是小醒儿?”

强大的基因让方醒的长相一眼就被这人认出来了。

方醒微笑躬身:“见过二伯。”

这人正是方醒的二伯方鸿伟。

方鸿伟的眉心跳了一下,仔细打量着方醒,唏嘘道:“你当年机灵,号称神童,如今看来却是愚了,不过能挣钱也好,等下一代就让他们读书,你就丢了这些,安心教导他们就是了。”

这人一见面不说寒暄,就直接给方醒出了后半生的主意,看着很熟络。

“你爹当年也是天才,只是傲气了些,最后就坏在了这个傲气上!”

方醒赶紧点头表示同意,他也想知道方鸿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方鸿伟坐下后,笑眯眯的把珠珠抱起来放在膝上,然后说道:“老三当年傲气,不肯去找靠山,自己慢慢的磨,也算是运气好弄了个主事,只是没有靠山,别人一动,马上就站不稳了……”

方鸿中摇摇头,示意他别说当年的伤心事,可方鸿伟仿佛没看到,继续说道:“他心高气傲,没了官职在身……那性子自然难熬,只是那杨二可恨,若早知道老三无事,家里怎么也能去开导一番。”

这是不知道是第几次在提及那个杨二,方鸿伟依旧是咬牙切齿的。

小刀已经出去了,方醒听着方鸿伟说着以前的事,渐渐的开始透露了些东西。

“小侄的日子还行,只是想告诉二位伯父,方家的事早就了结了,并无后患。”

方醒需要斟酌,他已经派人去调查这两位伯父的情况,看看有没有被外人插手的迹象。

三人在交谈,珠珠觉得无趣,就下来往外跑。

她一会儿趴在门外朝里面做鬼脸,一会儿在外面自己跑起来,笑声不断传进来,让方鸿中有些感慨。

“委屈了这些孩子们喽!”

方醒的心中一动,却知道这是方鸿渐给这两个家庭带来的灾难。

所谓的大案,自然要担心是否会连带三族,地方官接到吩咐后也会看住这些人,所以他们就成了过街老鼠。

只是……

方醒突然有些痛恨现在的户籍政策,没有路引你就别想出远门,消息闭塞的……

“好香呀!娘做好吃的啦!”

外面传来了珠珠欢喜的喊声,方醒的心渐渐的沉静下来,慢慢的体会着涿州方家的气息。

“.…..可惜老三了,还有醒儿,否则他至少得是个一甲吧……”

两个老人在唏嘘着,去没有半点埋怨当年被连累的意思。

方醒微笑着,他觉得自己挺喜欢这种气氛。

前世他有神经衰弱,别说是念叨,稍微繁琐点的事,动静大点的声音就能让他爆炸。

可现在他只是含笑听着这些,甚至还有自己小时候的糗事。

两个老人也渐渐的笑了起来,笑吟吟的。

“还钱!”

“方老鼠,还钱!”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